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心靈 ✐2012-03-15

音凝

 

  生長在北方的人,對於春的來臨,非常敏感。當舊歲辭去,積雪慢慢地消融,手上和腳上的凍瘡開始熱辣辣地癢起來的時候,雖然冷風的餘威有時還在肆虐,但心中已來了一個強烈的暗示,春,快來了。

  北方的春天,來得雖不突然,但卻使你吃驚。昨天在你的記憶裏,樹枝還是光禿的,一夜之間忽然發現在枝頭枝椏間已寫上了幾筆綠芽。也許你偶一回顧,在不久之前還僵裂的土地上,已抽出了嫰草。當你感到訝異,預備將嚴冬的意識改換為春天的心情時,盆中的迎春花已比你搶先了一步,索性將黃花開滿了枝頭,向滯留的殘冬大膽地挑戰,做了春的勇敢的前鋒。迎春打開了頭陣以後,你的感官再也應付不了在你眼前展開的錦繡壯麗的場面了。那一簇簇,一團團,一片片的象徵着春天的生命的花兒朵兒都擁着擠着來了,一個跟着一個,一個拉着一個,爭先恐後地一窩蜂地鑽了出來,使你目不暇給,而驚訝,而讚嘆,而目瞪口呆。昨日才添了嫣紅,今天又加上姹紫。早晨芍葯剛綻了花苞,晚上暗香又傳來鬱金的信息。它們頑皮地,像一群稚氣的孩子似的和你捉迷藏。使你連驚嗟感嘆都來不及。這時殘冬早已夾着尾巴逃走,潛伏在地下的生命的種子,在春的一聲號令之下,都一起鑽了出來。春天的生命已堂而皇之地主宰了宇宙。當你放眼望去,你早已被無邊的春色所包圍了。
  春風和煦地吹着你的面頰,輕拂着你的頭髮;春陽烘得你的背上燙燙的。你這時才想起還穿着臃腫的冬裝,趕緊換上輕便的袷衣。那笨重的棉衣將身子壓了一個冬天,忽然得到釋放,有身輕似燕的感覺。腳下輕飄飄的,好像地心忽然失去了吸力,身子要浮起來。背上似生出了兩把羽翼,被春風一吹,要飛起來似的。那種滋味真是舒服極了,也妙極了,離開了北國,再也沒有嘗到過這種滋味。
  趕着時候來的,蜂蝶的先遣部隊,也進入了春的陣地,嗡嗡地,翩翩地,點綴得春的生命,有聲有色,多彩多姿。隨着青春的呼喚與感召,大地覺醒了,人也覺醒了。在整個蟄居的冬天裏,人們已經閒散得不耐煩了。春天給人們帶來了青春的活力,加足了生命的燃料,人們又開始了忙碌,而且忙得開心,忙得起勁,每一根骨節都仿佛被春天脹得要裂開似的。人們都捲入了春的生命的洪爐中,被燃燒在一起了。
  “春天不是讀書天”,對孩子們來說,那真是天經地義的了。當孩子們坐在課室裏的時候,春天在窗子外面招手:“來吧!這兒才是你們的天地!”孩子們被逼得心裏癢癢的,小小的心靈早飛到原野中奔馳去了。下課鈴一響,立刻拋下書本,投到春的懷抱裏去,在草地上捉迷藏,做遊戲,在麥田裏豎蜻蜓,翻跟斗;玩倦了躺在地上,抱着芳香的大地親吻。春天是孩子的,孩子也是春天的。
  在被春風吹脹的原野裏,是放風箏最理想的時節了。孩子們都興致勃勃地去放風箏。抬起頭來,五顏六色的風箏飛滿了天空。蜈蚣,老鷹,仙人,八卦…各式各樣,好像開了一個空中美術展覽會。孩子們的雄心壯志,誰也不肯輸給誰,看誰放得最高,將所有的線都放完了,到後來天空中已看不出甚麼風箏,只剩下一個黑點。望着,望着,嗤的一聲,線斷了。大家都不約而同地發出一聲驚呼,呆呆地瞪着那逐漸隱去的黑點,惋惜地嗟嘆着,心中有着惆悵也有着痛快的感覺;好像鬆了氣的皮球,心神隨着風箏飛上太空去了。
  春天就是春天,人與其他一切的生物,都由一位創造主得着了活潑的生機,血管裏都輸入了新的血液。人們都被暖烘烘的火燃燒着。無論是孩子們,還是老人家,走起路來,腳步都輕快如飛,眼睛裏也都閃爍着青春的光輝。人人的臉上都掛着一絲微笑。是的,人活在春天裏不能不笑,因為天地萬物都在向你微笑。
  珍藏了一個冬天,造物主迫不及待地將一切美麗的聲音與顏色都搬了出來。在你看完了冬那嚴肅的素描與木刻之後,春天用鮮艷的色彩與明快的筆調改變了你的視覺。不但如此,它也將冬所奏的悲愴淒楚艱深晦澀的樂曲,代之以輕靈愉快嫻雅抒情的小品,來填滿你的心靈。如果你不會享受春天,你的生命真是太貧乏了。你應該捉住每一刻春光,去發現,尋找,探索宇宙生命的奧祕。只要你有興趣,我保證你一定有豐富的收穫。舉凡一蟲一草,一陣風一片雲,莫不是創造主手下的傑作。只要你耐心地去咀嚼,春天將在你耳畔輕輕地道出那奇妙的生之祕辛。
  陽春三月,花事近了尾聲,也是春的生命發展到了巔峰的時候。它如痴如醉地,瘋狂地將它的生命無保留地呈現給你,向你唱出它最後的戀歌。當你由樹下經過時,它會痴情地唾你一臉桃花,或灑你一肩香屑。當你在草地上春困醒來的時候,它用一片片的花瓣將你覆蓋了。
  晚春是慷慨而多情的,它將大把大把的花瓣與香屑盡情揮霍着,灑在地上,灑在水上,如雨,如淚。燕子飛過,呢喃了一聲,帶來無限惆悵與迷惘的滋味。詩人在吟哦着未成的詩句,畫家在擎着畫筆出神。誰都想留下春天,但誰也留它不住。唉唉!誰到這兒,心中有點悲哀起來了。幾番風雨,詩人惜別的眼淚在溪中漲滿了。
  春天,就是造物主拿來賺人情感惹人眼淚的東西。當你覺得難割難舍的時候,它卻要走了,任憑多情的詩人將眼淚抹遍了每一片花瓣,仍然無法挽留春心。但畢竟這才是春天啊!春天如果永遠不老,不去,春天也就不是春天了。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亞谷

藝文走廊

完全的愛 ✍凌風

藝文走廊

疫境詩兩則 ✍安吉

談天說地

溫和 ✍于中旻

藝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風

談天說地

鎖園香氣與美果 ✍于中旻

書香陣陣

讀書樂:標竿人生 ✍文中旴

藝文走廊

 ✍凌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