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常人的品德

文中旴

 

  晏殊,字同叔,宋時臨川人,其性剛簡誠樸。因其聰穎勤讀,少時即有文名,一薦北闈,再捷南宮。被召至宮闕面試時,宋真宗命題給他作賦,晏殊見題就說:“十日之前,我恰好就此題作過賦,至今草稿尚在,請另賜別題。”帝甚愛其誠實不隱,就嘉許道:“就這一腔肫誠,便勝千萬篇文章。”遂授為館職,居於太學。那時代,既屬昇平,三館又是閒散職務,太學文人競尚虛榮,詩文務求婉艷,生活趨於奢侈,宴飲遊樂,靡日既夕。晏殊清貧,不能與他們一同燕集,就閉門家居,與諸弟講經論史,習詩為文。一日,帝有命徵選晏殊為東宮太子侍講,當政者很是驚異。皇帝說:“因為晏殊謹飭厚重,不似時下一般人的浮華娛遊,惟與兄弟讀書,必能善傳太子。”於是,這個人人羨慕近天顏又可奠立美好前程的好缺,落在安貧簡樸的晏殊頭上。受命之後,帝與他談論,晏殊說:“臣非不愛燕集遊樂,無錢樂不得也,若有錢,也不在家了。”帝愈喜其誠實,寵眷日隆。至仁宗朝,作了宰相,知人善任,頗著政聲。歐陽修,范仲淹,皆出其門,富弼,楊察,皆其。不少名臣,都出於他的提攜。其子晏幾道,字小山,有文名,善詞。
  世界上的人,不喜歡誠實之人。所以多喜自詡欺人,又互相受榮耀,這就成了登龍之術。誠實成了“愚拙”的同義字。有的信徒也是背道欺誑,還不慚的說是“詭詐如蛇”,即“靈巧”!但“耶和華的眼目察全地,要顯大能幫助向祂心存誠實的人。”誠實的人看似吃虧,至終卻得人信任器重,更得神賜福。
  曾國藩說:“凡真實話多說幾句,久之自能共亮其心;即直話亦不妨多說,但不可以訐為直,尤不可背後攻人之短。”又說:“吾輩總以誠心求之,虛心處之,心誠志專而氣足。”“天地之所以不息,國之所以定,聖人之德業所以可大可久,皆誠為之也。故曰:誠者物之始終,不誠無物。人必虛中不着一物,而後能真實無妄。蓋誠者不欺之謂也,人之所以欺人者,必心中別着一物;心中別有私心而不敢告人,而後造偽言以欺人;若心中了不着私物,又何必欺人哉?其所以欺人者,亦必心中別着私物也。是故天下之至誠,破天下之至虛者也。”“君子之道,莫大乎以忠誠為天下倡…得忠誠者起而矯之,克己而愛人,去偽而崇拙,躬履諸難。”世人雖都喜誠實,不愛虛偽,卻不過是喜人之可欺;可惜的是喜歡別人的誠實,自己不誠實,而忘了不喜歡自己的虛偽;喜歡指責別人的虛偽,卻不首先作到自己所喜歡的誠實。聖經說:“水中照臉,彼此相符;人與人,心也相對。”(箴言27:19)願別人以誠待己,自己先須以誠待人。蔡松坡云:“吾國人心之偽,足以斷送國家種族而有餘。上以偽驅下,下以偽事上,同輩以偽交,洵至習慣於偽,只知偽之利,不知偽之害也矣。…軍隊之為用,全恃萬眾一心,同袍無間,不容有絲毫芥蒂,此尤在一誠字為之貫串,為之維繫;否則如一盤散沙,必將不戢而自焚。…唯誠可以破天下之至偽,惟實可以破天下之至虛。”這話對於被主召當兵奉獻為主的人,尤足資惕勵。
  人若不知誠實之可貴,與虛偽之為害,則必不知罪惡之真面目;亦必不能瞭解慈愛的耶穌基督何以獨對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厲斥嚴責,也就不會明白耶穌基督的心,認識耶穌基督的真實──真理即是真實。

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誠實從地而生,公義從天而現。(詩篇85:10-11)

  才能不是每個人能具有的;誠實卻是每個人所能具有,也當具有的。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