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含笑歸去

王人義

 

  鳴原下班後騎着自行車繞道到新婚不久的妻子晗青工作的醫院,載着她一路興高采烈的飛奔回家。像往常一樣,他們都會繞道拐進靠近西北坡的小道,在那裏,可以把山城對面巫山的奇景和長江的風光盡收眼底。那天,鳴原奮力騎着自行車向上坡登去,夕陽下壯麗的風光在他們面前像一幅長卷緩緩展開,殷紅的晚霞撲面而來,把穿着白衣白裙的晗青全身染得通紅。晗青興奮地跳下自行車的後座,靜靜地披着絢麗的霞光沉浸在無法言表的喜悅之中。
  “青青,美嗎?"鳴原站在妻子的背後,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向她耳語,晗青似乎沒有聽見,卻自言自語的說,“太神奇了,只有神才能創造這樣的美麗!”
  “哪裏有甚麼神?鬼才相信有神!”鳴原壓低嗓門說,他並不希望妻子能聽見。
  “有的,一定有的!要不然這世界怎麼會這麼的美麗?”那鑲嵌在大自然中的壯美,本能地啟發了晗青對神的敬畏與讚美!

一. 午夜驚魂

  “鳴原,快起來,聽聽,樓上好像有人在喊救命!"
  夜已深了,忙碌了一天的山城已累得進入了夢鄉,同樣疲累的晗青在沉睡中被自家單元樓上一陣細微的尖叫聲所驚醒,她趕快推醒正在酣睡的丈夫。二十七八的丈夫,正睡酣聲如雷,聽到了晗青的輕聲的呼叫,他不情願地向內翻動了一下身體,剛打了兩聲酣就停了下來,突然,他全身的肌肉收緊,完全沒有了睡意,翻身從床上坐了起來,他清楚地聽到樓上女人的呼救聲和一個男性低沉的吼叫聲。他認識樓上的那對夫妻,丈夫出差了,只有妻子帶着一個不到五歲的女兒在家。他立即跳下床來,抽出那條用來栓門的一米多長的鐡棒,三步兩步地衝到樓上,一腳踹開虛掩的房門。只見房內一名年輕的男性歹徒用左手腕扣着那個女人的脖子,右手握一把發亮的匕首對着她的鼻尖。不知是女主人嚇得發抖還是這個青年人緊張得發抖,總之那握着匕首的手在拼命的顫抖。
  “你不要過來,你過來我就殺死她!”那歹徒的口齒緊張得含糊不清;
  “你要敢動她一根毫毛,老子就一棒子夯死你!”在危急面前鳴原特別的鎮定,他要用自己滿身的正氣鎮住歹徒的邪氣,並且盡量地穏住他等候警察的到來,他相信晗青已經報警了。
  警察反應相當迅速,不到十分鐘,一個中年警官握着手槍已迅速地取代了鳴原的位置,他機智地與那歹徒周旋,小心地向他靠近。那年輕的歹徒驚恐防範,不知不覺退到身後的窗口。突然一聲低沉的悶響,那年輕歹徒應身倒地,那被他扣住的女人隨之也癱倒在地上;一切發生得那麼突然,鳴原一下子楞在那裏回不過勁來。原來警方已在窗口對面的屋頂上安排狙擊手,直等到談判的警察把歹徒逼到窗口,就一槍要了他的小命。鳴原回到家裏,空空的大腦依然定格在那年輕人倒下的那一瞬間,死亡第一次直接面對着他,那麼簡單,那麼容易,同時又是那麼恐怖,那麼猙獰,不由得他不對死亡產生本能的排斥與厭惡。妻子晗青扶着他上床睡覺的時候,發覺他的全身都在輕微的顫抖。
  “鳴原,你醒醒,你醒醒!”三天以後的深夜時分,睡夢中的鳴原又被妻子低沉的驚叫聲叫醒。鳴原習慣地看了看床頭櫃上的時鐘,與三天前發生的事在同一時間,一下子又把鳴原放鬆的神經拉緊起來。“你聽,你聽!”驚恐地摟着他的妻子小聲而緊張地說,鳴原屏住呼吸,又是從樓上傳來的與三天前晚上一模一樣的聲音,女人在尖叫,男人在低吼,鳴原頓覺毛骨悚然。“怎麼可能?”鳴原不禁思量,自那天事發之後,樓上的女人就帶着孩子回娘家去了,房子是空着的呵?!鳴原又提起栓門的鐡棒子悄悄地上了樓,遠遠地還聽得見這屋裏的聲音,可一走近那家房門,聲音就嘎然而止。他推了一下那家的房門,房門的確緊鎖,裏面一片漆黑。樓道裏有鄰居家打開房門的聲音,一兩個膽大的男人探出頭來,鳴原與他們面面相覷。
  鳴原拖着鐡棍下樓回家,一上床,那尖叫和低吼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真的有鬼?”晗青疑惑地問,
  “看來真的是有!”鳴原無可奈何地承認;
  “而且人死了之後還真的有靈魂。”晗青心裏似乎又增加了幾分的恐懼與憂愁。
  “有靈魂又怎麼樣,沒有靈魂又怎麼樣?坦坦蕩蕩地做人就夠了。”鳴原想安慰妻子。
  “有靈魂就有一個死後靈魂的歸宿問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地獄?!”晗青說。
  “可能有吧,要不然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那個歹徒是不是已經成為了一個要下地獄的鬼?”鳴原自己也不得其解。
  自那以後,每晚到了同樣的時候,同樣的聲音會從樓上傳來,在那些日子裏,死亡和靈魂的歸宿成為了鳴原夫妻在那些恐怖的夜晚,共同議論的話題。每每談到這些,他們都會聯想到自己,雖然說他們認為自己並非壞人,可一想到他們曾經的過犯和缺欠,都使他們感到生命的擔子越來越重!

二. 魂歸何處

  靈魂的歸宿到底在哪裏呢?後來緊接着發生的事情,使得他們這對青年夫婦更加無法逃避!
  晗青是個年輕的中醫師,她的師傅是山城首屈一指的祖傳名醫,而晗青又是這位著名中醫師唯一僅有的關門弟子,晗青敬重這位中醫師的人品與學識,而老中醫師愛惜女弟子的善良與聰穎,久而久之,也就情同父女。更因為老中醫師多年寡居,鳴原和晗青更負起照顧老人的責任。
  醫生也會生老病死。老中醫平時身體頗好,突然有一天因急症被送進醫院,住了幾天醫院情況已見好轉,老中醫自己也不覺得有甚麼大的問題,說是不久就要出院。那天,鳴原和晗青洗完了澡,正準備上床休息,電話鈴就叮鈴鈴地響了起來。晗青一把抓起電話,果然,是醫院打來通知家屬的病危通知,老中醫的病情急轉直下,生命已危在旦夕。晗青放下電話就拖着鳴原往外跑,開着他們剛買不久的新車向市直屬醫院飛奔而去。
  夜已深了,交通極為通暢,不久市醫院的大樓就在眼前。正要穿過市醫院前的十字路口,交通指示燈亮起了紅色,鳴原迅速地踩了煞車。綠燈剛亮,鳴原立即踩油門趕路,發動機一陣轟鳴,不知怎的,車子竟巍然不動!鳴原也算是開車老手了,可從來都沒有碰到過這樣的問題。他想重新發動一次發動機,可能會把問題化解掉;他照樣做了,火是點起來了,油門也沒問題,可是車就是不動。這下鳴原有些着急了,立即下車,前後左右地看了一圈;車好好的,怎麼就開不動了呢?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因為停在路中間的時間太長,不知誰把交通警察也請過來了,還試着幫他推車,可車還是不能自主行走。就這樣他們在馬路中間折騰了將近半個小時,正急得像熱窩上的螞蟻。發動機一陣狂響,整個車身都抖動起來,鳴原跳上車,一踩油門,車箭一樣的衝了出去,坐在旁邊乾着急的晗青,頭猛地甩向椅背,嚇得哇的一聲尖叫,本來驚恐的心,差不多都要從嗓子眼衝出來了。“真的是見到鬼了!”鳴原只覺得兩手發麻,死死地抓住方向盤,生怕出甚麼大事。
  趕到病房已經深夜。老中醫躺在床上,兩隻眼睛圓圓的睜着,不知有沒有知覺。晗青用手在他眼前晃動了幾下,沒有任何反映;然後彎下腰來湊到老師的耳邊大聲呼喚老師的尊號,也沒有任何的回應;摸了一下老師的脈,還有生命的跡象,晗青就要去找值班醫生。突然,老中醫在床上直挺挺地把身子竪起來,本來睜開的眼睛似乎要被擠出來一樣驚恐地盯着前方;兩隻手在空中好像與誰拼命似的掙扎與擊打,竭力地拒絕與逃避着那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沙啞的嗓子聲嘶力竭地尖叫,“不要讓它過來,不要讓它過來呀…快趕走它,快趕走它…我怕呀,不要,我不要…”
  本來心神未定的鳴原與晗青被老中醫的情形嚇得魂不附體,老中醫是在做惡夢嗎?他前面根本就沒有人,他又是和誰在撕扯呢?他們一左一右地嘗試扶住暴烈中的老中醫,可是他們根本沒辦法控制他的掙扎,他在極度的懼怕之中發瘋似的用盡全身力氣,與那看不見的存在極力撕打,聞聲而來的醫生和護士也被眼前看到的一切嚇呆了!
  “快趕走它們,快趕走它們…我怕呀,不要,我不要…”尖銳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慄。剛緩過神來的鳴原嘗試以他年輕人的力量從身後把老中醫的手臂抱住,老中醫的全身再一次彈起,全身直挺挺地跌落在床上,眼睛依然圓睜,晗青急忙施救,發現他的身體已冰泠與僵直,沒有了生命氣息。
  經歷了發生在眼前的一切,鳴原與晗青簡直覺得好像是在地獄的門前轉了一圈的感受, 為甚麼有這樣的事發生?難道真的有地獄?”晗青在鳴原的懷裏,悲痛低吟;鳴原緊抱着晗青,無言以對。
  “我們今後誰都不能下地獄,太恐怖,太可怕!”晗青神經質地絮絮叨叨。

三. 含笑歸去

  原來人真的是神按照自己的形象和樣式造的;原來神愛人,人卻不珍惜如此的大愛,而希望在獨立於神,超越神的慾望中被罪捆綁,與神隔絕,並領受必死的結局;原來神創始成終的愛,使自己在永恆的計劃中成為一個人,以創造者的身分承擔人的過犯,使人得以與聖潔至高的神和好,重新歸回神的懷抱;這個人就是耶穌基督,祂為人的罪死了,卻因為自己從來沒有犯罪又得以以聖潔的生命從死裏復活;聖經記載,祂復活時有五百多位祂的門徒見過復活的祂,最後祂還在門徒的面前昇天回到天家!祂更以復活的生命告訴我們眾人,凡有人在祂的生命之中,就是一個新造的人,必像祂一樣出死入生,死裏復活,在神的天國得永恆的生命!
  “鳴原,我一天也等不下去了,我要回中國,帶領我父親接受耶穌基督為他個人的救主!”已經移民加拿大領受了耶穌基督重生生命的晗青對她丈夫說,因她父親長年勞累患上慢性肝炎,後來又轉成肝硬化,現在已是肝癌晚期。一想到自己中醫師傳的瀕死經歷,她怎麼也坐不住,一定要立即回去向病中的父親傳福音!
  佳美的信息是如此的美好與甘甜,藉着牧師從加拿大打來的越洋電話,晗青的父親着着禱告接受了耶穌基督為個人的救主,禱告完畢,晗青竟像一個小孩子一樣擁在父親的懷中哭起來了。父親懂得女兒的心,摸着女兒的頭小聲地說:“哭吧青青,你這是高興,為我高興!”他自己也流出了喜悅的眼淚。
  父親決志信主之後,精神狀態特別的好。那天傍晚,吃完晚飯之後,父親靠在床上看書,晗青坐在床邊削蘋果。突然一道霞光穿過晚雲照進房間,整個房間一下子變得光彩而明亮。本來半躺着的父親情不自禁地把身子直起來,凝視着窗外的晚霞和霞光中的遠山,臉被霞光照得通紅。晗青走進窗口,把半開的窗戶全然打開,讓滿天的霞光隨着傍晚清風充滿房間的每一個角落。沐浴在霞光之中的父親臉上充滿了平安與喜樂,他慢慢地環視着被霞光照亮的房間,眼光中閃爍着異樣的驚喜,
  “青青,怎麼有這麼多孩子在咱們房間呵,是誰帶過來的?他們太可愛了!”父親說;
  晗青環顧病房,除了她和父親,沒有別的人呵?怎麼會有小孩子呢?她疑惑地看了一眼父親,父親歡欣喜悅的眼神再次告訴她,父親看到的一片都是真實可信的,那麼他看到了甚麼?這些孩子又是誰呢?忽然有一個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信的人有永生!”
  她立即明白了父親看到的這些孩子是誰,她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訴父親,“爸爸,您知道您看到的孩子們是誰嗎?他們都是從神那裏來的天使呢!”說完,她輕輕地躺在父親的身邊,注視着父親觀注天使時歡喜的神情,分享着父親心中的那份狂喜,自己仿佛也成為其中一個天使,迎接着重生的父親含笑歸去!


含笑歸去
(按圖放大)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