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人生四夢(二)

紅樓夢

殷穎

 

  曹雪芹的“紅樓夢”,是緊跟在“桃源夢”之後的另一個中國知識分子規避現實的夢想。曹雪芹以其細膩華麗的絕世筆觸,譜下士子心靈嚮往的境界。他筆下的賈寶玉與十二金釵,生活在一個特意營造的大觀園中,書中記錄下這些少年少女嗔怨愛恨的故事,讓這些少男少女的感喟,訴說出天下士子內心深處的憧憬。曹雪芹以不世出大文豪妙筆所描摹的情事,鑄造出如煙的美夢,讓士子在桃源夢之後,進入另一個夢境。


清.孫溫繪百廿回紅樓夢(部分)

美不勝收的溫柔

  清代的曹雪芹所承受的歷史傳承,不僅是清靜無為的道家思維,又加上了深入人間的佛,儒思想,所以一開始他便塑造了兩個象徵性的人物:一僧一道,另外還有一儒(即賈雨村)。紅樓大夢於焉開始,掀開了紅樓夢大戰的帷幕。曹氏筆下奠定的世界文學巨構,是金陵十二金釵為主角的“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卻寫出了傳世名著。大觀園中記載了這些少男少女的鮮活故事,曹氏以蘸飽了青春色彩的妙事,細緻地刻畫描摹出他們的內心世界。他們在大觀園這個保護傘下,以綺麗細膩的文筆與如歌的行板,將這些癡男怨女的心事一一揭露出來。陶潛的桃源夢是要避世與逃世,但曹雪芹的紅樓夢卻是要入世,但也是另一種逃世,因關閉在大觀園內這個溫柔鄉中,可暫時避開外面的世界。
  紅樓夢裏寫盡了女孩的心事,多愁善感,使小性子如林黛玉;豁達瑩澈,玲瓏剔透如史湘雲;知書達理,顧全大局如薛寶釵,以及黛玉的葬花,寶釵的捕蝶。美學大師蔣勳,在他的紅樓夢美學中說:“大觀園是一所美好的青春王國。”紅樓夢的作者建構的這個青春避難所,收容了這些對青春還有嚮往的美麗生命,為這些癡男怨女提供了保護傘的,就是榮國府的最高權威史太君,其次為賈政之妻王夫人(但王夫人有時也會因某種原因,出手傷害園中的年輕生命,丫頭香菱,便因她的猜忌,導致投井自盡)。
  大觀園這個青春王國是短暫的,不久這個保護傘便破損了,裏面的年輕生命也一一敗亡,而且園外的惡事也會侵入,寶玉便因與戲子蔣玉函互換汗巾,及涉嫌調戲香菱而被其父賈政毒打。黛玉由葬花到焚稿,香消玉殞,姊妹們也都紛紛遠嫁,後來便都星散了。連深鎖在檻內的尼姑妙玉,也被匪徒越搶劫去,無法保全貞潔…。作者刻意經營的青春王國大觀園,不像陶淵明的“桃花源”周圍用樹木刻意圍護起來,漁人雖能一度潛入,略窺梗概,但再也無法侵入,由於陶潛的刻意保全,使它成為千古避世者的“逃城”。
  曹雪芹對青春王國裏年輕生命的心理刻劃有獨到之處,他將少男少女的心事寫得淋漓盡致,不但將十二釵的情事,心態寫得細膩活現,他對少男的心事也能刻劃入微。蔣勳特別激賞他對寶玉心事的描寫:“靜中生煩惱,忽一日不自在起來,這也不好,那也不好,出來進去,只是悶悶的…”(紅樓夢第二十三回),蔣勳稱讚作者:“這幾句寫青少年的百無聊賴,比現代小說還要現代,更甚於麥田捕手彷徨少年時,更甚於少年維特的煩惱。”當然,曹雪芹是不世出大作家,一般作者焉能望其項背。

多少高樓都塌了

  曹雪芹自己經營的大觀園,最後也讓他自己毀了。世上第一流小說,多半都以悲劇收場,這是美學的最高要求,曹氏的紅樓夢焉能例外。他在第二回“冷子興演說榮國府”中,既已透露這榮,寧二府的第一代榮國,寧國二公以下,已傳到第四代(賈寶玉),自古富不過三代,到達第四代,二府已成朽木,早已腐朽不堪,奸盜邪淫應有盡有。當年跟隨榮國公走天下創業的老僕焦大說得好:“這榮,寧二府除了門外的石獅子,沒有一個是乾淨的。”
  曹氏並沒有要刻意保護他的大觀園,如陶潛的“桃花源”:“芳草鮮美,落葉繽紛…,有良田,美地,尋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不讓外人涉入,只能在想像中期待。紅樓夢的大觀園之鮮美,遠超過“桃花源”,賈公以下第三,四代的人物中,除大觀園內的青春孩子還都單純,不諳世事,其餘的皆已成為驕奢淫逸之徒,甚至還有人壞事做絕,所以二府的傾覆是必然的。
  曹氏一支妙筆寫盡了興衰的種種世態炎涼,結局早在意料之中。可惜曹氏的巨構沒有終篇,紅樓夢後四十回為高鶚等為之續筆。對紅樓夢後四十回,考據家,紅學家,各有所本,各有堅持,成為歷史公案。我的朋友張之老夫子便根據脂硯齋等版本,花十年功夫再撰寫了紅樓夢新補(此書在大陸已銷數百萬冊,在台灣有繁字版)。當年我去河南拜訪他,他堂中高懸着“慰芹廬”的匾額,表明他是根據曹氏遺留下的文獻成書,堅持反對高鶚版本。半世紀前,胡適在台北限印了他所珍藏的脂硯齋重評石頭記,便應為張之根據重新起草後四十回的參考之一。我當年搶購了一套,今亦可視為珍本。
  但無論哪個版本的紅樓夢,結局早逞,曹的紅樓夢已徹底破碎了陶淵明的“桃源夢”所代表的,應為老莊之清靜無為,消極遯世的思想,曹雪芹的紅樓夢則攙雜了佛,道,儒的多種宗教意識與思維,它不僅入世,而且極為深入。但他也敝棄儒家,這由賈寶玉不屑仕途,便可覷見。紅樓夢中的腐儒代表則為寶玉之父賈政,而首卷中提到的一僧,一道,一儒(賈雨村),此人也並非一個真正的儒,而為一個官僚小吏,心術手段皆為下品。所以寶玉最後還是以出家了卻塵緣,終結了紅樓夢
  中國知識分子都想進入這個紅樓夢青春王國的大觀園中,做短暫的遊憩,享受一下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夢境,陶醉一番,品嘗一下這種美夢的滋味,也為成為另一類心靈的“逃城”。(下期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