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赤子之心與天下無賊

—馮小剛電影《天下無賊》

石衡潭

 

愚頑人心裏說:“沒有神。”
他們都是邪惡,行了可憎惡的事,
沒有一個人行善。
耶和華從天上垂看世人,
要看有明白的沒有,
有尋求神的沒有。
他們都偏離正路,
一同變為污穢;
並沒有行善的,
連一個也沒有。
—詩篇14:1-3

  馮小剛的電影天下無賊給我們講述了一個充滿機趣又飽含辛酸的故事:一個完全沒有被塵世的各種慾望與機心所污染,以維修廟宇為生的民工在一列火車上與一對一心想以扒竊技藝換來錦衣玉食榮華富貴的亡命戀人相遇了,由此而開始了他們心靈的感化和命運的逆轉。由於民工傻根的異常純樸和毫不設防,他們放棄了“宰羊”的念頭,反而成為這只“羔羊”的看顧者與保護人,而且發展到不惜一切代價與另一撥兒扒竊團夥生死一搏。最後,賊公王薄“壯烈犧牲”,賊婆王麗改邪歸正,他們留下的遺腹子,王麗也發誓要保證他將來不生活在過去的陰影中;扒竊團夥及其賊王黎叔也都落入法網。似乎是真的實現了天下無賊,天下太平的夢想。平心而論,這部影片的立意不可謂不好:讓唯財是竊的慣犯放棄罪惡的營生求得內心的平靜;讓熙熙攘攘為利奔忙勞碌的人們也嚮往心靈的淨土。它的製作也不可謂不精:雪域高原的罕見奇景,扒竊老手的驚人手段,引人不禁的連珠妙語,令人叫絕的鬥智鬥勇…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建立在虛構的基礎之上,它可以被看作一個美麗的現代童話,但卻絕對不能把它當作一個現實生活指南。

有真正的赤子之心嗎?

  首先,傻根這樣完全純真的赤子之心在現實生活中存在嗎?回答是否定的。影片為了加強傻根形象的可信性,編導給他安排了異於常人的經歷與環境:他是一個孤兒,從小就沒有父母,他由村裏鄉親們帶大,學習維修古廟宇的手藝,後來又隨着村裏的維修隊來到青藏高原。在高原上,他很少有機會與人相處,倒是與一群狼成為了朋友,他有甚麼心事都向狼來訴說。似乎這樣一來,傻根就真的成了不食人間煙火的人,就真的能夠保守其赤子之心了。這可能嗎?我們的經驗告訴我們:在現實生活中,一個孤兒也是吃五穀雜糧長大的,也有七情六慾,也要面對和應付各種各樣的人際關係,也要經風雨見世面。而且,一個孤兒往往不是比平常人更幸運而是更不幸,所以,他對世態炎涼,人間冷暖會比平常人感受更深。影片中給傻根設置的小環境也十分溫馨。維修隊裏的人際關係非常和諧,大家也都對傻根非常好。工頭把傻根多年來的工錢小心積攢,一分也不克扣。他既是老闆,又是銀行,讓他在需要時帶着六萬元錢回鄉去娶媳婦。可是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看到的卻常常是:農民工辛辛苦苦勞動了一年卻得不到工錢,要靠在風雪漫天的大街上的舉牌抗議直到政府有關部門介入最後才能得到區區一點回家的路費。至於工錢被層層盤剝克扣,那更是家常便飯,都不值一提了。人與狼和諧相處,與狼共舞也只是一個傳奇或者一個美好的願望,即使真正有這樣的事,那也不能反過來證明人與人相處要更容易。狼只是依據本能行事,本能滿足了,它就不會再滋事;在它沒有善惡道德問題。而人則不一樣,人的本性是自私的,而且這種自私是沒有魘足的,所以,與人打交道要更謹慎更提防。傻根卻根據狼都沒有傷害自己推導出賊肯定不會來偷竊自己,這當然是不成立的。這是一種無知,而不是一種真正的智慧與勇氣。傻根在完全不能確定王麗是否真的患有絕症的情況下,僅僅憑萍水相逢的王薄幾句話就把自己的幾千元錢掏出來給對方,這同樣是一種無知。在現實生活中,這樣一個孤兒,能夠得到一筆“鉅款”而回鄉取親,一定經過了許多不為人知的艱辛或者危險與屈辱,他一定會時時謹慎,處處提防,而絕對不會口出狂言,目中無賊;他也一定不會輕易地將自己的辛苦錢送給別人。影片中的傻根不僅對現實驚人地無知,而他對自身也同樣地缺乏瞭解。他聽到列車上有病人需要緊急輸血,就毫不猶豫地去捐血,而他卻不知道自己貧血,結果是捐血之後昏迷不醒。為救他人之急無償捐血是值得提倡的,但不知道自己身體的狀況而盲目行動是不負責任的,無論對自己還是對他人。
  其次,傻根這樣的赤子之心在現實生活中真的有那麼大的感化能力嗎?回答也是否定的。在現實生活中,沒有人會因其赤子之心而倖免於難或不受到攻擊與傷害,而只會讓犯罪者更加便利與猖狂並且增加其本人逃難和免害的代價。這一點在影片中其實也顯現了出來。當無數的人們在對着佛廟虔誠頂禮膜拜時,正是竊賊下手的最好時機,王薄在這時並沒有收斂手腳,而是大撈特撈了一把。正是傻根的“目中無賊”的狂傲和“天下無賊”的自信引來“群狼”的聚集圍攻。他雖然逐漸感化了王麗與王薄,但卻不能對黎叔的扒竊團夥有絲毫影響。他實際上把自我護衛,自我保全的責任轉嫁到了王麗與王薄身上,而且也增加了護衛的成本。他自己渾然不知,高枕無憂,而王麗與王薄則時刻警惕,提心吊膽。他一次又一次地被竊賊玩弄股掌,輕易得手,而王麗與王薄一次又一次地使他化險為夷,失而復得。最後,王薄為保存他的財產和赤子之心付出了生命的代價,而他仍然對這驚心動魄的一幕一無所知。這實際是對赤子之心的一種嘲弄與諷刺:赤子之心原來是任人擺佈的,其命運並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實際說明這種赤子之心是盲目無知的、軟弱無力的,而且其結果是危險可怕的。試想,如果傻根不是那麼無知無畏,他就不會引來狼群的垂涎;如果王薄及早狠心下手,傻根失去的可能只是金錢,而得到的是寶貴的教訓,也就不會有後來的悲劇。實際上,當一個人無知的時候,他給了別人作惡的機會;當一個人無畏的時候,他把自己和幫助自己的人置於了危險之中。鼓勵無知與無畏,是愚蠢與錯誤的。在實際生活中,許多犯罪分子之所以得逞,許多悲劇之所以發生,很多就是由於人們的無知與善良,疏忽與大意。因此,在列車上,列車員和巡警總是要把旅客從睡夢中叫醒來,叫他們看着自己的行李物品,而不是任他們呼呼大睡;在輸血站,輸血人員也是要對捐血人做各種瞭解與測試,才會正常地輸血,而不會為了救一個人的生命而置另一個人的生命於不顧。

  再說,有必要這樣保護赤子之心並且付出如此之大的代價嗎?在影片中,王麗與王薄開始還只是想保護傻根錢財的安全,後來卻成為對這赤子之心的守候了。他們不願意讓傻根看到現實的殘酷,不願意讓他的赤子之心受到一點點的傷害,所以,他們要拼死來護衛這赤子之心,護衛他們心中唯一的一片淨土。可是這有必要嗎?這值得嗎?開始,王薄對此是懷疑的,他希望給傻根一個教訓,但被王麗制止了。王麗希望以一個乾淨母親的身分來迎接即將出生的嬰兒,因此她堅定了自己保護傻根不受傷害的決心,她覺得似乎在傻根和她的孩子之間有一種特殊的關聯,那就是赤子之心。其實,王薄的疑問是有道理的。傻根他憑甚麼不能受到傷害呢?憑甚麼不應該看到世界的真相呢?憑甚麼要別人拼死來保護呢?這樣對待他是保護了他還是害了他呢?在現實生活中,任何人都沒有豁免權,任何人都沒有例外;每個人都需要知道世界的真相,每個人都需要經歷生活的磨練。不然,他就永遠是一個長不大的嬰兒,永遠是一個給別人帶來負擔和麻煩的累贅。在王麗與王薄就要逃離是非之地的時候,他們與黎叔狹路相逢,王麗不顧自身安危還是決定與黎叔做最後一拼。最後的結局是一個悲劇,即使塗上了道義上勝利的色彩。其實,這樣的犧牲同樣是無謂的。一個懷有身孕的婦女怎麼能去與一個老奸巨猾,心狠手辣的賊王拼鬥呢?這也是一種無知基礎上的無畏。此外,他們明明知道列車上有警察,為甚麼不報警呼救呢?這說明他們的行為仍然有自私的一面:他們害怕自己的逃跑也被暴露。這也降低了他們行為的意義和可信度。憑一種感動而試圖個人來制止犯罪支撐秩序是不可能的,也是危險的。所以,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不會鼓勵小孩抓小偷,老人去救火。

是理想還是幻想?

  如果一種理想是建立在對現實完全無知的基礎上,如果它對於現實完全無能為力,那麼它就不是一種真正的理想,而只是一種幻想,一個空中樓閣。它不僅是虛假的,而且是有害的,會對人們產生嚴重的誤導。我們設想一下,傻根醒來之後會怎樣或者應該怎樣生活呢?是知道了王薄與王麗為自己所作出的犧牲,還是仍然一無所知呢?而當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後,是繼續保持他的赤子之心,繼續對人毫不設防,還是驟然看破人生,改弦更張呢?他是平靜地直面生活,勇敢前行,還是從一個極端跳到另一個極端,玩世不恭呢?影片沒有告訴我們答案,因為它不願也無法面對,而實際生活卻給了我們最好的回答。生活的回答可能多種多樣,但不管是哪一種都會宣佈這種赤子之心理想的破產。真正的理想能夠洞察,穿透現實,又能夠引導,改變現實。真正的理想敢於面對現實的嚴酷性與殘酷性但又並不認同於它,也決不向它妥協;真正的理想不是易碎的寶貝,不是十世單傳的甯馨兒,需要別人小心翼翼地呵護,甚至需要別人付出生命的代價才得以留存;真正的理想是堅強有力的,它會給持守它的人以無盡的希望和無窮的力量,它會給人帶來真正的自信,智慧與成功。
  實際上,這部影片有意或無意地表現出了這個時代人們的虛假與虛弱,無知與無奈:明明是賊聲四起,卻偏要說天下無賊;明明是膽顫心驚,卻偏要裝作目中無賊;明明是心底有私,卻偏要說赤子情懷;明明是哄人把戲,卻偏要自欺欺人。人們啊,拋棄那廉價而虛假的安慰,而追求那堅實而真正的理想吧!

“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凡在我裏面的,也要稱頌他的聖名。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贖你的命脫離死亡,以仁愛和慈悲為你的冠冕。他用美物使你所願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鷹返老還童。耶和華施行公義,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詩篇103:1-6)


本文選自作者電影評論集電影之於人生
山東畫報出版社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