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愛靠甚麼?妖在何處?

—陳嘉上電影《畫皮》

石衡潭

 

  畫皮是蒲松齡的名作;鮑方,徐克和胡金銓都曾經將之搬上銀幕,這次陳嘉上卻給我們帶來了全新的感受,不止是場景的變換,故事的更改,人物的添加,更是主題的深入,人性的探尋,現實的思考。

  全片的情節動機是圍繞“妖在何處”而展開的。英俊儒雅的將軍王生從沙匪手中救出了風華絕代的美女小唯,凱旋回鄉。他以為這是除暴安良,英雄救美的義舉,沒有想到卻是把一個挖心吃心偷心的妖孽帶進了家門,從此,不僅城中慘禍連發,人人危懼,而且家裏失去寧靜,妻子驚惶。王生忠於職守,率領將士滿城捉妖,可是妖害不僅沒有被禁被除,而且愈演愈烈。為甚麼呢?因為他起先不相信城中有妖,後來又不知道妖在何處。片中只有兩個人對這兩個問題心中有數且堅信不疑,一個是曾經被狐妖害死過爺爺的夏冰,一個預感到狐妖威脅的佩蓉。無知者無畏,有信者有防。不同態度帶來不同的應對與結局。

  人對於妖往往有一整套固有觀念,而實際上妖不必總是青面獠牙的厲鬼,也可能是楚楚動人的美人;外在的花精狐魅還容易捉拿,內裏的邪情罪念最難對付。妖其實就在王生心裏,狐妖小唯只不過是引發了他心中久已潛伏的慾念而已。王生的主要錯誤在於目中無妖,否認有妖。他一直在表白對妻子的忠誠,對家庭的責任,如他當着小唯的面對佩蓉說:“你放心,王夫人永遠只有你一個。”可沒有想到妖早已悄然進入他心中了。他把小唯帶回家,本身就是給妖孽開了一扇門,夜夜與小唯的春夢已經洩露了他心底的秘密,只因為還沒有跨出行動上的最後一步,他就敢對妻子說:“其實是你心裏,不相信我做得到!”這是一種情感上的無知:人不瞭解自己的情感,不能把握自己的情感,卻又偏偏要自認為瞭解,自以為可以把握。而他的實際狀態卻是如主題歌所唱的那樣失魂落魄:“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顏色。一陣風,一場夢,愛是生命的莫測。你的心到底被甚麼蠱惑?”在影片中,王生之所以沒有跨越最後一步,不是因為他有能力克制自己的情感,而是由於飛天蜥蜴的闖入,客觀上制止了他的滑跌。退一步說,即使我們真的假定王生在夜深人靜面對投懷送抱的佳人可以坐懷不亂,但他的心早已如一汪春水盪漾了。耶穌說:“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裏已經與她犯姦淫了。”(馬太福音5:28)後來,王生自己也對小唯承認了內心的真實感受:“我愛你,可我已經有了佩蓉。”
  王生在情感上是猶疑的,在理智上則是糊塗的,而這二者又有某種程度的關聯。他的情感傾向於小唯,就使得他排除了對她的審查與懷疑,儘管妻子堅定地相信小唯是妖,可他就是不願多動一下腦筋。放過乃至保護真妖,這已經糊塗到家了,可這還不算甚麼,最最糊塗的是:他居然把妻子當成了妖精並且親手殺死。從這一行為,我們看到,他對自己的妻子並不真正瞭解,更談不上心有靈犀。同時,他也缺乏足夠的勇氣來面對現實,擔當責任。也許,他心裏並不真正相信妻子是妖精,可是迫於眾人要求為高大哥等受害者復仇的壓力,他不得不對她舉刀相向。王生對妻子所說過的最感人的話是:“佩蓉,不管你做了甚麼,我們都一起承擔。”但他的意思不過是一同赴死,所以,還是一句糊塗話。直到最後,妻子已香消玉殞,真妖終於顯現,他才有所悔悟:“要是她能回來,你告訴她,我不是個好丈夫,我沒有好好保護她。”當然,電影最後還是給了他們一個美滿的結局:王生,佩蓉死而復活,夫妻可以從頭再來。可是,我們知道,在實際生活中,並沒有這樣奇蹟發生。就像泰斯特蒙娜倒在被嫉妒沖昏了頭腦的丈夫奧賽羅的刀下一樣,她再也沒有醒過來,無論奧賽羅如何呼天搶地,痛悔不已。比較而言,王生無論是在情感,理智以及勇氣上,都比龐勇稍遜一籌。龐勇敢愛敢恨也敢放棄。他在凡事上都相信佩蓉,相信她決不會胡說八道,冤枉好人。他自願承擔起了制止妖魔,保民平安的責任。他也真正地保護了佩蓉,每次在佩蓉生命的危急時刻,他總是拼死相救。即使被變成妖形的佩蓉也向他承認自己是妖,他也沒有像王生那樣輕易相信,而是讓她別胡說,自己會有辦法解決。他也懂得克制自己的情感,在痛苦的發洩過後,他還是努力成全佩蓉與王生。

  就情感的真摯與熱烈而言,小唯並不亞於龐勇。她與王生一見鍾情,對王生一往情深,她的最大願望就是取佩蓉以代之,成為王夫人。為此她處心積慮,想出了許許多多的陰招毒招,甚至讓佩蓉被眾人誤認為是十惡不赦的妖精。她的愛是一種強烈的佔有慾,正如佩蓉對她所言:“你根本不懂得甚麼叫愛。”她一步步地走近了自己的目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下,可是王生與妻子同歸於盡的行為使她的所有努力化為泡影。她終於明白,真正的愛不是佔有,而是犧牲;真正的愛不能單顧自己,還要考慮他人。於是,她的情感與愛也來了一個極大的轉向:犧牲自己,成全他人。小唯的最後結局就如同安徒生筆下那位海的女兒,這條美人魚在王子新婚之夜,放棄了表白和說明真相的機會而化為了大海的泡沫;小唯則付出了千年修煉的靈氣,救活了王生與佩蓉,自己重新歸回為一隻孤獨的狐狸。“你的輪廓在黑夜之中淹沒,看桃花開出怎樣的結果,看着你抱着我,目光比月色寂寞,就讓你在別人懷裏快樂。”
  小唯原本並不孤獨,一直有一個愛她的人陪伴在她身邊,且對她唯命是從。那就是飛天蜥蜴小易。儘管小易對小唯情有獨鍾,可她卻不屑一顧。“你這個整天吃蒼蠅的傢伙,知道甚麼是愛嗎?”小易甘願為小唯做一切,只是在愛情上不能忍讓,所以,他攪亂了小唯與王生的一場春夢。面對小唯的責難,小易坦然回答:“我知道,我告訴過你,我愛你。”小唯並不領情:“可我不愛你!!我早就告訴過你,是你自己賴着不走的。”可是,其實,小唯離不開小易,她的生存需要小易的幫助才能維持。小易也決不相信小唯在人間能夠找到真愛。他的生命是為小唯而存在的,在臨死之際,他發出的撕心裂肺的呼喊還是:“小唯!”影片中,在感情上最單純而執着的應該是小易,就像主題歌所唱:“愛着你,像心跳難觸摸,畫着你,畫不出你的骨骼。記着你的臉色,是我等你的執着。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另外一個與之相似的人是夏冰。不同的是,夏冰的等待終於有了一個圓滿的結果,而小易所等來的是灰飛煙滅,他唯一的安慰是小唯最後的回眸。從一連串愛與被愛,愛與不愛的錯綜複雜關係,我們看到這樣一個事實:對於得不到的,我們很羨慕;對於得到的,我們不珍惜。這就是人性。小唯如此,小易如此,我們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陳嘉上不過是用一個古老而恐怖的故事演繹了現代人愛情婚姻的錯失與越位。其實,愛不僅僅是一種情感或一種感覺,而且還應保含清明的理性,頑強的意志,正確的行動,凜然的擔當。愛不是為所欲為,而是成人之美。人有高低貴賤,愛則超越一切。愛容不得虛假,愛是心心相印。愛中的最大真實是:我們的愛是有限的;人性的最大真實是:我們是不完全的。愛有限度,我們就不能徹底依賴;人不完全,我們就要隨時警醒。“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王陽明)“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馬書7:18)出路何在呢?還是在耶穌的訓言中:“我給你們一條新命令,就是要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彼此相愛。”(約翰福音13:34,聖經新譯本)只有耶穌才給我們樹立了真正愛的榜樣,情的豐碑。跟隨祂,我們才有信心與勇氣踏上尋情之旅,向愛之途,才能戰勝試探,制服妖魔。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