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一小塊切割的陽光

湮瀅

 


Photo by Jessica Lewis from Pexels

  加州的陽光,說起來還頗有點名氣:它不像有些地方驕陽酷熱,如不撐傘皮膚恐遭灼傷;熾烈的陽光,還可能烤焦農作物造成災害。相對來說,加州的陽光,是溫和的。舊金山四季如秋,陽光便顯得金貴;中午,下午都還常見有人躺在草地享受日光浴,這在其他地方是極少見的。
  我居處後院,空間不大,四圍又有三層樓房與叢樹環繞;西側雖無建物,卻有一株鄰院的參天大樹,擠掉了大部分陽光。早晨,我到後院散步,只能在樓宇與樹叢間,被擠壓,切割出來的一小塊陽光下散步。“物以稀為貴”,我後院這塊經切割賸留的陽光,倍覺珍貴。
  猶憶青少年時期,我被澎湖軍方無中生有,誣陷為政治思想犯,關進山洞黑獄中數月。洞中,伸手不見五指,晝夜不分;洞口,懸着一盞小煤油燈其光如豆,小燈所產生的煤煙,卻能將洞中五十多名囚徒的臉,燻得烏黑如同鬼魅。在街角倘若意外撞見這些白色恐怖囚犯,路人肯定驚嚇得拔腿狂奔,或跌倒在地。
  軍方每週放封一次,每次一刻鐘。洞外囚院約二,三十米見方,周圍環繞着插了鐵藜的高牆;所幸,囚院中間留下了一小塊切割出來的陽光。囚犯們或坐或立,空間雖略顯擁擠,仍能享受片刻珍貴的日光。抬起頭來,也還能仰望久違的藍天;在此之前,我從未感覺:陽光與藍天,是如此美麗可愛。囚徒們個個仰着黑臉,享受一週僅十幾分鐘溫暖陽光的撫慰。它,如一道靈光,直透胸臆。更令人意外的,老天還在插了鐵藜的高牆外,悄悄地伸進幾片綠葉。驀然見到這幾點象徵生命的綠色,有的囚徒還感動得淚光盈睫。
  眼前,我後院這塊切割出來的陽光,以及周邊的綠,都僅僅是大自然給人的一丁點賜予。由於它們被切割得很小,人才懂得充分珍惜,並能確切地親炙,享受它。
  若身處一望無際的陽光下,或一大片縱目難盡的綠野裏,人反而會輕忽了它們的價值。在這一小塊切割出來的陽光與幾片綠葉下,人才能體認並感悟大自然的恩寵,並深深感激。
  昔日,我在黑獄山洞旁囚院中,短暫享受的陽光,其實,比現在我後院中這一小塊陽光還大得多,但感受迥異。那時,是在刺刀與鐵藜下,生命備受威脅,完全失去自由。如今,我後院這塊切割出來的陽光,雖比囚院中的陽光範圍還小,但我不受任何拘束限制,舉步便可走出去,到外面無垠的陽光中,隨意倘佯。區別,只在有與沒有自由。
  唉!在這樣美好的春天,一個舉步維艱的老人,不但能擁有這樣一小塊切割出來的珍貴陽光,還可以品味陽光下各色玫瑰花的甜香。時屆晚年,又值亂世,還能安閒自在地踱步,對我來說,應為恩典中的恩典,豈可等閒視之?此時此刻,怎能不讓我誠心誠意地向上蒼,獻上我最真摯的感謝!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