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大自然的芳香

湮瀅

 

花香

  香味主要靠嗅覺來辨識與欣賞,但有時也會擴及視覺及味覺,甚至可以衍伸到觸覺。
  人類的嗅覺非常遲鈍,能辨別出來的氣味最多數十種,但狗的嗅覺卻能多至一兩千種,花的香味仔細品味起來,每一種花都不相同,隨其造型與顏色而各異;有的濃郁;有的清挹;有的似有若無,淡而永;有的忽然湧現,遽而消失;有些會觸動你的神經而使食指大動,由嗅覺轉至味覺,有些僅止於視覺,有色而無嗅,在眾香國中,獨佔一段空白,成為獨立特行的異類。
  在所有的花卉中,牡丹稱為國色天香,非常有道理,因為它的香味,馥郁而淡遠。猶憶故居中庭的花池中,有一叢牡丹,春日盛開時,香滿庭園,使其餘的花朵都失盡了顏色。丁香是鐫刻在我記憶深處的另一種花香,它的花呈十字狀,細碎而密集,開成穗形。由於丁香是喬木,在樹頭蔚成一片香雲,遮了半個庭院,無風也能香飄數里。荷花由於生在池塘中,所以它的香波飄逸,隨蛙聲與蟬鳴而遠播。最能觸動味蕾的花香,應該是桂花了。它可以製成許多種甜食。有些花的香過於濃艷,甚至使人不易消受,如玉蘭花與梔子花都會侵襲人的鼻管。至於王者之香的蘭花,它的清芬若有若無,幽邃高邈,不沉潛下心境,不容易品賞。


荷花由於生在池塘中,所以它的香波飄逸,隨蛙聲與蟬鳴而遠播

  有不少的花有色而無嗅,或只有一絲淡到欲無的微香,這類的植物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多半長得潑辣而持久,顏色歷時不衰。如鬱金香,向日葵,蒲公英等,一大片一大片的繁殖,堅持以一種固執的單色,寫在大地的素紙上,雖經風雨摧折蹂躪,也無法改變它的初衷。不像嬌柔的玫瑰,幾番風雨,便瓣萼飄零,香消玉殞了。

樹香

  無論用嗅覺,味覺,視覺,甚至觸覺去欣賞花香,都比較容易,但樹香的品味,並不能完全靠感官,你必須要用你的思維去體嘗它,才能吸收它的香味。
  每天早晨當我走上海邊的那片松崖,一片松香便隨着輕霧撲來,我不免深深地吸一口氣。當我由林下漫步穿過,老松探下它的長臂,以細緻的松針的指尖,將一滴滴冰涼的露水注入我的髮際與頰上,使我聞到一絲微微的樹的體香。我伸手輕撫它多皺紋的肌膚,以指尖去接觸它銳利的針葉,那種感覺真好,心中感到篤實,沉穩,而手上沾的松香會歷久不去。花的香味只能滿足你的感官,使你怡情悅目,但樹香卻能使你深思,將你帶進一片內省的世界。

草香

  草是大地的衣裳,花只不過是它的裝飾,一塊土地上看不到花,並不覺得遺憾,但如果看不到青草,便顯得荒磧貧瘠,生機全無了。草不但給大地披上翠裳,而且給土地帶來鮮活的生命。當你赤足從草地上走過,你能直接感覺到大地的悸動,你甚至擔心會踩到它的痛處或癢處,而一種淡淡的大地的體香,便會融入你的呼吸。草的香味很可人,特別是早春由地上冒出來的嫩草,像初生嬰兒的柔嫩皮膚所透出來的奶香。是草與泥土凝合起來的香味。草的氣味有時也會濃烈地逼向你,那是當割草機在地上剎過後,由草的軀體中流出淋漓的綠色血液,透出強烈的氣味,甚至使你窒息。我每每感到一種斫傷與遺憾。我也非常喜愛乾草的香味,嗅起來有一種溫馨甘醇的感覺。許多花卉在枯萎之后,不但芳香盡失,而且會發出霉味。但草不但乾後會另發出一種香味,即使在燃燒時,也會留下一股藎香。

泥土香

  大地是一切生物的母親,它直接間接孕育了各種生物。所有的植物都在泥土中胚胎發芽,汲取了吸收了泥土中的營養,才能開出美的花朵,吐出各種芳香。所以一切植物的芬芳都蘊藏在泥土中。而泥土本身就有它特殊的芳香,當早春的大地解了凍,泥土開始鬆軟的時候,你用鋤頭將一塊泥土翻過來,會立刻接觸到一股透鼻的土香。春耕的時候,你在犁耙後面,看犁鏟翻過來的一塊塊的黃土,隨着鬆動的泥土,溢出了貯存了一季的生命的芳香。那種興奮和喜悅的感覺,真是難以形容。
  我親炙了所有的大地,仍覺得故鄉的泥土最為芳香。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