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哀哉侵伊戰爭

史直

 

  可能自唐代開始,中國已有這句老話,“一將成名萬骨枯”。依近代看來,在從事戰爭被犧牲也即死亡的人還算是幸運的,最苦的是那些傷殘,無法自顧,不能就業,精神失常,被人冷落,餘生依賴救濟的人。
  古人造字饒有趣味也煞費心思。原來那犧牲的“牲”字是限於“牲畜”或“牲口”,不做別用。古人罵人“畜牲”如同今人之“忘八”,全是情急忿怒下的語詞,戰爭下的人類有時不及牲畜。
  古今中外全是一樣;一個失去理性的統治者,在名,利和權的迷惑之下可能興起一場不義之戰,於是人命如兒戲,財產如草芥,揮金如土,大軍之後,草木皆枯,屍骨曝野,孤寡無依,流浪他鄉…。

  據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多次的報道,侵伊之戰造成流亡國外難民在二百萬以上,另有二百萬移民徙地而居。自去年(2008)九月底算起,美國本身士兵四千一百以上死亡,六萬以上受傷,現役軍人之中企圖自殺及自殺未成之案件就2007年一年而計已高達二千一百宗(2008年二月一日報道),伊戰耗費預算將達二兆美元(2 trillion,在數字之後加12個零字)。另有一個報道原是隱而不現的,那是根據National Alliance to End Homelessness的統計:2006年全國無家可歸即缺乏定居狀況,到處流浪隨地而宿的人數為三十三萬六千人,其中約一千五百個是自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場上退伍及退休的“老”兵,雖然其中約有四百個已被收容,救助或在受訓,以便就業之中。但這僅為少數,等到阿富汗和侵伊戰爭結束之後,這十幾萬大軍之中於退伍之後,正不知有若干人將陷入就業不易,物質缺乏,痛悔過去,精神失常的苦境。
  美聯社也曾追述美國有史以來戰爭對人民所造成的災害與苦難,足令讀者深思,甚至令人驚心動魄。
  林肯時代的南北戰爭結束以後,美國全國有數千退伍軍人及難民流浪各地,他們被稱為Tramps(意為流民,流浪人,乞丐)其中許多由於傷殘或精神上的傷害,終日訴諸麻醉劑而不能自拔,造成社會問題。
  世界第一次大戰美國被迫參戰(1917年),原是由於德國率先破壞了中立國家的利益,因此對德遲於宣戰,到大戰終止不過一年半。戰後,退伍軍人向華府提出分外要求造成國家不安。
  1975年越戰完畢,退伍的軍人被美國人棄絕,造成民間極大的痛苦。退伍軍人中後來出現精神或神經失常的,多在十年以後發病。美聯社今日的報道是;自最近兩戰場退下來的軍人已有以上現象,比較以往十年後才發病的例子,日子要短得多。
  造成失常的原因很多,例如自戰場上返回休假,或退伍,例受意外的歡迎及讚揚,等到事過境遷,即被冷落,在本人方面,初失原職,求新職不易,學非所用,收入低微,神志沮喪,初失良朋益友,繼被家人輕視。阿富汗之戰今已進入第七年,侵伊戰正進入第五年,“勝利”既屬遙遙無期,和平的曙光也未見出現,而上述情況正在增長中。
  美聯社又揭穿一件秘聞(2008年二月一日):由於美國在前線的軍力不足,國防軍(National Guard)大部分已被征調,現役仍在美國本土內的國防軍“人數不足,訓練不夠,器物短缺”,這是基於一個經國會委託臨時組成的調查委員會的主席的口述。
  這個獨立性的委員會由一名陸戰隊退休的少將領銜做成報告長達四百頁,結論是美國的國防軍及國內防務的準備遠不足以應付一場可能的外來攻擊;不拘這攻擊是化武,核武或細菌之戰。報告的內容既未公布,也可能不會公布。
  綜觀今日美國在國際間的情勢,不但業已孤立,且被認為是“侵略者”。但在一個以自恃強大的軍火生產,軍力可以稱霸世界的統治政黨和執政者看來,美國應是世界唯一的領導者。
  大凡一切今日已屆衰齡經過日本佔領區的八年生活,飽嚐日本軍國主義奴役下的中國人都會領悟到:當年的日本為的是征服,佔領,保障原料的供應和市場的開拓,今日美國沒有佔領中東的野心,但保護波斯灣油源的動機和當年日本建立“大東亞共榮圈”俾將非西方國家利益驅除於外的構想有些相似,而訴諸武力的方式則同。


薩達姆侯賽因

  當年在日本佔領下有志的中國青年紛紛投向游擊隊,專事破壞佔領區下的交通。日本佔領軍以他們為“恐怖分子”,但中國民眾視之為愛國行動。“九一一事件”乃是出自真正的恐怖分子,致世貿大廈兩座全毀,三千多人無辜喪生。但那恐怖團體並非出自伊拉克或其獨裁者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 1937-2006),而該政權也未擁有核武或化武,更不足以危害美國的安全。
  今日中東局勢不穩,石油價格飄忽,影響物價;還有全美房價狂跌,紐約股票市場崩潰,經濟開始萎靡,國庫外債高築,究其原因,幾乎近半為侵伊戰爭所造成。希望美國新的領導人,能夠結束戰爭,擺脫軍火商利益集團的挑撥,取談判互惠,友好,國際間和諧為主旨。今後世界的和平將始於此而定於此。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