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傑出的甘迺迪夫人玫瑰

史直

 


Rose Fitzgerald Kennedy 甘夫人玫瑰


甘夫人與長子 Joseph Jr, 1918

  將傑出(distinguished)此尊稱譽於甘夫人,她是當之無愧。Rose Fitzgerald Kennedy生於1890年,故於1995年。她所以著名非但因高壽,而是因她很不平凡的一生。
  她是波士頓市長的女兒,夫婿Joseph P. Kennedy(1888-1969)哈佛畢業生,銀行家,財政專家,於二次大戰時受命駐英大使(1937-1940)。她一生養兒育女九名。長子Joseph Jr.(1915-1944)隸屬海軍航空隊,在歐陸與德戰交鋒時遇難。次子John(1917-1963)出身哈佛,二次戰爭時服務海軍,曾受背傷。先為國會議員,次任參議員,終任美國第三十五任總統,直到在德州被刺身亡。第三子Robert(1925-1968),亦畢業哈佛,曾任司法部長,參議員,不幸於競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時在洛衫磯被暴徒襲擊而死。第四子Edward,生於1932年,哈佛畢業後,三十歲競選參議員成功,連任以迄今日,可能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年輕,歷時最悠久(四十四年)的一位參議員。可惜在1969年某夜間駕車失事(醉酒)車落河中,導致一名少女死亡,係其隨員,乃涉嫌責歸。結果於1974年總統大選時宣佈中途退出,否則他可能擊敗其他候選人。


長子 Joseph Patrick, Jr

次子 John Fitzgerald

三子 Robert Francis

四子 Edward Moore(Ted)

  甘夫人Rose Kennedy平生所遺下的文件,手冊,日記,照片等共保存在約250個大小盒子裏,已在波士頓市甘迺迪總統圖書館(John F. Kennedy Presidential Library)展出中。


波士頓市甘迺迪總統圖書館

  在甘夫人的遺件裏可窺二次大戰以後東西方冷戰時期美,蘇邦交緊張下的點滴,同時也是美國和古巴斷交時期的小插曲。由此可藉知甘夫人的政見與她兒子甘迺迪總統顯然有別。
  事緣第二次大戰前的1930年代,古巴獨裁式的總統巴提斯塔(Fulgencio Batista, 1901-1973),對美國表示友好,將關塔那摩灣(Guantanamo Bay)區域租與美國當做海軍基地。此地即今日拘禁一般中東籍反美的“恐怖分子”所在。1953年古巴發生革命,一位年青律師名叫卡斯特羅(Fidel Castro, 1926-)領着一次武力奪取軍營的行動,結果失敗。卡斯特羅因此被囚兩年,被釋後,他前去墨西哥,重整旗鼓。同年年末,登陸後發動攻擊,再度失敗,他偕殘隊進入山區,於1957年取得人民的支持,終將巴提斯塔的政府推倒,於是卡斯特羅即以總理之稱謂就職。美國政府基於利益,當即承認了卡斯特羅政權,但卡斯特羅並不賣情面,反將美國某些在古巴的財產全部充公,包括蔗田和糖廠以及煉油廠。美政府交涉無效,遂與古巴停止外交關係。事在1961年。此後,美國禁止古巴的蔗糖進入美國市場。
  卡斯特羅領導革命的過程四年中,難民紛入美國的數目增多。這些反對卡斯特羅的人就在對岸的弗州受美國的支援向卡斯特羅獨裁實行共產主義的古巴政府挑戰,以飛機散發宣傳品,間或雜有燒夷彈,因此美,古兩國關係交惡加深。
  1961年,一些流亡美國的古巴難民經美國政府有限度的軍事支持在古巴中部南海岸豬灣(Bay of Pigs)強行登陸,被古巴軍包圍棄械投降。此事令美國的甘迺迪總統感到非常尷尬,並遭受國內外人士的指摘。

  1962年,古巴建軍,自蘇聯購買不明數量的導向飛彈。美國政府偵知其事,遂將古巴全島的海口加以封鎖。此舉幾乎引起美蘇間的戰爭。蘇總理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ev)知難而退,將基地施設及載運中的導向飛彈一併撤退。
  1962年,在這個危機時刻,總統的母親甘夫人玫瑰甘冒不諱,將以前甘迺迪總統和赫魯曉夫的合照寄到莫斯科克里姆林宮,請求赫魯曉夫在照片上簽字寄回,旨在緩和那緊張的局面。赫魯曉夫礙於情面,在上面照簽後寄回。這張照片也正在展出。
  甘迺迪總統於查知此事後遂用白宮信箋寫給其母:

今後倘和任何國家的元首接觸時,最好讓我知道。

  最後寫着:

類似這種發生請求的事,其目的頗多揣測,因此我請你在開始前,先對我闡明才好。

  甘夫人覆信寫道:

我樂於收到你的警告,因為我正在修書給卡斯特羅。

  顯然,甘夫人的政見在當時與她兒子甘迺迪的不同:她似在憂國,企圖以總統母親之尊來緩和美,蘇之間及與古巴的緊張局面。甘家的老父於1969年聞悉小兒子車禍後突中風而凋零,但老甘夫人卻如同蒼松之健,獨自擔起甘氏家族家長的責任二十六年之久,成為美國女性獨立精神的象徵和楷模。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