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巴黎的冷雨

音凝

 

  傍晚坐在香榭麗舍大道旁邊的露天咖啡座中,看往來的行人,是一種享受;但還沒有雨天坐在玻璃咖啡座裏看雨中的行人來得有趣。我幾次到巴黎都碰上落雨。因我去的時候多半在早春,巴黎剛剛由寒冬中甦醒過來,地上該綠的地方都已經綠了,但大部分的樹枝都還是光禿禿的。只有沿着巴黎鐵塔向兩邊延伸出去的公園裏,可以看到早開的紅得潑辣辣的大片鬱金香,在向遊人們強調着巴黎的春天。但一場冷雨澆下來,人們都趕忙將脖子縮進衣領裏,找到臨時可以避雨的地方,呆呆地等上一陣子。但也有不少巴黎人卻泰然地在雨中漫步,既不撐雨傘,也不着雨衣,好像下雨與他絲毫沒有關係。這種風景,最是耐看。雖然我自己缺乏這樣的勇氣,但卻極為欣賞在雨中漫步的那種灑脫的風緻。
  其實我自己也在巴黎淋過雨。有一天到聖心大教堂去,在踏上第一層石階時,便開始落雨,我努力爬了十幾分鐘的階梯,到達大教堂的廣場上,已全身濕透。但居高看煙雨中的巴黎,一片白濛濛的調子,好美。走進大教堂,淡黃色的燈光下,正在舉行彌撒,低沉的吟詠與教堂外的驟雨組成最佳的和聲,我合上眼睛,沉醉在那種神聖的美裏,歷久難忘。


羅丹的思想者雕像,在冷雨中沉思的表情,最能使你感染上典型的巴黎式的抑鬱。

  在我的印象裏,巴黎的鐵塔與塞納河畔的銅像從來沒有乾過。有一次我將風衣頂在頭上,沿塞納河橋上走了很長的一段距離,看冷雨由長滿了綠色銅鏽的雕像上流下來,再流進河中,滾滾地逝去,頗能刻出一幅哀傷的調子。而在雨中看巍峨的王宮舊第,特別容易觸動歷史的創痕,讓你無端地惆悵上半天。巴黎整齊古典的建築,在雨中欣賞更有其朦朧的版畫美,羅丹(Auguste Rodin, 1840-1917)的思想者雕像,在冷雨中沉思的表情,最能使你感染上典型的巴黎式的抑鬱。
  我曾經兩度被趕進街旁的店裏去避雨。一次走進一間書店,無意中發現了一本印得極美的詩集,我讀不懂法文的詩句,但它精美的紙張與封面設計都誘使我買下來,擺在書架上,作為一種裝飾。又有一次我走進一間花店,裏面的花美極了。像一間水彩畫的展覽室,我一盆盆地仔細鑒賞,等雨停出門時,只買了一朵小藍花。剛巧有一個小女孩,由街對面走過來,我順手插在她的衣襟上,博得她粲然一笑。那一朵綻在有幾顆雀斑的小臉上的笑容,成為那個雨天下午最珍貴的收穫。
  坐在咖啡座裏,啜着香醇的咖啡,看行人由冷雨中悠閒地走過,應是巴黎街頭最美的插畫。偶爾你會看到一兩片葉子落在行人的髮上或肩上,但他們絕不會去拂落它,那似乎說明了法蘭西文化的浪漫的氣質。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