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心靈 ✐2015-09-15

為愛腰千折

吟螢

 

  當我在這淒清霜露凝重的九月金門橋畔的寒夜裏,以顫抖的筆觸寫下這個沉重的“愛”字時,心中的感受,一時難以述說。
  想到遠方在災難中失去了家人與親友的鄉親,想起了一些遭難的朋友,寫下這個“愛”字還真是有千鈞之重。
  這個“愛”字是要書寫在一片片像血一般殷紅的落葉上,再寄給那些在遠方等待的朋友,經由他們一雙雙滿盈愛心的手,將這一片片愛的樹葉製作成愛的書籤,夾進踏着耶穌的腳印-基督一步步留下愛之足跡,走向十字架的各各他血路的印記,與悲愴大地-記載神對人深切悲憫關懷的書頁中,再由一雙雙充滿愛心的手,分送到需要愛的讀者手中。將神的愛與許多人的愛傳遞出去,其中的艱辛與愛意,豈是一個小小書寫的“愛”字所堪承受?


踏着耶穌的腳印

悲愴大地

  製作這個愛的書籤之歷程,也充滿了愛的艱辛。一個八旬的老者每晨策杖爬了一段山路,踱到九月的寒林下,佝僂着腰身在地上揀拾一片片的落葉。葉片殷紅如血,吸引着他的目光與手指。他艱辛地彎下痠疼的腰,曲着沉重痛疼的雙膝,俯首將一片片紅葉揀拾起來裝入袋中。每揀一,二片便要直起腰來,作一個深呼吸,換一口氣,在俯首彎腰繼續揀拾。揀滿了一袋,踏上蹣跚的歸途時,內衣早已溼透。將這一袋紅葉倒在桌上時,葉的芳香與澤彩便一齊溢出,然後再逐片檢視整理;挑出可用者,還要先用紙拭去葉上塵土與露水,才能夾入書頁中。當逐片檢視時,會發現葉的紅色有各種不同深淺的層次,不但顏色與造型各異,紋理與斑點每一片也都不同,令人驚嘆造物者的奇妙構思。葉的造型多半像熟透的蘋果,但也有些像美人彎彎的眉,同一棵樹會長出不同形狀的葉子,應是創造者的奧秘,無人能懂。每一片樹葉也都是一首秋興詩的俳句,葉上的圖案與斑點,以及蟲豸口器咬出來的各種圖案,都有讀不完的生命故事與注腳。將紅葉捧在掌上閱讀,不禁使人悠然神往。
  將這些紅葉夾入不同的大型書冊中,再堆疊起來成為一個書塔,幾天之後便能壓平成為可以書寫的葉箋了。夾頁的大型典籍有The Interpreter’s Bible全唐詩辭源辭海,再壓上二十四史蘇東坡全集,以中西合璧的壓力,再三,四天之後便能壓平。餘下的工作便是書寫了。將一片片的紅葉書寫上一個愛字,算是這項工程中最輕易的;一大堆樹葉可一揮而就。
  但要用整天的時間才能書寫出千枚紅葉,樹葉多半粗糙吃墨,有些卻平滑如絲絹,揮毫書寫比蔡襄所心折的“澄心堂”的宣紙還好。唐代草書大家懷素用蕉葉作書,不知下筆的感覺如何,但這種紅葉只能容一個小小的愛字,草書是無法揮灑的。
  接下來艱辛的工作才剛剛開始;將寫好的紅葉放在紙盒中,打包寄回台灣去。由太平洋另一端那些愛的志工們接手與接力;他們要將紅葉貼在印好署名與印章的紙片上,再裝入塑膠袋內,才能成為書籤,而最後才交在愛心義工們的手上,再一本本分傳給讀者。
  這一個小小的,書寫着愛字的紅葉書籤,看起來十分簡單,但葉與籤上卻載滿了沉重的愛心;滿載的愛心由西方傳到東方,再經由許多心與手的傳遞。一片小小的紅葉,一個小小的書籤,載不動這許多愛心。而其實真正要傳遞與分送的,卻是天地間的大美與大愛,是血一般殷紅的基督十架之愛。
  “折腰千次終不悔,為愛製箋應感恩”。只要能將神的愛傳出去,便是一種恩典與福分。

本文選自作者著作歲月沉香:小書齋作文習字敘。
台北:道聲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回顧與前瞻,喜樂迎新年 ✍林向陽

談天說地

兩櫃與救恩 ✍于中旻

點點心靈

特殊的聖誕節 ✍張在孜

藝文走廊

疫境散記 ✍凌風

談天說地

再作嬰孩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台灣橫貫公路 ✍郭端

藝文走廊

神的慈愛永遠長存 ✍凌風

藝文走廊

手的藝術 ✍吟螢

談天說地

國恥與家難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