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華格納的《尼柏龍指環》(三)

齊格菲(Siegfried

應樂

 

劇情大綱

人物

齊格菲(Siegfried)
米梅(Mime)
流浪漢(Wondere 沃坦 Wotan)
阿爾貝里希(Alberich)
法弗納(Fafner)
埃爾達(Erda)
布琳希德 (Brunnhilde)
森林小鳥(Forest Bird)

 

  齊格琳德(Sieglinde) 逃到森林中後,產下兒子齊格菲後便去世。阿爾貝里希的弟弟米梅,撿到這個嬰孩和寶劍的碎片,意圖將鑄好寶劍,將男孩齊格菲撫養,長成後令他去殺死變成巨龍的法弗納,再奪取指環和財寶。雖然男孩長成了勇敢的青年,米梅卻無法將寶劍鑄造好。

 

第一幕
森林內的山洞前

  是十七年後了。米梅不斷嘗試利用諾盾鑄成不折之劍。米梅終日盼望齊格菲能殺死法弗納,並從中取得指環,可惜米梅所鑄成的劍,都被齊格菲一撇即斷。齊格菲常譏笑米梅做的劍無用;米梅不能鑄成不折之劍,十分沮喪。

  米梅正鑄造劍時,齊格菲帶一隻熊回來,在米梅面前挑逗熊。當米梅將鑄好新劍的消息告訴齊格菲後,便把這隻熊放走,米梅展示新劍,可惜又被齊格菲所折。齊格菲便斥責米梅,米梅反責齊格菲不但不感恩反而罵,米梅傷心痛哭。這時齊格菲看到水中的倒影,發現自己的樣子與米梅完全不同,令齊格菲想知道自己身世和父母的來歷。回想除了米梅和森林裏的動物外,從未曾遇見過其他人,齊格菲也知道米梅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
   在齊格菲追問下,米梅說是父親兼母親;但在齊格菲相逼之下,米梅才對齊格菲說出當年在林中,救了臨產的齊格琳之事。齊格琳在生下齊格菲後去世,臨死前將嬰兒和齊格蒙的斷劍,託付給米梅。齊格菲要求米梅拿出證據。米梅拿出了諾盾的碎片;齊格菲看到這碎片後大喜,要求立即用碎片鑄成不折之劍,然後離去。

  孤單的當米梅,徘徊在困難中時,一個流浪者在山洞裏出現(流浪者就是沃坦化身),目的是監察米梅和齊格菲的行動,了解如果齊格菲計劃成功後,會不會對自己構成危機。流浪者要米梅招待他,聲稱自己知道很多事,並要求米梅發問;流浪者並打賭,若不能回答,願砍下頭顱。米梅卻不聽從,堅持着要他走。米梅為急於打發他走,只有接受,並利用三條問題打聽事情。
   米梅:“住在地下的是甚麼種族?”
   流浪者:“地下住着是尼伯龍族,尼貝漢姆為其領土,以前阿爾貝里希靠指環的力量聚集財富。”
   米梅:“住在地上的是甚麼種族?”
   流浪者:“地上國叫里森海姆,那裏住的是搶走財寶的巨人族。法弗納因指環殺死哥哥法左特,變成巨龍在洞中看守他的財富。”
   米梅:“住在天上的是甚麼種族?”
   流浪者:“那裏住的是永恆的諸神,瓦哈拉城由大神沃坦統治。沃坦手持白楊樹製的長矛,控制全世界,矛上刻着:持此矛者便當世界的統治者。”
   說完,流浪者持矛往地上一插,頓時雷聲大作。戰慄的米梅要他快離去;流浪者卻要他回答三個問題,否則他便得交出性命。
   流浪者:“不顧沃坦的疼愛,態度冷淡的是那一族?”
   米梅:“那是威尊格族(Volsungs),孿生兄妹齊格蒙特和齊格琳德生下了齊格菲,他是全族中最強壯的人。”
   流浪者:“一名尼伯龍族養育了齊格菲,想利用他去斬殺法弗納好奪得指環,齊格菲的劍叫甚麼名字?”
   米梅答道:“那寶劍叫諾頓克,原是沃坦插在白楊樹上,齊格蒙特雖拔下,卻被沃坦折斷,現在藏在一個鐵匠處;這個鐵匠想叫齊格菲拿着寶劍去殺死巨龍法弗納。”
   流浪者:“誰能重新鑄造諾頓克?”
   米梅瞠目結舌,無法回答。
   流浪者說道:“只有不知道甚麼是害怕的男子,才可重鑄諾盾!”
   說完就匆匆離去。
   米梅獨自陷入惶然之中,此時齊格菲回來。當他出現在山洞口,幻想中的米梅誤以為是巨龍法弗納來追尋,情緒狼狽異常。齊格菲抓住米梅,質問鑄造諾盾的情況;米梅回答,自己無法鑄造。

  米梅接着謊言告訴齊格菲,他答應過齊格菲的母親,要教導齊格菲“恐懼”為何物。然而,米梅卻無法教授;不過他認為,法弗納應該辦得到。

  “好吧,”齊格菲說道:“在我見過法弗納之後,我會永遠地離你而去。”

  於是齊格菲打算自己鍛造諾盾。在他鑄劍的時候,米梅在一旁調製毒藥,打算在計劃完成之後毒死齊格菲。

  最後,齊格菲拿起打造好的寶劍,向下揮動,一劍將鐵砧切成兩半。

 

第二幕
幽深的森林,巨龍山洞前

  巨龍在午睡,阿爾貝里希在山洞(Neidhle)前窺視,想一有機會就偷走指環。此時,沃坦扮成的流浪者駕馬而來,對夢中的法弗納說將有人來殺他,勸他將財寶歸回天上。但法弗納不理會,沃坦離去。

   黎明,齊格菲和米梅到了山洞前。米梅給齊格菲指出巨龍的所在。齊格菲趕走了米梅,坐下來沉思;聽到了小鳥的歌聲,他用蘆笛模倣小鳥聲,卻不成功。然後,他拿起角笛吹起來,吵醒了巨龍法弗納。巨龍的口噴火燄威脅;但他毫不害怕,迅速地將劍刺進了巨龍的心臟。

  奄奄一息,臨終的法弗納詢問齊格菲,誰唆使來殺他,並告訴他的身世事,要他小心那唆使他的人,然後就斷氣了。齊格菲拔出寶劍時,巨龍的鮮血炙燙了他的手;他本能地舔了舔沾血的地方,意外地得到了聽懂鳥語的能力。小鳥叫他進洞去,拿取隱身帽和指環,將其他的財寶留在那。齊格菲就找到了這兩樣寶物。

  阿爾貝里希和米梅在洞外爭執,誰該擁有財寶。阿爾貝里希理虧離去,齊格菲出現,米梅將下了藥的酒給他勸他喝;小鳥要他小心米梅,齊格菲揭穿詭計,將米梅刺死。
   齊格菲處理巨龍和米梅的屍體後,感到疲累躺在樹下休息,小鳥告訴他在荒山的山頂有位溫柔的姑娘被魔火包圍着,吻醒她,她將是他的妻子。歡愉的齊格菲,隨而前往布琳希德長眠的荒山。

第三幕
女武神的岩石下

  流浪者進場喚醒長眠中的埃爾達,埃爾達甦醒見到流浪者出現。沃坦請教埃爾達,怎樣才能停止命運之輪,並請她預告以後的事。埃爾達答以不知道,對沃坦的作為表示不滿。埃爾達告訴沃坦,可以問布布琳希德;但布布琳希德正接受處罰而在沉睡中,等待一位男子喚醒她。

  沃坦堅持,但埃爾達告知他:”你的外表不似你的性格。”而沃坦反說:”你的外表也不似你的性格。”沃坦向埃爾達表示,他不再害怕諸神的毀滅,因為他的威松族的後代齊格菲將取得指環,因齊格菲不知道何謂懼怕,而能解去阿貝里希的咒語。現在,埃爾達的智慧不再有用,因為沃坦的計劃快要成功,齊格菲喚醒布布琳希德,娶她為妻;以布布琳希德的聰明,將會承繼沃坦。因此,埃爾達亦可以安心長眠。

  齊格菲跟着小鳥,前往尋布布琳希德。途中遇到了沃坦化身的流浪者。之後,小鳥不見了;齊格菲留在山腳下。流浪者問齊格菲去那兒。齊格菲便說出米梅與法弗納的事,現在他則跟着小鳥找布布琳希德。流浪者想拖延而繼續詢問齊格菲;齊格菲要立即離開,但流浪者堅持要他他回答,齊格菲拒絕並以武力恐嚇。

  流浪者取出他的長矛,並表示自己曾經擊碎諾盾。齊格菲知道父親是死在眼前這人手中,卻不知這就是自己的祖父。齊格菲用劍砍斷了沃坦的長矛;沃坦力量頓失。沃坦在使布布琳希德長睡的時候,有一道禁制,要通過火牆者得先通過他的長矛,才可以解除。沃坦心中暗喜,然後離去。

  齊格菲繼續沿着山路前行,毫不猶疑地進入火牆內,終於到達布琳希德沉睡的地方,見布琳希德正在沉睡中。起初,齊格菲以為她是個男子;當拿掉了覆蓋她身上盾牌後,才發現原來是女人。

  齊格菲俯身吻了布琳希德,她便甦醒了。布琳希德知道,使她甦醒的人就是齊格菲,還說齊格菲未出世之前,自己已愛上了他。但布琳希德不能決定自己該去愛齊格菲;並且設法勸齊格菲,照現在的情況,他們一定會墮入情網;而如他們陷入人類般的愛情時,將彼此摧毀自己。布琳希德害怕由神變成人;而齊格菲亦因愛而感到不安。

  最後,布琳希德內心經過長久的爭戰,決定以全心接受齊格菲的愛,陶醉在以C大調唱出的“Leucthende Liebe - Lachende Tod”(shining love - laughing death)中。曲終。

歌劇的音調(Tone)結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