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生物知趣

奇妙的唾液

蘇美靈

 

  人體身上佈滿大大小小的“微孔”,可以排出不同功用的分泌物,使身體各項活動和新陳代謝得以正常。眼睛分泌淚水,耳朵有耳油,鼻孔有鼻涕,口腔有唾液,皮膚上的毛髮有油腺和無數的汗腺,所以人的身體健康是否有毛病,也可以從他的各項分泌物看出來。“唾液”是身體上的一種分泌物,在這許多種的分泌中,唾液可算是分泌最多的。可惜在人類歷史上,唾液卻被人醜化了,向人吐唾沫是極其侮辱人的一種表現,也有所謂“萬人唾罵”和“被人唾棄”,“唾面自乾”,意即對人邊罵邊吐唾液。
  聖經中也有許多例子證明在希伯來的文化中對人吐唾沫(俗稱口水)也是極大的侮辱,連主耶穌在被解去受彼拉多的審判之前,也遭受兵丁蒙着祂的眼睛向祂吐唾沫,辱罵祂,叫祂猜猜打祂的是誰。無論在中西文化裏,向人吐唾沫表示極不尊重他人,是蔑視他人的普遍方法。在摩西律法中也曾題及有關吐唾沫的事:若有人不按律法娶那死人的妻子為哥哥留名,就要當着長老到那人跟前,脫了那人的鞋,吐唾沫在他臉上。(申命記25:9),表示是一項懲罰。約伯在痛苦中曾說:“他們厭惡我…不住的吐唾沫在我臉上”。

  可是在耶穌所行的許多神蹟中,卻至少有兩次記載祂如何用唾沫治病,在路加福音十六章也曾題到一個財主和拉撒路的比喻說,那財主如何天天奢華宴樂,身穿紫袍和細麻衣,對於那渾身生瘡,飽受飢寒痛苦的乞丐拉撒路,則毫無憐憫。他被人抬來放在財主門前,只可以吃從他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但有一隻狗來餂他身上的瘡,稍微給那孤零無依的拉撒路有一點安慰。在這事上,有趣的問題是為甚麼耶穌會題到狗來餂他的瘡呢?到底那狗的唾液對拉撒路的瘡有甚麼幫助呢?現今瘋狗症時有所聞,豈不是拉撒路會染上致命的絕症嗎?
  狗在聖經中是被視為不潔的動物,按照摩西律法指示,狗是不能當作食物的,狗對人也不及其他家畜有用,例如牛羊等對人有很大的貢獻,至於狗,充其量只可以替人看門或輔助牧羊人看守羊群。可是拉撒路的狗卻是他唯一肯陪伴他,可憐他,用行動去安撫他的動物,相信拉撒路會對牠感激不盡。正如現今很多人養狗為寵物,可以聊解寂寞,和防止盜賊的侵襲。到底狗的唾液(以及人的唾液)有甚麼用處呢?狗餂拉撒路的瘡是否真有醫療作用呢?

一.唾液的特徵

  哺乳動物的消化系統有很多的分泌腺可以在消化過程中幫助消化,否則食物不能下咽,食物便原封不動的被排泄出來。口腔雖然並非一個主要的消化器官,但它是食物必經之道,口腔內的各種構造是消化過程中最重要的一環。在口腔內有三對唾液腺,各有兩種不同的細胞,有黏液細胞和漿液細胞。前者分泌一種厚而黏性強的分泌物,後者分泌較稀和多水的分泌物和一種稱為“澱粉酵素”(Amylase)的酵素。三對唾液腺其中最大的一對稱為“腮腺”,是分泌多水的唾液,使口腔不致於乾涸。每人每分鐘分泌大概0.2毫升的唾液,若整天不開口,則分泌360毫升,亦即一杯水的容量。但通常我們每日會分泌大概1至1.5公升的唾液,即是一公升可樂的瓶半。

  唾液的成分和我們身體內的血清相似,它的pH(酸鹼)值是6.5,它含有各種有機物體,例如:蛋白質,酵素,氨基酸,尿素,黏液,抗體和抗原。此外又有無機物體,包括C1-,Na+,K+,HCO3-,PO4,檸檬酸等等,而最重要的是它有大量的“溶菌酵”(Lysozyme),這是最佳的自然殺菌劑。此外,還有澱粉酵素,幫助消化,又有從口腔上皮不斷脫下的死細胞,被吞下食道後再分解。唾液比血液的滲透性更低。故此唾液其實是人體分泌的一些精華,內裏物質並非只是一些毫無價值的水分,而它的分泌是由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控制着;副交感神經指示分泌大量的水分,而交感神經卻控制分泌其中的黏液。同時腎上腺也在控制分泌上有分,使口腔整天都保持濕潤。但人的情緒也會干擾它的分泌,例如當人精神緊張,心中懼怕,預備考試,演講,或會見異性朋友之時,會發覺口內十分乾渴,但身體各部連手心卻不停出汗,唯獨口內乾得要命,令人結巴巴的不會說話。有些人患上“缺唾液症”(Xerostomia),使人痛苦非常,因為他們要日夜不停喝水。中醫稱這種情形為“消渴”(糖尿病的舊稱),其實是腎藏有問題。

二. 唾液的作用

  唾液雖然是人身體中眾多分泌物之一,它卻是十分重要的,它不單在消化食物中擔當重要的角色,而且,在人類的社交行為中,是不可缺少的功臣。

  1. 協助消化

  在我們未吃東西之前,食物的色,香,味已經向大腦提供足夠的刺激,使我垂涎三尺,同時口腔內的腺體也準備就緒,要分泌大量唾液以供使用。因此當食物進入口腔之時,立刻湧出大量的唾液。但食物的形狀是可以影響分泌的多寡,食物若是濕潤圓形而光滑的,會刺激更多唾液的分泌;若是乾硬且三尖八角的,唾液的分泌量卻會減少,以確保吃下的東西並非有毒的異物或不適宜入口(故此當你吃煎炸蟹鉗或芋角之類的東西,首先要使口內有足夠的唾液,不然會難以下嚥)。此外,當食物在口內咀嚼之時,唾液會幫助你將食物搓成圓形丸狀(Bolus),使食道易於將食物推下胃內。

  2. 幫助嚐味

  在舌頭上佈滿無數的“味蕾”,在舌尖是嚐甜味的,在舌後部是嚐苦味的。舌的兩旁則嚐酸味。但這些味蕾需要唾液去幫助它們發揮功能,才可以嚐到各種味道,否則我們會食而不知其味,舌下了有毒的或苦的東西也不知道。

  3. 幫助發聲

  所有高等動物都會發聲,只有人類才能利用舌頭,牙齒,口腔和聲帶等去發出有八聲的韻律,更可以隨意控制聲音的質和量,這一切都有賴於口腔內的唾液,不然我們不單會聲音沙啞,更加會弄傷聲帶。故此在說話之時,唾液是不可少的。

  4. 清除食物渣滓

  口腔的構造十分奇妙,人的牙齒若保養得好,應該可以終生不必脫牙,補牙或鑲牙,可惜人們不斷糟蹋自己的身體,吃下加工的甜品,和各種極酸的汽水飲品,結果牙齒受到不必要的蠶食,引致百病叢生,受害者始終是自己,更要在牙醫手裏忍受鑽牙的痛苦和震盪。因為當我們吃完東西之後,唾液仍會不斷的分泌出來,乃是因為食物渣滓若留在牙齒之間的夾縫內,都會刺激唾腺增加分泌唾液,以幫助清除所有異物,將這些剩餘物質沖洗出來吞下食道,以保持牙齒之間的清潔,不致引起各類牙週病。此外,吃完飯後再吃一個水果,例如蘋果或甘蔗,或硬的果子,是最佳的自然刷牙方法,因為在咀嚼之時,蘋果或甘蔗的纖維可以在牙齒旁邊不斷的上下移動,是最佳的牙刷,比牙簽或牙線更有效。

  5. 清除口腔內的死細胞

  口腔週圍是有一種稱為“上皮細胞”保護着,功用如同身體外面的皮膚,因為食物和內皮的不斷磨擦,不少細胞因而會脫落在口腔內,假若這些死細胞未能適當的被清除,會產生毒素。所以,我們不斷吞下唾液,可以經常將死細胞吞下食道,在胃部消化後才排出體外。此外,更可以阻止細菌在這些死細胞上滋生,因為死細胞是培養細菌最好的培養基,繼而引起口腔內的各種病症,例如潰瘍等。

  6. 消化澱粉質

  雖然食物停留在口腔內的時間並非很長,但仔細的咀嚼卻是保持消化系統正常的唯一良策。據估計當你每吃一口飯的時候,應該最少咀嚼三十下或更多的次數,才吞下去。如你吃老椰子肉或花生之類的硬物可能要咀嚼六十下或更多的次數,即使是稀飯或煮得熟透的東西也要細嚼慢嚥,因為唾液內含有寶貴的酵素(澱粉酵素),是可以將食物內的澱粉質變成麥芽糖(Maltose和Maltotriose),是澱粉質消化過程中的第一步驟,而口腔內的澱粉酵素已經可以將所吃下去的澱粉質消化了50%,留下另一半等待食物到達了小腸再繼續完成整個過程。我們可以嘗試單單吃下白飯(含有大量的澱粉質),在口腔內咀嚼成為糊狀,會感覺到有些甜味,這就是澱粉在口內已被消化了。可惜現代人吃的時候總是狼吞虎嚥,三扒兩撥便將食物送下食道,不但吃不到食物的真正味道,更是虐待自己的胃,因為胃要加倍工作而引致胃病。此外,那可貴的澱粉酵素則無用武之地,白白被分泌出來又再吞下胃內。

  7. 排出毒素

  若有人吃下對身體有毒的東西,尤其是含有重金屬,例如:鉛,鎘或水銀,這些毒素在身體血液循環,但也會在唾液中發現,這麼一來,吐出唾液或者可以減低體內中毒的可能性。不過過濾性病毒體也可以經過唾液由一隻動物傳播出去,以致患有瘋狗症的動物可以由唾液傳播他人,因而產生疫症。近來殺人無數的愛滋病毒也可以由唾液傳染。若有人患上慢性腎炎,他的唾液會含有超過正常的尿酸,故此唾液是否正常,可以顯示人的身體是否健康。按中醫書所說,唾液的異常表示肝膽出了問題,唾液會是酸的,若唾液是苦的,表示膽發炎,所以“口苦則膽熱”。

  8. 調節體內的水分

  唾液分泌的多少和體內的水分有極大的關係,因為如果人因勞動或運動出汗過多,或飲水不夠,唾液的分泌會大大減少,以致引起口乾舌燥,刺激大腦產生口渴的感覺。飲水之後可以使體內水分正常和止渴。故此唾液可以提醒我們甚麼時候應該喝水了,不然會引起脫水過多致死。

  9. 殺滅細菌

  因為唾液內含有一種稱為“溶菌酵”的酵素,是用來對付致病的細菌的,病菌一旦進入口腔,它們立即被困在唾液內被溶菌酵分解以免使人生病。這是一種直接抵抗病菌的方法。另一種間接方法在上面已題過,是唾液不斷分泌出來,將停留在口內和牙齒間的渣滓沖洗,以防止食物作為細菌的培養基,所以口內有這兩種抗菌的方法雙管齊下進行,使人不致生病。

  根據中國的本草綱目所載,唾液主治瘡腫,疥癬和(瘡癤的一種),是消腫解毒的自然良藥。雖然在明朝的醫學沒有現代的發達,但他們已知道唾液可以醫治這些無名腫毒。

  10. 結論

  根據現代科學的分析,唾液含有多種寶貴物質,是血中的精華,除了主要使口腔內健康正常之外,還有其藥用價值。最奇妙的是在聖經路加福音十六章的財主和拉撒路比喻中,雖然沒有人肯去可憐那無依無靠的拉撒路,卻有那不知名的狗,天天陪伴他,用舌頭去餂他身上的瘡。當然這隻狗不知道此舉可以減輕拉撒路身上的痛楚,和消除瘡上的腫並分解瘡上的毒素,至少可以使他的瘡不致惡化,潰爛或更趨嚴重。在人看來,讓狗的唾液去餂瘡是污穢不過的了,但這舉動卻能減輕拉撒路的痛苦。分析起來,唾液的pH6.5是可以中和瘡內細菌所發出來的酸性物質,而唾液內各種蛋白質,酵素,無機物質可以在瘡上蓋上一層天然最佳的蛋白質保護膜(正如現代女性喜歡在美容院中在護膚時,面上蓋上的蛋白質面膜一般),防止其他細菌侵入,以免引起併發症。最主要的是唾液內的“溶菌酵”,直接與細菌作戰,將瘡上產生毒素的細菌殺滅,以達成痊愈的果效(不過聖經並未記載拉撒路是否痊愈後才被天使帶到亞伯拉罕的懷中)。耶穌曾兩次用唾液治病。不過按照我們目前對唾液的認識,唾液不可能對瞎子的眼和啞巴的舌有任何醫療效用,很可能耶穌為了要加強他們的信心,便在他們發病的器官上塗上唾液,甚至地上的泥,這種唾液和泥的合成品結果卻使那生來瞎眼的人得以看見,很明顯是一項神蹟。

選自作者著:聖經與生物學,第三集。基督教天人社出版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