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臉譜

余卓雄

 

  朋友從台北寄來一套小擺設的京劇臉譜,五顏六色大花面,外行人看去當然有點害怕,其實把粉墨抹去,還不是一個平常人!京劇對表情和性格的強調描畫,不但發於內,且形於外,自有其獨特的風格。

  父親生前業攝影,我在童年時剛是攝影術的初期。我沒有忘記那些玻璃的曝光棚,鎂光粉末的室內光等。相片的底片是玻璃的,一不小心掉地,相中人便要“肢離破碎”。父親很忠心於他的工作,往往做到深夜。他伏在一個方形的木盒上,裏面有燈光,能把底片照得很清晰。他用一枝堅硬的鉛筆,小心地修繕人像內不必要的皺紋。
  這樣修繕能把瘦的變胖,麻臉子變成光滑俊美。普通人最喜歡自己的照片,反而不一定是其廬山真像,而是所有的缺點,能隱藏的都盡力而為了。最有趣的是從鄉下來的農夫村姑,一定囑咐父親替他們畫上金牙齒,綠玉戒指,項鍊等,這些都慷慨地“贈予”了。還有那些穿西裝的白襯衫和領帶,不過是一塊圍巾,如果是影半身,那末下半截還是原裝的“牛頭褲”,赤着足。至於那些道具如汽車,飛機,老虎之類。如今想起來還不禁噴飯呢。
  現代人感覺最不自然的照片,要算駕駛執照和護照上的“尊容”。為甚麼?因為沒有經過人工的修繕,可算如假包換的“真我”。在人類歷史上有誰的神來之筆能把我們掩蓋不住的心事修改?誰能把我們的悲傷改成勇敢?誰能把我們的憂慮改成自信?我們常渴望親見某些偉人一面,誰的面容我們從未看見過而為萬人心神嚮往?這個“面容”又能薰陶凡敬愛祂的人,使他們有祂屬靈的肖像。祂是誰?
  耶穌的面容最使世人仰望。除了祂在地上三十三年左右見過祂的猶太人和外邦人等,二千年來沒有一個人親眼見過祂。但人類對祂的印象。到了最深刻,親切的地步。畫家只能在想像中畫祂,我們的精神上想像祂。
  耶穌的面貌究竟如何?以賽亞對祂的描寫:“祂無佳形美容,也無美貌使我們羨慕祂。”但祂的面容是憐憫的,彼得在否認為其門徒三次後,耶穌回頭向他一看,四目相投,彼得慚愧得無地自容,便出去哭了。祂的面容又是希望的象徵,在最後赴耶路撒冷之際,“祂一直抬頭面對聖城”,從容就義。在黑門山上,經過靈修祈禱,祂在彼得,雅各和約翰面前變了形像,臉面明亮如日頭,有聲音從雲彩裏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這就是上帝的面容了。
  耶穌降生在攝影機發明之前,我們無法替祂留下一幅真正的相片,但每一天在無數人的心坎中,祂的面容常為失望者憧憬鼓舞,使在苦難中的人受安慰。我推想祂的容貌是嚴肅的,但卻和藹和親。祂有不平凡的吸引力,是屬天的,但又輕鬆充滿人性。祂不會作無意義的嬉皮笑臉,但有無限的平康和歡欣。
  慈禧太后在照相機前曾害怕真魂魄被攝去,今天有很多人在新聞照片中惟恐坐不到前排中央。以耶穌屬靈的榮美來推測祂的臉容才是最令人感動的:“照片”。某些慶典裏大人物的放大照片成百成千,不想看也不成,這是為甚麼“偶像”會令人生厭的緣故。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