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梧桐深院鎖清秋

吟螢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李煜)

  在李後主的詞中,我最愛這一闕“相見歡”,因為它浸淫在一種蕭索悵惘的哀愁裏。這首短短的詞中透着一股淒清落拓的調子,將滿腔抑鬱宣洩在這首悱惻的詞句裏,令人讀了蕩氣迴腸,雖千百年後亦能使讀者體會到這位亡國之君的憤懣淒楚的感受,這就是美,就是不朽。
  故居有兩棟毗連的住宅,一棟是瓦房,另一棟是茅屋,都是三進的院落。這兩處房舍,我獨愛那棟茅屋,因為那棟茅屋的院落中,有一株高高的梧桐,筆直地立在窗前,樹葉青蔥如華蓋,亭亭地卓立在長滿了青苔的草地上。每當皎潔的秋月照在寂靜的庭院中,那條瘦長梧桐的清影,更會斜斜地印在窗欞上,再折射在草地上。徘徊在梧桐院落中,看淒淒的秋草,聽唧唧的蟲鳴,偶爾會有一片梧桐葉落下來拂在肩上,那麼瀟灑飄逸,如一首吟哦成熟的詩句,脫筆落在紙上。
  秋風吹過樹梢,發出瑟瑟的琴音,梧桐天生有一種音樂的氣質,梧桐木純白而輕靈,製成瑤琴可以發出清越的和聲。梧桐子生在一個船形的薄殼上,飄在水上,美極,梧桐子可以榨油,嚼起來很香。
  在秋月梧桐下昂首悄立,或負手漫步,都會使人暫時忘卻塵世,換上一副騷人的風骨。我常常在梧桐院落中徘徊到月華淡去,雖然覓不到一首絕句,但胸中卻充滿了詩的情愫,夾衣上沾滿了清涼的露水,仍不失為一幅清幽的小品。記得豐子愷有一幅題作“今夜故人來不來,教人立盡梧桐影”的漫畫,與李後主的“相見歡”,又有不同的情調了。


今夜故人來不來,教人立盡梧桐影

  梧桐影灑在紙窗上,那幾筆疏落的淡墨,搖曳生姿,比蕉影另有異趣。由紙窗濾過的葉語,隱約似離人的苦吟,若逢秋雨,倍感淒清;少年雖不識愁滋味,但秋風秋雨也能勉強塞得你滿懷愁緒。秋雨敲在梧桐葉上,也會飄落一組琮琮琤琤的音符,秋夜寒夢中,亦能滲入高山流水的清致。
  幾場秋雨過後,梧桐樹幹長滿了青苔,更顯得蒼鬱可愛。庭園中的草木霜後多已枯萎,只有菊花與桂子在西風中擴散清芬,淡淡的色調,鬱鬱的冷香,你只要在這秋色中幽居一日,大自然便能賦予你高潔的情操。
  故園的菊畦圍繞着叢叢的蝴蝶草,白色的小花,淡黃的蕊,在初秋的早晨,燦開在露水中,細葉呈墨綠色,有黃山谷草書的神韻,雋極。這種蝴蝶草在台灣也看見過,但遠較故園的遜色。
  在外邊流浪了十幾年,長居南國,終年在春夏的氣候中打圈子,一團團眩目的彩色,如過眼雲煙,在回憶中了無痕跡。唯獨故園的秋色,如不朽的名畫,能永留心中。日來風雨頻頻,窗前草色深鬱,忽然想起了李後主的詞句與黃庭堅的草書,思緒便不能自已地又浸入故園秋色中。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