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平靜的印度洋

曲拯民

 

  第二次世界大戰海上的主要戰場限於大西洋和太平洋。德,意聯軍的海上勢力僅及地中海,未得南進。日本艦隊止於馬來西亞海域,因此印度洋是平靜的。

  第一次大戰時,英,德兩國在非洲爭奪印度洋的制海權,於1914年在今坦贊尼亞(Tanzania)海岸外雙方互沉一艦。英,德兩國捉迷藏式的海戰十一個月後即行結束,其幅面和規模都不大,敗潰的為德國。
  1526年即明嘉靖五年,蒙古王朝(Mogul Empire)興於印度,二百餘年後宗教性的內亂迭起,疆土四分五裂,結果許多小邦興起,英國東印度公司遂取得經營權,歷時約百年,英政府正式殖民印度八十餘年,到1946年獨立為止。一百八十年來貿易與謀利目的實質上超過征服和戰爭。不設防城市式的小邦,只能逆來順受。
  明永樂至宣德年間鄭和(1371-1433)七次下西洋(1405-1431),西洋即今之印度洋,旨在開通貿易,宣揚大明的國威,兼有對元亡前後中央亞細亞所興帖木兒帝國取海上包圍形勢的意味,故遠達天方(阿拉伯)及東非海岸。那時,阿拉伯人在東非各地已創許多小邦國。那時對國人生疏的名稱新唐書早有論及,而當時小說中的“崑崙奴”已在說明那些小邦國的商人將“黑奴”間接運來中國。鄭和對南洋曾用兵動武,但印度東西海岸各邦卻是傾向於交易互惠,因此設立了許多貿易基地,其中最顯著的是古里,即今日的Calicut是粗棉布與香料的集散地,今日猶然。
  較鄭和晚約七十年的葡航海家華斯寇(Vasco da Gama, 1469-1524)自歐洲繞好望角遠航三次入印度,終於客死該地。他第二次去印度時曾沿途攻擊東非海岸的小邦國,唯非大規模的戰爭。
  比阿拉伯人較早入印度洋的是北非的摩爾人(Moors),他們是公元前與羅馬帝國爭雄迦太基帝國的遺民和阿拉伯人通婚的後裔。再早為波斯人,希臘人和腓尼基人。公元前十世紀,猶太國的所羅門王建殿,腓尼基人給他在紅海口岸的他施(今Agaba灣)運進孔雀,象牙,猿猴等,是為在印度洋貿易的先例。

  1950年代,中國人經香港移民南美的人數眾多。在航空仍未發達的時期,前往南美必經印度洋。就我自己的經驗而言,地中海的水最是平靜。曾目見希臘各海島上孩子們在門前垂釣,海水的升降度不過一碼,是地中海終年風平浪靜的證明,其次應為印度洋。最不“太平”的是太平洋。僅就台灣海峽,山東省尖端的成山頭,香港到馬尼拉這三段海路來說已足證明那些經常航行太平洋的人所告,在氣候惡劣時那排山式的洶湧波濤沖擊船身的可怕,並非誇大其辭。
  1953年,初度出國作商業旅行,我從香港先到馬尼拉,以羅以羅,後自星加坡到印度洋南部的英屬模里西斯島(Mauritius)前去東非洲。星加坡到模島航程九天。一路上真是海天一色,風平浪靜,未見到有暈浪的客人,至少一等艙的旅客如此,雖然所乘的荷輪只有六千多噸。選中國餐飯的除了我和自稱為豬鬃專門,四川人龔姓富商外還有上海申新紗廠東主榮德生一家人的第二,三代十餘人。據新寡的榮家長媳告,家公榮德生原是我同鄉,來自山東,是南通張謇的學生,並受他的大力扶持,始有後來的開展。張謇,光緒間進士,官修撰,數年後,辭官歸里,設紡織學院並營紗布。民國肇始,一度任農商部長,未久便辭歸。榮家人對國民黨不滿,因此不在台灣設廠,改在巴西投資造紙廠及紗廠。榮家此行的家長是國內外馳名資本家榮毅仁的大嫂,她丈夫先一年乘飛機於香港區墜落某島山上喪生。同船的榮家兒女約七,八名,不知榮智健是否在內。行三的榮毅仁當時可能留在國內,此點當時榮家大嫂不曾提及。
  第三天過赤道,船員扮演“海龍王”的鬧劇。九天後我在模島下船。
  模島東西二十餘英里,南北三十英里,中央山區海拔一千二百英尺,終年氣候溫和,沿海絕少鯊魚,可供游泳及拾取珍奇蚌類的海岸環島可尋。該島為葡人發現,荷蘭人營之,種糖蔗,於天災後放棄,遂成法屬,終於戰敗後成為英屬。那時該島人口不足五十萬,包括華人一萬三千,其九成五為廣東梅縣的客家人,餘者為南海順德人,通稱南順人,經營着食品雜貨,遍及全島。模島的經濟惟靠蔗糖及其副產,共二十一間糖廠,二為英人所有,其餘由法國人經營,各糖廠在自成一小村鎮,我曾去過每一角落。
  模島雨量充足,高地全年達二百吋,所以處處有小湖,溪水沿路旁,魚蝦繁殖其中。全島丘陵起伏,風景優美,不愧為世外桃園,然非我應終老之地,當時肩負六間香港廠商在東非開拓新市場的任務,於一年後便搭法航的客貨輪前往。
  啟程的次日抵法屬La Reunion,華人稱之“旺島”。它比模島大,但人口不及模島之半,華人不足兩千,客家人與南順人約各半。本島中央山區有火山,山下有溫泉區。此法輪只停六小時,故未及登山,僅在海口及附近瀏覽一番,恍如置身法國村鎮。
  旺島是香蘭花(Vanilla)的一重要產地。它與印度洋的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科摩羅(Comoros)三處供應着全世界所需的七成。如所周知,模島,馬島各已獨立,科摩羅四島之一與旺島迄今不肯獨立,甘作“法國海外土地的一部分”。


香蘭花 Vanilla

  香蘭花,中國可能無出產,為蘭花屬,是攀附植物,壽命約十年。種植出土三年後始開花結豆莢,趁其半熟,摘下風乾,然後烘焙成褐色備用。唯其生產成本高,始有合成品行世。
  第五天船抵馬島西岸的馬鳩恩卡港,我去拜訪僑領老壽成,蒙他陪我遊覽市區。馬島和旺島同,英鎊區進口貨物必先申請外匯,因此與港間的貿易大有阻礙。全島華僑約七千,全部是南順人,惟有一戶例外:十九路軍在上海抗日(1932)時期任參謀長的黃強將軍,我們在模島相見,聽他親道此事。黃強是客家人,留法讀軍事,與馬島當時的法總督在越南受降時期(1945-46)結為好友。南順社團在馬島影響力頗不尋常,深及移民的選擇。百年前,南順和客家人在模島由於貿易上的爭奪而構怨,南順人甘敗下風,遂移馬島而營。
  馬島於1960年獨立,東面的模島於1968年獨立。
  馬島附近漁產甚富,鯊魚特多,環島不可游泳,獨有島北端之諾西灣(Nosy be)例外,船停竟日,我和同船的英國夫婦台拉牟下船到海濱浴場去游泳。他任職香港發電廠,到模島完成婚禮,太太姓莫,有四分之一的中國血統,出生本島。一等艙有幾名法國公務員可操英語,其一為法總統戴高樂將軍麾下的校官,一度流亡英國,英語流利,我們多次談論第二次大戰的事,因此途中未感寂寞。此次遠航,也是海不興波,但不能說是如履平地。船在馬島停泊四次,途中停科摩羅島首都只兩小時,不及登岸。如前所述,它亦香蘭花產地,共四個島,其三聯合,於1975年宣告獨立。
  船之旁,時見海豚群隨行,千百的飛魚如同給船開路,爭先恐後地飛向前方,巍為奇觀,前所未見。
  辭別了去馬賽的客人,我在英託管的坦干尼卡(Tanganyika)上陸。
  在模島我曾見到一位廣東鄭姓中年人,他自稱為國民政府最後一任的駐贊濟巴(Zanzibar)島領事,他談到該島的民俗和風光,於是前往一看。它距東非海岸二十英里,我去看了島上許多遺跡:具有千年歷史波斯人的浴場,四百年前葡人的教堂,三百年前奧曼古堡,“黑奴”拍賣市場。還有兩座銅砲是葡人的遺物,陳列於市立公園。
  阿拉伯半島南端奧曼(Oman)的回教主統治該島約二百三十年,在末期成為英國的保護國,於1963年獨立,次年併於坦贊尼亞。
  人口不多,面積不大的模里西斯,旺島和贊濟巴,由於四面環海,真是天羅地網,暴力犯是插趐難飛的,其治安之佳可取“夜不閉戶”四字喻之,故為印度洋至平靜的地。以上是1950年代的景象,數十年後的今日必然有些改變。
  除去1954-56最初兩年間時常旅行東非洲各地外,從1957直到1973年離境移民美國,十多年來,無日不接觸印度洋岸:沙灘一帶和家人踱步,日常工作完畢後沿海濱馬路駛行,暖季的週末游泳…我從未見到有白浪滔天,怒海翻騰的景象。
  印度洋沿岸沒有擴張海上勢力的列強,所以能繼續保持平靜。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