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對付病毒和頑強的細菌

烝民

 

  歲晚,氣溫下降,正是傷風(cold,又稱普通感冒)和流行性感冒(influenza)的流行季節。
  傷風和感冒(流感)常被混為一談,皆因兩者前期病徵相近,同為抵抗力弱,病毒入侵所致,只是後者嚴重得多。
  病毒(virus)被列做細菌(bacteria)類,還是像霉菌(fungus)的類別,目前我們還未讀到解答。
  科學家們將病輕如傷風,咳嗽,重如愛滋病(AIDS)等二十多種通常見到的病症歸咎於十種以上的病毒。在顯微鏡下,一般病毒的體積,大的不及細菌之半,小的不及其百分之一,是一般的顯微鏡所不能察,因此它仍在科學家們不斷的研究與尋找中。病毒的共同特性是:它進入人體之後,首先破壞那些健康的細胞,據為己有,其次是使人身上發出的抗體(antibody)堆砌或說積存在身上的某部分,使它紅腫,發炎(inflammation)即俗稱“上火”,其最明顯的例子如傷風後喉嚨腫痛或咳嗽。在更嚴重的情況下,病毒阻礙了新陳代謝的運作,削弱了身上的免疫功能,加強了一般細菌同時入侵的機會。此即我們時常聽到的話:傷風感冒並不可怕,問題乃在它所能引起的併發症(complication),令患期拖長。
  直到今日,西方的醫學對於病毒仍無有效“對症下藥”的良方。而過去的中國古習唯有喝薑糖水,睡暖床出大汗那唯一的疏解辦法。糖無非是為了減低辣味,薑在“本草綱目”中所列舉的功能繁多,其顯明的幾點是通五臟,解淤塞,去痰,止嘔,通便,散熱,解毒等作用。此似在說明,薑具恢復新陳代謝的潛能,將患者的自身免疫能力增強。
  科學家們不斷呼籲:最好的辦法是預防。最簡易的預防辦法是在有病者的場合(如醫院)戴口罩,並頻頻洗手。
  2008年十月,維真尼亞大學的病毒學教授自三十名傷風患者查到其中十六人患傷風的主要病毒是Rhinovirus,於是便以此病毒為對象,就各患者的家中做出研究工作。遂發現這種病毒存於門把,冰箱門把,電燈開關,電視開關,洗手間水龍頭等的成分很高,重者佔其半,輕者三分之一。而這種病毒可在一般氣溫下獨立地存在數日。例如傷風患者所住的房間,有人在第二天進住,也能成為一名患者。
  在傷風感冒的季節,必須注重自身的抵抗力。方式為:減少航空旅行次數,有充分的睡眠,吃多種維生素丸,空氣流通,多吃水果和蔬菜,多運動,酒可淺嘗但勿多飲,情緒穩定,做些愉快的事,但最重要的仍是頻頻洗手。
  藥理學專家稱:“直到今日,唯獨自然的免疫力才能對付一切病毒引起的病症,在食物方面,對付細菌,病毒和霉菌入侵人體的唯有大蒜。”(garlic is a proven and effective germicidal agent that works against bacteria, viruses and fungi.)
  在遙遠的中國北方,依二次大戰前的情況來說,每到冬季家家吃大蒜。日常炒菜加大蒜不說,家中必備有小石臼,將蒜搗成泥,與麵醬混合,謔名“老虎醬”。吃肥肉必沾老虎醬,吃餃子亦然。此外用蒜泥入滷,拌海蜇,拌大白菜心等,必加蒜泥。
  “本草綱目”將中國原有的蒜寫做小蒜,後因胡人新種特大乃自胡蒜改名大蒜。蒜在醫學上的價值,中國人早有先見之明:健脾胃,除毒氣,抗時疫包括霍亂,治瘧疾,解蟲螫毒等等,詳見“本草綱目”。
  除了吃大蒜,藥理學專家又加說明,每天必吃具阻止細胞氧化過速(antioxidants)之能的維生素E(100到400IU)和魚油提取的omega 3-fats (分量多少未加說明),加上維生素C(500 mg),是為一天二十四小時的進量。此外口含鋅片(zinc in lozenge form)是可阻止病毒入侵呼吸氣道。
  前面述過,病毒所造成的病症有傷風,感冒,和愛滋病,此外常見的有泡疹,麻疹,水痘,腫腮,狂犬症,天花,性器官病,呼吸道病症或眼疾,以及非洲今日仍然流行中的黃熱病。今日倘你前往非洲公幹或旅遊,必先打黃熱病預防針始可買票。
  時時洗手仍不失為保健第一必要。
  最近美國老人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rsons)在雙月刊(AARP The Magazine, Nov-Dec, 2008)和公報(AARP Bulletin Today)分別有文章呼籲,在日常生活中不論家居或值公應該常常洗手,特別是吃飯以前和前去醫院探病之後。
  近幾年,美國醫學界的新發現令人驚奇的是,至少有兩種細菌對抗生素(antibiotic drugs: penicillin, amoxicillin, ampicillen etc.)不起作用,被稱做“頑強的細菌”(Superbugs),而其“叢生”之地是在各醫院的病房裏。其中是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MRSA)。此菌在人身體外無害,倘經皮膚或口腔傷損的地方進入人體,便造成高燒,寒冷,全身皮膚有疹狀,久久不癒,痛苦之極。另一種是難辨梭狀芽孢桿菌(Clostridium difficile),簡寫C. difficile。此字或借自法文,譯意是艱難或疑難。此菌經口進入人體,專攻擊消化器官,使人疲弱,心跳加速,腹瀉,脫水,大腸發炎,大便下血,甚至造成死亡。


金黃葡萄球菌 MRSA

難辨梭狀芽孢桿菌 C. difficile


  據美國俄亥俄州克里夫蘭(Cleveland, Ohio)某研究所的調查,一般醫院在逐日清潔的過程以後,78%可接觸的部分仍有這兩種細菌存在,它對沖洗有附着力,對肥皂和清潔劑有抵抗力,所以洗手時必須雙手反覆相搓經水沖走方可。該調查又加說明,此兩種細菌普遍存在的地方是:床架,床頭櫃,水龍頭所有的按鈕和護士的制服上。
  倘你自醫院探望病人回來,應以醫學界最近的警告為意,下些工夫去洗手。這工夫不但能有效防止頑強的細菌入侵,而且在傷風感冒的季節下更顯得重要。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