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健康常識

烝民

 

海草(seaweed or kelps)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自古中國就有這般說法。這是在說明人類是依賴環境為生,例如早期史所記的漁獵生活。及至農業社會建立,才有了城邑,正如殷代史上有“茲猶不常寧,不常厥邑,於今五邦”之句。
   日本這個海島國自上古時代便依海產為生。直到近代,水族和海草仍佔日常食品的一席。今日高加索山區的人民例外,就國家為體而論,日本是個長壽國家。卻病始能延年,已成定論,日本人之餐飲每日必有魚類和海草,原有卻病之功。
   人類在米,麵,五穀以外,蔬菜,水果,肉,蛋,乳品等,用補維生素和礦物質之不足,但漁產除維生素外,獨富礦鹽。
  1. 蠔(海蠣子)和蟹,含有助免疫力的鋅。
  2. 沙丁(非魚名稱,指連翅吃的罐頭小魚)含平坦壓與堅骨骼的鈣。
  3. 比目魚(halibut)含鎂,平血糖,防心臟病,中風及糖尿症。
  4. 貝穀類,以蛤(Clams)為最,含鐵,有助紅血球之生長。
  (以上四項取材The Health雜誌)

   海草是日本婦女的救星,也該是全人類的福音。海草(seaweed or kelps)是通稱。在水中浮游細小甚至目不能察見的為藻,生在岩石上的為苔,都是水族的食物。戰前中國北方於冬季用做副食以助蔬菜供應不足的大片狀乾海草,凡淡水出產的名叫江白菜,松花江出產的最肥,寬而長,海水產的被稱做海帶,今日山東威海為集散地。威海之東有石島,戰前出產龍鬚菜最多,可醃鹹菜,又可做凍菜或稱凍粉(agar)。海草可提取明膠(gelatin)供食品工業,它又可當作肥料,因它含鉀質,海草經研磨成粉,做為補品(food supplement)因它含有礦鹽和維生素,對消化和通便同具作用。
   日本人(韓國人在內)取一種Red alga烘乾做成紙狀,稱為noni,中國人稱它為紫菜。它是日本人日常湯菜裏所必需。凡做冷食的“壽司”,紫菜也不能缺。日本人的紅豆點心,稱做yaogang(羊羹)取凍菜當做凝固劑。總之,日本人脫不開海草與其製品。
   日本婦女們的乳癌,子宮或卵巢癌發生率最低。最近加州柏克利大學的研究室有了新發現:婦女們多吃海草能使女性激素(estrogen)減低。原來女性激素過分旺盛分泌過多乃是乳,子宮和卵巢癌發生的主因,其次才是脂肪。所以經常吃海草可增加乳房的免疫力,在美國它是繼肺癌的第二殺手。

 

膽固醇與日常食物

  近代,血液的研究已成為一專門的學問,我們常人所關心的是膽固醇(Cholesterol)。凡身體過胖且年逾五十的人,倘若血液裏的膽固醇偏高(二十年前訂為220,今改為200)而其中低密度(LDL)約比例高的情況下,可能使脂防於經年累月之下積存於血管。倘供心臟營養的血管堵塞,就成了冠心病;若腦血管堵塞,便造成中風,心臟病和中風都足以危害我們正常的生活,並增加餘生的苦惱。
   倘若你的膽固醇已接近甚至高過200,但高密度的膽固醇(HDL)在70左右,那便是至上的了。H=高,D=密度,L=Lipoproteins。後面這個字是多脂和複合蛋白合成的,此外它並含有各內臟所分泌的荷爾蒙(Hormones)和膽鹽(bile salts)。高密度具驅除動脈內壁脂肪積聚之功能,因此我們今日所重視的是血液裏的HDL。
   我們血液中的膽固醇一部分直接攝取自食物,另一部分是出自肝臟,它收進營養後,製造了膽固醇以供全身的營養,那些食物是肉食(牛,豬等帶血的肉最顯明)雞蛋和乳製品等,直接加入了體內膽固醇的行列,因此倘欲減低血中的膽固醇必自控制食物開始。
   最近加州的史坦福大學專事研究保健部門的人為了使大眾明白食物可以控制膽固醇的高低,而不必借重藥物起見,招聚了120名志願應試的人。其中一半拘泥於過去的飲食習慣,但制定了一個限制熱量,不准多吃和超過規定必與偏重素食者所進的熱量相同。(熱量以Calorie為準。拉丁字譯意為“熱能”,是以將每公克水加熱攝氏一度的能量等於一個Calorie)。與試者不得減少自己的體重,運動和操作的生活與以前相同。偏重素食者當然以素油,豆類,蔬菜,水果為主。四周後,120人全部接受血液檢查。結果,那些拘泥舊習者膽固醇平均減少4.6%,偏重素食者平均減少了9.4%。
   醫學界已有公認胡蘿葡含Carotene,蘋果含pectin,其減低膽固醇的功效比一般蔬菜水果更顯著。豆類首推黃豆(又名大豆)。
   近十年來,報刊多次有報道,黃豆益於好膽固醇的增多,同時能減少壞膽固醇,即LDL。黃豆油裏含卵磷脂(Lecithin)它是水油之間的溶合劑(emulcifier)亦可譯作乳化劑。它能使水,油交融。在理論上,卵磷脂入血能使游離性的脂肪乳化,不至積聚於動脈內壁。卵磷脂又有助腦部及腦力發達之功,因此美國藥物管理局規定凡嬰兒用奶粉必加Lecithin。市上有片裝也有膠丸液體裝可買,人人健康上的保持必須日常關心,着重飲食和運動,不是等到出了毛病以後再靠醫藥。

 

美國醫學界證明大蒜可止痛

  最近美國醫學界發表了兩個不同的報告,全是關於疼痛。其一是在說明一般常用的止痛藥,倘若長期服用將要引起血壓升高,報告發自德州的達拉斯;另一是發自華府,認定大蒜具有止痛的功能。
   常見服用且認為有效的是Tylenol,其次有Advil,Motrin,Aleve。經哈佛大學和波斯頓一間婦女醫院的聯手合作,測試追查5,123人(全是女性,年紀自34歲到77歲)。她們的血壓狀態原本正常,經過長期服用上列各種止痛藥,竟發生血壓升高現象。報告又指出,長期服用Aspirin則無以上情況。
   當然止痛最有效力的是鴉片製劑(Narcotics),但醫生僅在不得已的環境下才肯開出藥單,例如受傷。此類藥名很多,久服則成癮,此次報告未有論及。
   大蒜止痛之說,在中國流傳甚久。最普通的是蒜泥敷於外科的無名腫毒,和在瘡癤上取蒜切片用乾艾草搓小丸,在其上燃熒熒之火燒之。此法既止痛又消炎。吃蒜止痛的效益不顯,因為中國民間經常吃蒜,北方人尤然。
   此次證明大蒜內服外擦止痛有效的是美國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事非尋常。
   美國國家科學院於1863年林肯總統時代創設,是個榮譽最高的學術機構,除少數在總部工作人員外,被指定的會員都是有成就的科學家,而且全不受薪。其下有後來加設的研究和工程兩個學院,會員遍及全國以至國外。
   大蒜在美國已被承認有減低血壓,減少膽固醇以及阻血栓的功效,唯對抑制癌細胞增長之說還未普遍。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