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狄摩西尼

于中旻

 


狄摩西尼

  狄摩西尼(Demosthenes, c.385-322 B.C.)出生在雅典頗有資產的家庭,幼年父親逝世,在親族監護下長大。
  古希臘男子的成功,必須驍勇善戰,立功於疆場;或能言善辯,逞雄於議壇;另一項是絕妙的演劇藝術,當時雖然不能發財致富,就像今天的明星一樣窮奢極欲,卻是贏得公眾認可支持的方法。
  狄摩西尼想作辯士的動機,起初只是要得回未成年時被監護人非法侵佔的財產;不過,他有天生的缺點:體弱氣促,聲調不宏,還結舌口吃,成為辯士的希望,似乎甚為遙遠。

勵志隱跡

  二十歲的狄摩西尼,學習了法律,通曉邏輯和修辭,收集證據,寫成了辯案,在公眾法庭論辯,以冀收復該合法繼承的遺產;但他雖以理勝,惜其理直而氣不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在失望的痛苦中,遇見了一個善於演劇的朋友。那人先讓狄摩西尼誦讀自己的講詞;然後,拿過講詞來重讀,加上適當的強調和身勢,顯然成為另一篇動人的辯論!
  他有鑑於此,在家中挖掘了一個巨大的地穴,自己把頭髮薙去一半,以羞恥強制不能出門,彷彿從人間消失。有幾個月,他口中含着石子,改進自己發音的聲調,面對着一面大鏡子,每天苦練演說;到氣弱的時候,就以背誦古人詩詞救濟。這樣,到再次面世的時候,彷彿從地平線下湧出的旭日,一個新的狄摩西尼從此出現!

議壇無敵

  那時的雅典社會,有一些代言人,或撰稿人,受人僱用,執行略似律師的事務,通常收費頗高;可惜的是只以勝負為心,對誠實公義的道德原則,則並不計較。
  狄摩西尼這人慣於保持靜默,除非對所論的要旨充分研究,平時不多言語;他準備資料,對歷史事蹟加以描述,演繹,用於現實,以古喻今;他臨事的急就演說,也能夠及時適宜,他預先準備的演說,則傑出無可匹敵。
  他相信,演說成功的關鍵,在於能夠具有說服力。有一個人來求助。在傾聽他述說自己的案件後,狄摩西尼說,事情並未如其所言的發生過。那人情急起來,大聲說:“確是如此!你不相信我的話嗎?”回答:“我現在相信了。”
  354年,在公眾演說中,狄摩西尼以壓倒的優勢,勝過其著名能言的對手,獲得人民贊成,奠定他首要政治家的地位,成為實際統治雅典的首席政治家者。這系列的政策性演說,稱為有名的“反腓力”演說,意指反對馬其頓城邦的統治者腓力。不過,其內容除了激動愛自己城邦的情操外,也達激勵雅典人覺醒,擯棄和平路線,興起危機意識,建立海軍備戰,成功的把演說作操權的階梯。其他的政客,則更佞口善辯,出主入奴,黨同伐異,並不具備高遠的理想,實質上缺乏道德意義。

武備不濟

  338年,雅典與馬其頓及其附從城邦交戰,雅典為主的聯盟城邦,是文化商業城市,面對英勇善戰的馬其頓軍隊,從接戰開始,就顯然力絀不支;據說,作為盟主的狄摩西尼,則丟棄武器,保身率先,奔逃恐後,形成災難性的徹底潰敗。幸而腓力寬仁為懷,雅典得免嚴厲懲罰。
  公元前336年,馬其頓王腓力突然遇刺崩逝。威脅雅典獨立民主的勢力消失,似乎漸現曙光。但不及一年,其王子亞歷山大繼起,較其父更為英勇猛厲,諭令雅典交出倡議獨立的領袖們。雅典人派遣代表陳請,表示歸附,始得撤銷前令。接着,偉大的亞歷山大率兵東征亞洲,攘外需息內爭,無暇顧及;一念仁慈,寬赦雅典,才暫得無事。

縱橫捭闔

  那時,有些希臘其他城邦,反馬其頓的人,給予狄摩西尼鉅額賄賂,以成為政治避難者。經過查證,他以受賄被判入獄;不過,地方領袖們,又製造機會讓他脫出,似乎是有意的縱逃。後來,更容許他歸回,並用巧妙的手法,豁免其罰鍰。
  到了330年,雅典人民想到他反馬其頓的政策,由齊希芳(Ctesiphon)倡議,贈獻狄摩西尼一頂金冠冕,表彰其功績。政敵艾其尼(Aeschines),反對齊希芳尊崇造像的議案,並藉此為由,轉而攻擊狄摩西尼本身。為了維護一生的聲譽及功業,狄摩西尼應戰。這最有名的“金冠”演說,吸引了廣大的聽眾,從僻遠的地方趕來;他詞鋒犀利,激烈而潑辣,很多予對方以人身詆斥,頗欠高雅,難免流為俚俗標準之下;但表決結果,以五比一絕對多數勝利,艾其尼並被判放逐。據說,艾其尼淪落到羅德島,賴教授修辭學,勉強維持生計;狄摩西尼還資送銀錢,救濟其貧窮。

齎恨以逝

  偉大的亞歷山大王,回師西返,到巴比倫的時候,竟以三十二歲的英年早逝(主前323年六月十日),未得返回希臘。希臘諸城邦,彷彿是從重軛下解放。但安提帕繼亞歷山大的統緒,雅典又必須仰其鼻息。公元前322年,其政敵當權,判狄摩西尼死刑;他只得再走上逃亡之途。
  狄摩西尼逃入一處廟內,以求庇護。有人迫他致書安提帕認罪求恕,冀望可獲得原諒。這對慣於翻雲覆雨的政客,該也不算少見。但他已經厭煩政治上的把戲,還想保持最後人格的尊嚴。
  年老的狄摩西尼,在前一夜作夢,夢見自己參與戲劇競賽;他以優異的演出獲勝,只是因裝具低劣,被判失敗。他認為壽數已盡,該是完全退出舞台的時候了。他表示願寫書信,實則先服下毒藥,但僅開始稱謂,即伏案假作沉思狀,等候藥力發作;當別人有些不對,來試圖推他的時候,發現他早已經逝去了。

世人褒抑

  以辯才聞名的狄摩西尼,不僅影響當世政治環境,改變雅典的命運,還超越時代,博得長久聲譽。英國伊麗莎白一世(Elizabeth I, 1533-1603)女王,仰慕他的論辯,特地學習希臘文,希望能從原文了解其雄辯的神髓韻味。由此可見其受人仰慕之深。
  不過,生活在雅典,同一世代的哲學家,則另有其取人的標準,如柏拉圖(Plato, c.428-c.347 B.C.),亞里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等,他們注重立身行事的倫理,因其相信不朽的靈魂,品德的至高價值,在哲學上着意深思明辨,造就啟發性的教導,卻鄙視論辯演說,以其譁眾取寵,無異於伶優;當時“假冒為善”的名詞,即是起源戴面具表演者的意思。亞里斯多德推崇柏拉圖,說他品德的高尚,以至“品德敗壞的人,沒有權利稱讚他。”所指的對象,就是沒有道德原則的演說家之流。

綜合平議

  其實演講是一種藝術,在於應用,自然沒有善惡可言。這使我們想到,耶穌用嚴厲語言,斥責法利賽人和文士“假冒為善”,所使用的確是同一個字,但其着意在於他們“能說不能行: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擱在別人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馬太福音23:3-12)主所描述的,正是“兩面人”的職業演說家。他們言不顧行,行不顧言,賊夫人之子,至今繁衍不衰。不過,真正成功的演說家,不僅深曉如何說,還知道說甚麼,更重要的在於其為何說:存心是最重要的要件。如果教會以捧明星的心態,或宗教人忘記自己是主的器皿,尋求人的熱捧,都是違背主的心意,竊奪主的榮耀。
  中國教會歷史上,唯一蒙主重用的佈道家宋尚節,能夠既說且演,但不是表現自己,而是為見證主的榮耀,引人皈主得救。他雖可能是取法美國佈道家桑岱(Billy Sunday, 1862-1935),以其活潑動人的藝術表現,家喻戶曉;但到底是“以智慧和聖靈說話”(使徒行傳6:10),使其與眾不同。
  英國名牧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 1834-1892),教導他的門徒,聲音和演講並非最重要的,主要在於其傳播的信息。他舉狄摩西尼和威特腓(George Whitefield, 1714-1770)為例,表明號角不在於其為金銀或羊角作成;因為“號角是為戰爭使用,並非為客廳的裝飾。”值得我們銘記。


宋尚節

威特腓

  祝講演事奉的人,潔淨自己的心,為主所用,弘揚主道主國。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