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編輯人是甚麼人

亞谷

 

  你們是世上的鹽(馬太福音5:13)

  你可曾留意招聘編輯的廣告?他們規定了各樣的資格,卻都少了一句不能少的話:“不願隱藏的,不必申請。”
  鹽有甚麼特性?最重要的當然是防腐;還有一個要件,它必須甘於融化,隱藏。一般說來,如果明顯的看見一層鹽,大概不會是美味。
  我們通常講顯要,一般人願意顯要。顯是顯著,要是重要。這是一般人所追求,所嚮往的。不過,編輯人不是一般人,必須是要而不顯的人,雖然重要,卻不顯著;其工作少人注意,自然缺乏精神上的報酬,物質上的報酬也不會太高。
  我們看了一本好書,都會稱讚作者寫得好,也許會附帶說印刷精美。你可曾聽誰說過:“編輯得好啊!”不論書多麼暢銷,編者功不可沒。編報刊豈不也是如此?只有出了問題的時候,才會找到編者負責,砍頭充軍都有分。所以編輯人這一行,就是邊際人;是傻子幹不了,聰明人不肯幹的事。
  但是,你總不能說編輯不重要。太重要了!一般人不肯幹,不能幹,不敢幹的事,更是不可少的。
  去飯店吃飯,你聽誰稱讚過:“美哉此鹽!”只在廚子放多了,放少了鹽的時候,吃的才會皺起眉頭來,不愉快的說:“怎搞的!這種菜哪能吃!”編輯也這樣。只有在出了麻煩之後,才會發現有這麼個人物存在。


司陶夫人

  黑奴籲天錄Uncle Tom's Cabin)一書,原在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連載,出書後,一紙風行,成為美國內戰導因之一,進而解放黑奴,影響了近代歷史。書的作者司陶夫人(Harriet Elizabeth Beecher Stowe, 1811-1896)也因而成為名人。有一次,她對人說,那書不是出於她自己,仿佛是上帝的手寫的。大西洋月刊的編輯,卻有不同的意見說,可以去看看原稿,上面錯訛百出,滿了紅筆鉤乙,在編輯下手之前,幾乎難以了解。不用說,這位編者不甘寂寞,出而表功,風度也不盡可取。
  編者,你的名字是無名者!
  不過,編者卻要是聖人典型。編者不是任誰都當得起的。編排只要技巧,編輯需要修養。
  一.隱己似鹽 如果你是好編輯人,就不能作出風頭的人;如果你作出風頭的人,就不會是好編輯人;如果作了編輯人,又是出風頭的人,怎麼樣呢?唉,你就不是好人!
  有一位編者,喜歡在別人文章的後面,加注:“經編者改寫”。不知道原作者感受如何,至少這是不必要的。如果輕度修改錯訛,那是分內的事,用不着給讀者講;如果改到面目全非,就要得到作者的同意,或者根本就不該採用。何必多此一注!
  二.攻錯若仇 編輯人沒有仇敵,只有錯誤是仇敵,絕不能容忍;對於罪惡,庸俗,無知,也是如此,不可妥協,不可輕忽當盡的責任。一個編輯,是刊物的守門者,必須維持刊物的理想和水準。
  三.求才恐遺 編輯的那只尺,也是玉尺量才,不但要愛才如命,也要求才恐遺。實在說,很少真才是找上門來的,你可聽說輔助劉玄德打天下的臥龍鳳雛,是經過多番申請手續?所以好的作者必須去發掘,去尋求,去網羅;不用說,嫉才,忌才,是最卑鄙的罪,編輯人連想都不該。
  編者要跟作者聯絡,見到好文章,要推薦,稱許,也要注意約稿,使佳作傑作源源而來,才是真而持久的成功。
  四.視財猶土 編輯大都難免受試探。政客軍閥要編者站在他一邊,幫他發表有利的文章,同情他的觀點,有的還“配給”官方稿件。因此,編者要經得試探,勝過試探,不為利誘,也不怕威脅。
  五.知己如己 這是說,要認識“自己”,像你的真自己一樣。不要高估了自己,以為手握着紅筆和量尺,就掌握了世界;要腳踏實地。真知道自己,才可有長進。編者停止了長進,不往深處探求,以為應付過就算了,這不僅是工作的損失,更對自己有虧損。
  編輯人的發展空間有多大?現在,是要看神和人給你的空間有多大,你就在哪裏事奉。不過,你應該心懷世界,看得遠。看外面的植物,都有根,發展的空間,不是問題;但其效應,可以及於世界。這是當有理想。
  編輯人不僅有理想,有快樂,有時也會頭痛。這裏說的,不是傷風感冒引起的頭痛,那不難治;這是緊張所引起的頭痛。病因不同,療法自亦有別。
  我們有個理想,懸有一個要達到的標準,我們要盡力去達到那標準。但我們都知道甚麼是現實,往往力與願違,不能夠達到。這就產生了恥辱感和罪咎感。這就是緊張。
  這裏,我必須要指出,是對有負擔的基督徒說的。我們有對神對人的責任,必須完成,必須作得完美。沒有這種責任感,就沒有頭痛了,卻也就喪失了使命,喪失了生命的意義,而陷入因循。
  你要想到,面對的不是一堆可厭的字紙,而是生命之道,而是要影響人的思想和靈魂。你的工作,不是混九至五,挨過時間,放工就完;而是事奉神,造就人。你就會注意體察人靈魂的需要,哪容許有冷漠的存在?至於遲鈍呢?必須磨礪。聖經說:“鐵磨鐵,磨出刃來;朋友相感也是如此。”(箴言27:17)在工作上是如此,在感情上,靈命上,也是如此。
  一般說來,閉門造車是該避免的。不過,對於基督徒來說,有時向世界閉起門,卻向天開起窗子來,跟神交通;這樣,挪亞甚至在山頂上造起船來,豈止造車!他造成救恩的方舟,拯救洪水中的人物。不必儘想合不合轍的市場問題,該注意人對救恩的需要。
  說回頭痛。一位在戰場是奮戰的勇士,重傷昏迷了。醒過來的時候,覺得腳上疼痛很厲害。他馬上大聲感謝神,因為腳痛是還有腳的證明。人生仿佛是:“我痛故我在”。有些痛是可以醫得好的;有的是醫引起痛,並沒有百效驗方。痛不都是不好。
  想到有句名言:“割頭治頭痛,千古不易之良方。”委實不錯。當然那完全要隨個人意願。不過,我勸編者,可以因固守崗位而被斬頭,不要因頭痛而放棄:不要輕離你的崗位,更不要失去你的理想。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