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鬧市中的點綴─“井底園”

謝順佳

 

  中醫診症,常用“望,聞,問,切”的四道板斧。望者,觀察病者之精神,氣色,舌頭,形態等。聞者,辨別病者之聲音與氣味。問者,詢問病人自覺症狀。切者,切脈與觸診是也。這四者能反映出病人之“表”─表面之狀態。人有五臟六腑,十四經脈,十五絡脈諸內部,這是“裏”。裏和表,互為作用,互為影響。
  園林之營造,亦然!
  古謂造園,“三分匠人,七分主人。”匠人者,工地施工之木匠,泥水匠,石匠,電燈師傅,搭棚大佬也。主人者,建築師,園林設計師,工程師,政客,商家,律師,結構工程師,書法家,畫家…等曾參與園林設計的幕前幕後人士。這些人士的參與,便是上述五臟六腑的“裏”。

  灣仔港灣道花園,四周皆數十層之現代建築,高可戛雲,從飛機下望,肖如深井,故云“井底園”。此井底園之“表”,廊亭假山水石榭,擠在一起,好像選美會數十佳麗,好不熱鬧。同時燈球處處,鑽石涼棚,金碧輝煌,仿如靈霄寶殿,材料豪華,冠絕港九任何園林。浩浩蕩蕩從祖國運來之石,建成之假山,有“亂石崩雲”之態。而無“驚濤裂岸”之氣魄,也是臃腫不堪。


港灣道花園

  中醫分析病因有六淫之說,即風,寒,暑,濕,燥,火,繼有七情,氣,血,痰,蟲,捐,傷之辨。還有八綱辨證:陰陽,表裏,寒熱,虛實,猗歟盛哉!
  構成園林之零碎空間,散漫無章,只見奢麗的建築材料,缺乏詩情畫意之氣氛等“病”之原因,也是錯綜萬千。概括來說,做價過昂,模倣過度,“主人”過多!制度不整。更加上一般崇尚暴發戶的社會心理狀態。人有我有;毋不足,寧有餘;毋適中,寧高且多且大。這些財經觀念,放諸造型藝術,便是甜俗矣!
  建築設計是一門社會藝術。建築師的作品,只是反映幕前幕後五臟六腑的慾望。這慾望也反映了文化,修養和情操。
  話也說回來,中醫診理便秘,積滯,實熱之法,多用潤下法,寒下法,溫下法,瀉水法。目的是把“裏”的多餘東西排出體外。如應用瀉下法於臃腫之園林,則不容易矣,“換卻花籬補石欄,改園更比改詩難,果能字字吟來穩,小有亭台亦耐看。”誠然,修改園林實在困難,做小園以少勝多,便耐看了。做價方面,少錢建園,多錢保養,其效果便是樸實的空間,植物為主,建築為次。這樣,“深紅淺白宜相間,先後仍須次第栽。我欲四時攜酒去,莫教一日不花開。”綠化環境才是有文化的環境。

  建築設計和園林設計是一門社會藝術。設計的實用,是客觀的。從客觀來看,港灣道花園,是中午吃飯盒和晚上情侶約會的好地方。在港灣道一帶,食肆林立。中午時分,白領們手攜飯盒,不用站在行人天橋,像駝鳥一般,兀兀然狼吞虎嚥。現在可以慢條斯理,坐在水泥涼柵之下,低斟淺酌。更有偌大之洗手間,飯後方便方便。甚至可以暫別繁華,高唐小睡。況且,高高的圍牆,隔絕了港灣道的汽車嗓音,提供了寧靜的片刻。

  晚上華燈初上。此處燈飾輝煌,多如文具店門前吊賣之足球,籃球和排球。具有如此多之燈光,肯定有足夠亮度,確使匪徒歛跡。情侶攜手,心理上少了被打劫的顧慮。
  設計的藝術性,從角度不同,主觀見解亦迥異。此公園是給予不同主觀批評的好例子。
  明代計成園冶一書,首重“相地”。何謂“相地”?勘察環境是也。此公園之空間環境,成筒形垂直空間。仰望一口白雲,每天獲得陽光的時間,平均只有中午二三小時,夏照較長,冬暖較短。還有,咫尺間可見浩瀚的維多利亞港灣,波濤活潑,實非一盂小水可比。
  縱觀香港市區環境,實非傳統中國古典園林所臨之環境,故處理手法,切忌因循。若以廊子通道,亭台樓榭,水池山石,拱橋排樓,強迫施諸此空間,後果遂成園林拼盤。

  大園忌散漫,小園忌臃腫。散漫者,可分隔之。臃腫者,惟除去多餘之礙物,始見寬綽。大園如拙政園,分隔得體故能景物緊湊。小園如網師園,中間虛空,廊亭山岩靠邊。簡單之虛實,遂見玲瓏。


蘇州拙政園


蘇州網師園

  港灣道花園之假山石,據云是從國內運送而來。此種石,軸線分明,邊朗面平,多呈方體,只宜作戈裕良式的巨構,或作池畔台基之輪廊勾勒。
  此園之入口,造型龐大,酷似天壇,具法家之典,宗祠之制。嵌以風花雪月之對聯。宜與不宜?頗待商榷。

  且見廣東四大園林之餘蔭山房,其進口具儒味。過了前門,拐了兩彎,順着視野水平線,看到“餘地三弓紅雨足,蔭天一角綠雲深”的點題對聯。詩情畫意,倏忽撲面而來。
  畢竟,灣仔能有此休憩空間,管他散漫與臃腫,緊湊和寬綽,亦屬難能可貴矣!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