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蘭之悔

余仙

 


Liriope graminifolia

  幾年前,我們搬來不久,所住的小屋子,裏面空蕩蕩的,殊少陳設。有一天,一位朋友來我們家,好心的帶來一棵盆栽,說是“吊蘭”,可以作點綴。
  它模樣兒倒挺可愛的,長飄飄的葉子,越看越像蘭;葉中間帶一條白色,更為動人。只是開花太小,長長的一條,卻沒有芝蘭的幽香。有一項好處:它很容易服事,不像培養一般蘭花的困難。
  花,長出蜘蛛般的根,花莖越長越長。它長得太茂盛了,總不能讓大象進來,把人給擠出帳棚外面。說不得剪下幾許。好在前門有一棵樹,窗下有塊六呎見方的土地,隨手把它移栽在那裏,讓它去發展也罷。
  它果然得其所哉。不用多久,就蔓延爬滿了地面。
  既然如此,我就以為萬事順遂,就懶得再去想它。
  歲月很快過去了。


Myrtle

  門前那棵樹,是朋友特別送的Myrtle,屬桃金孃科,是聖經地區的植物,中文聖經把它譯為“番石榴”。我們家的一棵,是俄勒根州產,從那裏運來的;因此可能在這地區,是唯一的一棵。其木質細而堅硬,沉重,葉有香氣;因為它喜溼,畏熱,就把它栽在近屋蔭涼的地方。
  我很珍視它。過些時,去澆點水,儘量愛護,希望它長得好。
  起初確實長得不錯。可是,近年多來,見它並不茂盛,反而有些枯黃落葉。想來是營養缺乏,加點兒肥料吧!哪知,肥料只使附近的草更豐茂向榮,樹卻沒有起色。

  幾天前,為清除落葉,見雜草太多了些,覺得應該剷去一些。挖開地表面,一看,可不得了!原來在柔薄的長葉子下,生了大把的根,白色半透明,多呈紡錐形,也有像大珍珠的,更有的小胡蘿蔔般,擠在一起,幾乎看不見餘土;而且細根糾結盤錯,無孔不入。真想不到,看來軟潤無力的東西,會忒厲害!它的鬚狀的微根,扎過石頭,並能夠侵入樹皮,纏進偌大的樹本。莫怪十多呎高,半個多世紀的老樹,也是纏不過它,以至黃瘦,顯出營養不足。

  經查:我當成甚麼蘭的植物,是麥門冬(Liriope graminifolia),簡稱麥冬,多年生草本,屬百合科;因為形狀像韭菜,又有愛韭,馬韭,羊韭,禹韭等異名,也稱不死草,倒不是說吃了可以不死,而是說其頑強,幾乎沒法弄死它。果然不錯。

  古語有云:芝生當戶,雖美必除。何況這霸道的草!雖然形貌不俗,客人來,沒有誰發覺不對,提醒我;它根柢卻太惡,簡直是假冒為善的東西。不過,當年種來容易,現在要清除可難了。掘下近呎深,仍然發現有那東西潛藏,鋤之不盡,挖之不絕;倒累得我汗流浹背,這老骨頭腰痠背痛。麥冬連葉帶根堆積起來,像一座小丘,裝滿了十多個購物的紙袋,得分二次給處理垃圾的人收取。
  最後,只得暫時停手,待以後再篩土搜根,隨時留意它的復發,看來還不是一勞永逸那麼容易。

  想想罪的為害,也是如此。信主許多年,本該長得高大,作棟梁,可是偏不長進,未老先衰,面黃肌瘦。聽道聽得可多了,甚至成為傑出的評論家,很能尋瑕剔疵,只是結不出果子。毛病在哪裏?應該看一看根本問題:是否有甚麼罪隱藏在那裏,沒有對付?
  罪,可能看起來天真無害,也許就叫作習慣吧!用不着特地培養,它自然發展,有時似乎善良,不難推搪掩蓋;只是成為靈命長進的阻礙。
  且讓它埋藏得更深吧,壓抑良知的聲音;那可不是解決的方法,只使它以後更難處理。聖經說:“所以,你們要脫去一切的污穢和盈餘的邪惡,存溫柔的心領受那所栽種的道,就是能救你們靈魂的道。”(雅各書1:21)
  趁着為時未晚,檢查你根本的問題吧!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