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不竭的記憶
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國樑

 

  “你看,那作夢的來了!”
  夢,古今中外歷史都佔有重要的地方,它雕塑歷史,文學,哲學和藝術,在不同境域的成長和演變中,夢都有密切的關係。
  聖經記載中的約瑟,也因解夢而成為埃及的宰相。近代西洋藝術的“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也因夢而命名。
  在1900年出版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所寫的夢的解釋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不但奠定了現代心理學,也影響當時的哲學,文學和藝術。
  夢,是過去和將來的媒介,現實和理想的交會點;夢的境界是現實的引導,未來的凝聚,更是現實和幻覺的融會。

  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Felip Jacinto Dali, 1904-1989) 於1904年五月十一日,在西班牙卡特蘭雅縣菲格拉斯(Catalunya, Gigueras)小鎮出生。薩爾瓦多本是他哥哥的名字,因嬰兒時夭折,當他出生時,父母便將這名字傳給了他。誰能料到“薩爾瓦多”這名字,在將來藝壇上發生巨大的影響力,是“超現實主義”的代表人。
  達利是一個才華超卓和想像的藝術家,充滿自信,突破成規,不斷的創新,吸收前人留下的精髓,演變成自己獨有的風格,繼往開來,一生溢出傳奇色彩。他六歲便能繪出成熟的風景畫;七歲想為拿破崙;十歲自居為印象派畫家;十五歲撰寫有關米迦蘭基羅和達芬奇的評論;十九歲介入立體派的繪畫風格。早在二十五歲前,就建立獨特曠世絕無的新畫風。以後在他的藝術生涯中不斷的演革,在不同的時期內有不同的表達的主題和創作的技巧,絕不被固定在任何畫派的風格;不過,世人卻把他列入“超現實”畫派。在他六十年漫長的創作生涯中,給我們留下豐富的資源,讓我們從中吸取養分,以滋潤自己的生活,擴展想像空間。
  達利個性頑固,不與世俗妥協。父母早年便留意到他的藝術才華,在家中給他設立小小畫室,也在菲格拉斯接受私人繪畫教授。在1921年,進入馬德里藝術學院攻讀。同期也參加當時前衛的藝術學生團體,也結識電影製作者路易士.本紐維爾(Luis Bunuel),和詩人菲達里卡.嘉西亞.羅爾卡(Federica Garcia Lorca)。雖然在藝術學院攻讀,他認為不能受正規藝術學院的約束,在父親極力反對下離開,因此與他脫離父子關係。

  達利離家後,遷居到離菲格拉斯兩哩,西班牙和法國邊境的小漁村邑格港(Port Lligat),在此便成為工作室和發展畫風的地方。就在這段時間內,受了弗洛伊德對人心理潛意識分析理論,和與當時以法國詩人Andrea Bretton為首的一群超現實主義作家和畫家接觸的影響,奠下了達利的繪畫風格。在三十年代後期,他轉變方向,崇尚古典派拉菲爾(Raphael),和因與當時超現場主義政治立場分歧,而被拒之門外。
  也在這時期,他認識嘉拉(Gala),她便成為達利生活的伴侶,精神上的支柱和模特兒,大部分的女像就是嘉拉,後期宗教畫裏的聖母也是嘉拉。

 

從現實到夢境


1. The Bread Basket (麵包籃子,1926. 31.5x31.5cm)


2. The Bread Basket #2(麵包籃子,1945. 38x38 cm)


3. Ants(螞蟻)


4. Ordinary French Loaf with two fried eggs
(法國麵包和兩煎蛋 16.8x32 cm)


5. Anthropomorphic Bread(人性化麵包,1932. 23x33 cm)


6. 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不竭的記憶,1931. 24x33 cm)

  這幅為世人所熟識的“不竭的記憶”,作於1931年,是典型的超現實派作品,畫的前方是一片空曠的海灘,加上左邊枯樹和沉悶色澤,給人感到戰火洗劫後的荒涼,地上躺着似馬的屍骸,這屍體是從另外一幅畫演變而成,畫左邊平台枯枝上掛着的,平台邊的和屍骸上的三只柔軟像乳酪或煎蛋的鐘錶,是這幅畫的模題(Motif),也多次出現達利的畫裏,是由麵包上的煎蛋蛻變而成,代表時間的朽爛。達利將堅硬的金屬因時間成為疲憊不堪的物體,時間停留在朽壞的短暫剎那,凝固了,帶來那不竭的記憶,呈現潛意識的夢中,也是幻覺。畫裏除了右上角的黃金海岸是實景外,其他都是夢中超現實圖像。達利用“有系統的精緻繪描,令人產生如現實的錯覺,同時也否定現實的真實性。”這就是典型超現實主義表達的技倆。
  時間令物體朽爛,達利除用柔軟無力的鐘錶來表達外,螞蟻也是能使朽壞的表達。為了記他個人潛意識和夢中幻覺,他曾到精神療養院去瞭解患病者的意識,探討他們的言行,使他能真誠地反映潛意識的世界,領略現實生活看不到的離奇景象,體會精神病患者的內心秩序,也教我們認識錯亂的幻覺和現實的感受只有一線之隔,難以辨別。甚麼是現實?甚麼是幻覺?甚麼是夢?甚麼是希冀裏的未來呢?
  讓我們再看另一幅命名為“蛻變的不竭記憶”(The Disintegration of 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1951-54) ,使我們更瞭解達利的表達方式。

 

達利後期的宗教畫

  在1940年為了逃避納粹黨的統治,遷居到紐約。這時期達利的作品,很多以宗教為主題,包括:


1. Crucifixion(被釘十架,1954. 194.5x124cm)


2. The Madonna of Port Lligat(邑格港聖母,1930. 144x96 cm)


3.Christ of Saint John of the Cross(1951 203x116 cm)


4. Lapis-lazuli Corpuscular Assumption(1953 230x144 cm)


5. Nuclear Cross(原子十架,1952. 78x58 cm)


6.The Sacrament of the Last Supper(最後晚餐,1955. 167x268 cm)


7. Galacidalacidesoxyribonucleidacid(1963. 305x345 cm)


8. The Temptation Of Saint Anthony
(聖安東尼的試探,1946. 89.7x119.5 cm)

翼展萬里

  1989年一月二十三日逝世。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