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希望與記憶

于中旻

 


奧巴馬 Barack Obama

  奧巴馬(Barack Obama)宣誓就任美國總統,快將一個月了。不論他願意與否,不論看為紅利或負擔,他是同時選擇了擔任世界總統:一團糟的世界。
  他知道這情況。他沒有逃避,也不是出於雄心,而是由於責任。他呼籲國人,要作有責任感的人,因為是人基本的責任。
  這位哈佛的菁英,不僅才慧絕世,洞察美國困難的原因,對於該如何因應,想已胸有成竹,更向悲觀消沉的民心,傳播希望。
  回顧首任總統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在獨立戰爭初期,兵敗退守福企谷(Valley Forge),恰如其地名意譯是“煉鑪”,當時真是經歷鍛鍊的時期。民軍屢次撤退,還沒有一次可稱勝利的紀錄;作為臨時首都的非拉鐵非,已經淪陷,英軍勢力鴟張,國會議員倉皇逃散,數千殘軍,孤立無援,補給不繼,有時且陷於飢餓;士兵有的腳上無鞋,皮膚龜裂,在嚴寒的冬天,經過雪地,留下一片血跡。
  在國外,也是同樣的孤立無援。美洲殖民地推出的代表,是最有名的人物,發明家,文學家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雖然在法國備受崇敬,宮廷的大門卻向他關閉,不肯接見他,所期望的援助,更是談不上了,地球上沒有誰承認這個國家,面對冰雪嚴冬,真是前途黯淡的時候。


華盛頓 George Washington

富蘭克林 Benjamin Franklin

  華盛頓絕不失望。現在,第四十四任總統,引用首任昭告國人的話:

“告訴未來的世界…在嚴冬中,別無所有,惟賴希望和品德能夠繼續生存…城市和鄉村,憬於共同的危險,將起而奮鬥。”

  奧巴馬追憶先哲,勉勵今天的人民說:

“美國,面臨共同危險,在艱難之中,我們要謹記這永恆的名言。   以希望和品德,我們能再一次面對嚴寒,和任何要來的風暴。”

  當然,美國當前的困境,不會比華盛頓大;國家的幅員,卻遼闊了許多;所擁有的資源,比獨立戰爭的時候,不知增加了多少倍。不過,所絕不能減少的,就是華盛頓對神的那份倚賴。
  我們今天仍然可以看到華盛頓禱告的圖畫。那是在福企谷的林中,一個偉岸的領袖,跪在地上禱告;他的戰馬,拴在旁邊的樹幹上。是的,聖經說:神“不喜悅馬的力大,不喜愛人的腿快。耶和華喜愛敬畏祂和盼望祂慈愛的人。”(詩篇147:10-11)聖經又說:

君王不能因兵多得勝,勇士不能因力大得救。
  靠馬得救是枉然的,馬也不能因力大救人。
  耶和華的眼目看顧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愛的人;
  要救他們的命脫離死亡,並使他們在饑荒中存活。(詩篇33:16-19)

  華盛頓和美國的國運,及以後世界的歷史,都繫於神的旨意,和神的能力。不過,我們不該忽略,那沒有出現在畫中的事。那時,有一名印地安人的酋長,是同英國人結盟的,正在舉槍瞄準,預備向那位高大的白人領袖射擊,看到聽到華盛頓的禱告,感覺到神的同在,使他敬畏,就放下了槍,永遠的放下了要發射的槍,回去後,向他的部族說:“敵人有這樣禱告的領袖,我們完了,輸定了!”他決定不再站在失敗的一邊。


The Prayer at Valley Forge在福企谷中的禱告
by Henry Brueckner, engraved by John C. McRae

  禱告,能夠改變歷史。
  不久後,一個奇寒的晚上,華盛頓率領幾千民軍,踏着結冰的河面,過到對岸,奇襲駐在普林斯頓(Princeton, N.J.)的英軍軍營。從醉睡中驚醒的敵軍,倉皇應戰,約四千官兵,都成為俘虜。殖民地民軍所獲軍需供應品無算,不僅困厄立解,士氣大振,並再接再厲,續獲勝利。
  消息傳至歐洲,法國態度轉變了。前倨後恭的法王,延見富蘭克林,慷慨給予援助,派軍赴美參戰,並協助訓練,使美洲殖民地的民軍,變化為真正有紀律的軍隊。嚴冬過去了,春天帶來獨立戰爭的轉機,終至英軍投降,美利堅合眾國建立。
  奧巴馬又說:“安全與理想,不是難以共存的。”這是從“小人”成為“君子”的首要心態,也能使每個常人成為偉人。
  他對在場的人說:“今天,我們在這裏聚集,因為我們選擇希望而拒絕恐懼,選擇同一目標而拒絕紛爭和混亂。”這也是向世界上所有的人,傳播的同樣的信息。我們本來就生活在同一世界。
  奧巴馬提醒美國,並其他開發國家,要想到別人。他說:“我們享受比較豐富的,不能再漠不關心國界外的困苦;也不能不計後果,任意耗費世界的資源。世界改變了,我們也該改變。”
  希望,是人類共有的資源。只有拒絕自己,想到別人,想到人類,世界才會有希望。
  奧巴馬創歷史紀錄,膺任世界超級強國的首位黑人總統,對於他的成功,誰也不能說是偶然的,除非是別有用心的人,都會由衷崇敬。但成就雖大,責任也難想像的鉅大!得志切戒驕盈,何況在困難之中,總不要忘記仰望神。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來論施政的得失成敗,要一個領袖創造奇蹟,自然是不適宜的。不過,美國不僅應該顧慮危機當前,也該顧慮成功所帶來的附帶後果。


美國首位黑人總統—奧巴馬

  也許是偶然的。奧巴馬演說,所用的第一個字是“我”字。也許是他為強調那職位的權威,責任,立意選擇這樣遣詞。但我字當頭,是偉人的鑑戒:聖經中的掃羅,和歷史上的偉人,都失敗在這裏。作為少數能夠自己寫講稿的人,他應該知道:在正式演說或書信中,不用“我”開始。
  綜觀美國獨立的經過,落後的殖民地,戰勝當時世界上最強的國家,實在是神掌管歷史,正如祂管理時季的運行一樣。
  我們都當常常記得:永生神的作為。
  三千多年前,以色列一位歷經困苦的領袖寫道:

我的心哪!你當默默無聲,專等候神,
  因為我的盼望是從祂而來。
  惟獨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
  祂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動搖。
  我的拯救,我的榮耀,都在乎神;
  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難所,都在乎神。
  你們眾民當時時倚靠祂。…(詩篇62:5-8)

  這是我們所應謹記的。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