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箱根聽雨

音凝

 

  箱根(Hakone)的風景之美,是我久已聞名的。幼時讀曼殊大師的斷鴻零雁記,就嚮往箱根的風光。後來由一些遊記中一再領會到箱根之美,所以我決定要去箱根看看。但可惜我去箱根的時候,正當日本有颱風侵襲,我由東京搭小田急快車到達箱根,再轉登山火車去強羅(Gora),車抵強羅已下午一時,山上正下着瀟瀟的細雨。我在車站旁邊的小店裏買了一點紀念品和一盒箱根的特產桔子糕,雨竟愈下愈大,只好叫車子到山上的溫泉旅館去休息,這天雖是周末,但由於颱風的關係,旅客寥寥無幾。我住的這家日式旅館,很安靜,拉開長窗,外面是一個小巧玲瓏的日式庭園,蒼松,翠柏,曲徑,池水,在涼涼的山雨中顯得幽雅而清寂,頗有深秋的意味。我換上寬大的日式和服,趺坐在榻榻米上,喝着淡淡的日本清茶,吃碧綠的桔子糕,清香滿口,別有風味。凝視窗外的雨景,感到無比的寧靜與閒適。由美國東部一路趕來,行程都十分匆忙,難得有機會靜坐下來,享受一段清閒的時刻,上山時曾攜來一本書,但我捨不得翻開,因為我捨不得那一窗雨景,聽着靜靜的雨聲,將我的回憶都織進去,想到了蘇曼殊在斷鴻零雁記中纏綿悱惻的故事,也想到了兒時的種種,不覺消磨了一黃昏。晚飯是道地的日本菜,餐具十分精美,米飯也晶瑩可愛,但菜可以下口的卻不多,女侍穿着和服跪在旁邊殷殷動餐,使我十分局促起來,最後只好請她離去,我才安心用畢晚餐。晚上,我獨自擁衾夜讀,窗外的山雨未歇,旅舍中寂然無聲,但不知甚麼時候,前面的大廳裏,有一些人在飲酒,也有女人彈着單調的三味弦在唱歌,歌聲與弦音都很悲涼,和着窗外的雨聲,聽起來分外惆悵,我在這雨聲與三味弦的淒愴的調子裏惘然入夢。

  第二天清晨醒來,雨已經停了。我披衣走出去,看見一山涵碧,山徑很窄很陡,長滿了苔蘚,每爬上一段,便有木牌標出海拔的高度。山上疏疏落落的有些建築,多半是觀光旅館,但也有不少敗椽老屋,看起來頗像家鄉的老屋。沿着伊豆箱根的山路望上去,在低低的雲靄下,可以隱約看見迷濛的富士山頭,有高不可攀的感覺。下山時雲霧封住了山徑,遠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雲的空隙裏是綠鬱鬱的杉樹,山的青色反倒很淡了。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4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