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小城公園的記憶

外一章

凌風

 

  二十多年前,我們遷進了這個睡的小城。
  那時候,這裏的全部人口還不到一萬人。我們可以誇口的,是沒有交通燈;道路也不寬,到十字路口的時候,來往的車輛自動停下來,再按先後的次序開行。當然,沒有大城市的交通阻塞,整月也聽不到汽車鳴喇叭的聲音。只有一間超級市場,就是大一些的雜貨店,倒是挺整潔的;還有幾間更小的商店;沒有加油站,沒有銀行。
  不過,這小城有一個公園;實際上是城還沒成形以先就設計的。我不能不說,先前的人懂得生活的情趣。那時,整個城就是一個安靜的公園,他們還是想到需要休憩的地方。
  有一道小橋,跨過流水潺潺的小溪。沒有誰覺得那橋的需要,很少人從那裏行過:不過,它點綴着這裏的景色,把兩片土地連在一起。
  這象徵着甚麼?好像是在說明友誼;不定在甚麼時候,伸出幫助的手。

  靜謐的湖,只有噴泉的珍珠,散落水面,盪起微微的漣漪,幾隻鵝和鴨,在湖上游倦了,懶散的臥在樹蔭下。這樣悠閒的生活,何處能尋得更好的夢?
  一座圓頂的亭子,恰當的安排在那裏。偶然有雙雙的青年男女,穿着黑色的禮服,和曳着長長的白紗,在亭上攝留他們的儷影,植下歡樂的里程碑。
  春,不曾遺忘這片土地,也按時來訪問。她輕盈腳步經過,撒下生命的綠色。楊柳開始萌發新芽。東風吹來,楊柳嬝娜起舞。
  溪畔本來有衰草枯葉,攔阻着水的流動。現在,都不見了。溪水平添了幾許歡樂,跳躍着流去,一路留下輕快的音符。
  你該醒來了,沉哀的心靈!


Robert Browning

  勃朗寧(Robert Browning, 1812-1889)的詩說:

一年中的春天,
一天的清晨;
清晨的七點;
山邊散佈着露珠;
雲雀展開翅膀;
蝸牛在荊棘上;
神在祂的天堂-
世界的一切都安詳!

  這境界,是來自孩童眼中的景象,沒有甚麼可希奇的。
  可記得:“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自然不是驚人的預言。但我們憑甚麼有這“自然”的預設?能製造突然,和維持自然,都需要不可思議的極大能力。

  許多日子過去了。時序照常在運行。
  你可知道,在同一個公園裏,那玩耍的孩子,那新婚的愛侶,那漫步的老人,他們到年老去了?
  在公園裏的人多了些,樹苗長高了,有些大的樹,已經長成到可以合抱。在太陽下,可以看見樹蔭更濃了。
  噴泉,仍然有時會吐出歡樂,歌聲的泉源。

地球村的遐想

  不久前,社區有個德政:特別免費收棄老電腦。
  “老”甚麼意思?大約是五年以上就該算老了。有的人,把用舊的電腦簡單處理,丟進垃圾桶裏面,收垃圾的車收集了,運到大垃圾堆,因為不能腐化,造成麻煩。如果叫人特地運走,他們收費二三十元。所以免費收棄算是德政;而且聲明:只此一次,機會不再。不知多少人趁此機會。
  像我一樣的人,會感覺是浪費。這倒不是人老惜老,怕自己會給當廢物丟掉。
  打開電視,體驗到“地球村”不是幾十年前的老話,還會進到你的客廳裏;不能避免的,會看見有的孩子們,枯瘦病弱。他們也有父母愛惜的小生命,快要被當作垃圾處理了。
  我們不要的老電腦,何不送給他們?那些孩子們,會歡喜的當作新玩具,新的學習工具。不過,沒有電,電腦有甚麼用?況且他們還沒有清潔的飲水,沒有維持生命的食物,連救治的藥物也沒有;玩具也好,求知工具也好,對於他們有甚麼意義?
  我們看到地球村,卻不是村中的鄰舍,對於村人的生命無動於衷!
  倒是想到了村潑皮,村霸(Village Bully)的獰惡面目。他們不關心鄰舍的生活,倒是仗恃自己的刀槍,壓迫,欺負村人。進入他們的家,硬要人家聽他的話,照他的規矩行事。噢,這成甚麼世界!想來還是隔遠些更好。
  地球村並不是福音。沒有愛的鄰舍,是可怕的不幸。“好籬笆作成好鄰居”,不失為智慧的話。不過,想來還是遁跡山林,與鳥獸為伍,還更安全些。地球人的問題,是先造成了地球村,卻忽略了村中鄰舍相處的道德規律,這有些像把車放在馬的前頭。
  聖經說到人的基本責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路加福音10:27)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