繁體
简体


言語的濫用

馮虛

 


哈利波特系列幻想小說
  的作者J. K. Rowling

  我們的世代,有專業文人,可以鬻文為生,有的還能夠賺大錢,美國和日本,都有富有的作家;當然,歐洲也有:英國的一位失業婦女,寫了哈利波特系列幻想小說,成為全國最富之女。現代中國也有職業作家,可以致富,而且出了些相當有分量的作品。
  話說古代中國,並沒有職業文人那回事。“文人”只表示識字,而且可以使用文字。這個範圍可大了,上至立於朝廷的巍巍貪官,下至寫雜劇戲曲,被認為誨淫誨盜的下流文人,或代寫家書,寫訟狀的,概包括在這個大雜院裏面。
  我們後代所稱道的“詩仙”李白(701-762),給人以放蕩不羈的印象。杜甫(712-770)有名的“飲中八仙”歌,把他列為其中之一。說到李白:

李白一斗詩百篇,
長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來不上船,
自稱臣是酒中仙。

  這自然更加深了李白專於縱情詩酒的形象,好像說他生來如此,命定如此,仿佛現代人DNA理論先驅。


李白畫像

  其實,李白是個才子,通曉多種學問,早年胸懷大志,不是甘作道家出世的人物。在他作“與韓荊州書”中說:“白隴西布衣,流落楚漢。十五好劍術,遍干諸侯;三十成文章,歷抵卿相。雖長不滿七尺,而心雄萬夫。”他並自許“三千之中有毛遂”。這樣的人才,不是從起初就不想作官,以其所學醫國經世。
  事實上,他獲得唐玄宗皇帝知遇,頗有授官的可能,前途將大有可為;只是有一次當皇帝召見,命他作詩;酒醉未全清醒的詩人,看到在皇帝身側的高力士,沒有事情可作,閒得無聊,覺得可以廢物利用,就要權宦高力士給他脫靴。這可得罪了那宦官,向楊貴妃進讒言,說是李白詩中影射罵她。貴妃有虧心事,越想越深恨難釋;二人共同阻泥皇帝,抑制李白,使他未得大用。
  不得意的李白,只好與酒為友,有時也藉詩發牢騷。他對於讒言的敏感,是可以理解的。他對於同樣的受害者,也深為同情。在“送薛九被讒去魯”詩中,預先說到換個地方,未必就可以免受小人之害;當年魯國的孔丘老夫子,還不是受讒言之害?

送薛九被讒去魯   李白

宋人不辨玉,魯賤東家丘。
  我笑薛夫子,胡為兩地遊。
  黃金消眾口,白璧竟難投。
  梧桐生蒺藜,綠竹乏佳實。
  鳳凰宿誰家,遂與群雞匹。
  田家養老馬,窮士歸其門。
  蛾眉笑蹩者,賓客去平原。
  卻斬美人首,三千還駿奔。
  毛公一挺劍,楚趙兩相存。
  孟嘗習狡兔,三窟賴馮諼。
  信陵奪兵符,為用侯生言。
  春申一何愚,刎首為李園。
  賢哉四公子,撫掌黃泉裏。
  借問笑何人,笑人不好士。
  爾去且勿喧,桃李竟何言。
  沙丘無漂母,誰肯飯王孫。

  讒言,不必有事實,能迎合聽的人心意,卻是語言的濫用。不過,歸根結柢,還是有權用人,也有權罷黜的老闆們,不真正“好士”:不重視人才,也乏知人之明,自然容易為進讒的小人所乘。
  有位智者說:“來說是非者,便為是非人。”任何人都有其美好的一面,也難免有缺點,就想皎潔圓滿的月亮,其中也會有陰影。但文人總是歌頌月亮的光明,並且想像出風韻動人的故事。這藝術的處理手法,給後人留下了許多美麗的作品。更重要的是,如果會欣賞別人的“亮點”,也可以創造出人際良好的關係,事工上偉大的成就。使徒保羅這樣說:

弟兄們,我還有未盡的話: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神,就必與你們同在。(腓立比書4:8-9)

  這段經文,不是要揀好聽的話說,更不是要虛假佞妄討人的歡喜;而是使徒吩咐腓立比教會,特別着重聽好的事,思想好的事,看好的事,傳揚好的事。惟有這樣,才可以在思想中,構成對人的好形象;往好處想人家,才可以真實的為別人代禱,而不會口是心非。常思想好的事,講說好的事,作好的事,就會成為好的人。
  我們很容易想想:你聽到說別人好話的有多少?壞話有多少?
  當然,出於愛心真誠的指摘,有建設性的勸戒,是重要的。但背後的讒言,謠言,毀謗,中傷,所造成的傷害,可太多了!
  語言本來就是要用來表達意思的。正確使用語言,不負神創造時賦與人的恩賜,有多深的意義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