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酉年談雞

馮虛

 

  這些年來,美國郵政局華人陰曆新年期間,發行十二生肖郵票。今年是乙酉年,是雞年。
  中國文化中,用十天干和十二地支交互配搭,六十成為一周,是很有智慧的方法。相傳是黃帝創天干地支相配,周而復始,用以紀日;後來才用以紀年。至於為甚麼和埃及,巴比倫等古文化相似,都以六十為計時單位,頗難解釋。

  住在城市中,只聽見車聲市囂,失去了大清早的雞鳴聲。只偶然從電視上,描述村居的場面,才可以聽到雞鳴。有時出門旅行,宿在村鎮近野地,早晨聽見雄雞高唱報天明,聲音是那麼親切,彷彿是遇到久別的良友,足能值回所付的錢有餘。
  中國有“風雨如晦,雞鳴不已”的話。風雨,是指亂世。在風雨的時候,夜好像特別長。古時沒有鐘錶,銅壺刻漏,不是一般平民百姓家的設備。那麼,只有盼望“天甚麼時候才會亮呢?”幸而民家多養有雞,造物主把時間觀念放植在雄雞的裏面,它不看環境的黑暗,到了時候,就會拉起嗓子,引頸高鳴,叫人起床禱告,作該作的事。據周禮記載:設有一種官吏稱為“雞人”,當然是男人,頭戴絳紅頭巾,象徵雄雞;每早晨喚醒百官起身早朝。雖然,他不是顯官大吏,這種工作豈不也很有重要意義嗎?

  晉書記載:祖逖少年的時候,與同窗劉琨同睡。凌晨,聽到雞鳴。他不以為是擾人清夢,翻身繼續大睡下去,而踢醒同床的劉琨,奮然起床,一同舞劍鍛鍊,互相砥礪,為國所用。後來組訓人民,共同恢復中原。“聞雞起舞”的故事,也成為青年警醒惕勵自強的榜樣。

  中國有句成語:“寧為雞口,不為牛後。”因為雞口雖然小,卻能夠呼喊,有啟導的作用;而牛後雖然龐然大物,卻沒有甚麼可述說的重大作用。
  聖經中最有名的雞口故事,是彼得的悔改。彼得是耶穌十二使徒的老大哥,為人口快心直,只是鹵莽自負,而不知自己的缺點,是領導人的大毛病。當耶穌將被釘十字架的時候,預先知道所有的門徒都受不起考驗,將要各自背主逃難:“擊打牧人,羊就分散。”但彼得卻自以為與眾不同,誇口說:“別人跌倒,我總不跌倒!”耶穌知道彼得,比他自己更清楚,就警告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夜在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馬太福音26:31-35)
  只幾個小時之後,耶穌被逮捕了,帶到大祭司府受審判。在黑暗的壓力下,彼得軟弱了,果然三次否認他自己是主的門徒。聖經說:“雞就叫了”。彼得驀然驚覺,就出去,痛哭悔改。此後,主再堅定他,悔改後彼得再成為門徒的領袖。
  雞,使我們想到自己的軟弱:如果不是靠聖靈的大能,有主的扶持,我們都是搖擺的蘆葦,不要想自己是能負大任的棟樑之材。

  形容人的文弱,說是“手無縛雞之力”。
  人不說:“手無搏虎之力”,也不說:“無縛牛之力”。因為雞是力弱的家禽。但雄雞可以作守望的工作,報告清晨光明的來臨。這可說是禽中的先知。
  以賽亞先知說:

  有人聲從西珥呼問我說:
  “守望的啊,夜裏如何?
  守望的啊,夜裏如何?”
  守望的說:
  “早晨將到,黑夜也來。
  你們若要問,就可以問,
  可以回頭再來。”(以賽亞書21:11,12)

  這表明長夜漫漫,人看不見希望。只有先知,可以給時代提供盼望,引導人當行的路。今天,在這個不缺乏卻沒有希望的時代,我們多麼需要聽到希望的信息呢!
  哈巴谷先知的名字,在希伯來文的意思是“擁抱”。有人說,他就是先知以利沙應許那書念婦人的兒子,經過死亡而復活(列王紀下4:16-37)。在迦勒底人騎兵的煙塵從地平線上面出現了,亡國在即,他的信息,是代表人民向神質問:黑暗幾時過去?神公義的太陽幾時來到?

  我要站在守望所,
  立在望樓上觀看,
  看耶和華對我說甚麼話,
  我可用甚麼話向祂訴冤。(哈巴谷書2:1)

  在昏暗沒有星月引路的夜晚,旅人聽到遠處山村的雞鳴,表示前面有人家,疲弱的心靈,得到振奮,繼續往前走,不會亂行而失迷。雞鳴激勵昏睡失望的人,堅持神的應許,在不止息的痛苦中,仍然有盼望。

  我等侯耶和華,我的心等侯,
  我也仰望祂的話。
  我的心等侯主,
  勝於守夜的等侯天亮,
  勝於守夜的等侯天亮。(詩篇130:5,6)

  我們需要時代的先知。不是那種趨附黑暗的人,也不是那種只批評黑暗的人。誰都知道夜的黑暗,但只有少數人能夠警醒,作守望的人;更少的人知道,黑夜不久將到盡頭,天快要亮了。雄雞的啼叫,雖然不能使東方破曉,卻能夠給黑夜覆蓋下的人有盼望,不再沉睡!

  求主興起祂的先知,作勇敢的雄雞,喚起人迎接黎明。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