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教人立盡梧桐影

吟螢

 

  “今夜故人來不來,教人立盡梧桐影”,多少年來,每一想到這詩句都會由心中泛起一種惆悵無奈的美感。豐子愷曾將這兩句詩繪成漫畫,在一株梧桐樹的投影下,立着一個負手翹望的人,用墨不多,卻寫盡了梧桐的風致。

  記得我家故居的後園有一株梧桐,樹幹挺拔而高聳,每到夏天,濃密的樹葉長滿了枝頭,那時我只覺得它比其餘的樹木高大,顯得落拓不群。而且記得在梧桐樹上鳴叫的蟬,極難用麥筋去粘捕;因為樹太高,而且樹葉茂密,不易發現它的藏身位置;又因為它的樹幹挺直,沒有彎曲的枝椏,所以無法攀登。但將它和別的樹比較時,卻能顯出一種孤絕的美。

  我真正欣賞梧桐,是後來讀了一些與它攸關的詩文,並且欣賞了一些圖畫後,才體認出它的風骨,才了然於畫家為甚麼要借它的孤標來烘托人物。而在拋下了故鄉的田園,失去了故居後園中的那株老梧桐之後,便更為它的瘦影而魂牽夢縈。梧桐,是最為使我懷念的樹木。

  梧桐是國畫家偏愛的少數樹木之一,它特別適於寫在簷前或窗畔,因它修長的身影,能予仕女人物以高雅的氣質,能給撫琴的高士以更多的音樂感,給握卷行吟的詩人以清越的共鳴;頎長的梧桐木不但能調節畫面的佈局美,而且賦畫中人物以志節與神韻,這倒是連梧桐自己也想不到的。

  梧桐除適於入畫外,它也是一種非常音樂的樹木;由於它的木質很鬆脆,敲起來頗有音韻,是共鳴的好材料,可以製瑤琴或其他的樂器。其實梧桐本身就是一種音樂,當夏日午後的急雨打在梧桐葉上,濾過了窗紗,像敲打樂的音符,丁丁然地落在枕畔,最是盛夏解暑的妙品。

  梧桐不像其他的樹木,不宜群植,只在屋畔栽上一兩株,便能撐高庭園的空間,而帶給你滿園的詩思,若種了整院的梧桐,反而失去了它獨特孤標的美。它與松柏不同,不以蒼勁豪邁見長,也不像柔若無骨的楊柳,可以種滿了堤岸。它的特質是淡遠而清奇,所以畫梧桐時,不必用太多的顏色,只用淡墨描出它的輪廓,再輕輕地着上幾筆靛青,便能使畫面空靈;甚至你只蘸出幾片桐葉,它修長的樹幹便能在空白的畫紙上投影。梧桐是一種音樂的,詩的,畫的,而且是非常中國的樹木。

  今夜,月色依舊,我獨自徘徊在空庭中,低吟着那詩句,卻不見故居後園中那株老梧桐的卓然獨立的身影。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