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人類罪孽之血與罰的聚焦

殷穎

 

基督受難最真實鮮活的見證

 

  由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導演製作的影片耶穌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去年在美國上映,久久佔據票房的前列,許多教會都包場觀賞,並為美國冷漠的宗教(包括天主教與基督新教)激起了空前的熾熱與復興;最近還獲提名角逐好萊塢金像獎的獎項。在以聖經題材拍攝的電影中,這是最突出最讓觀眾感受震撼的一部。而這部影片在世界各地放映時,也曾引發信徒更廣大的激動與迴響。
  此片應為影音佈道的經典傑作,其影響將歷久不衰。以往拍攝的聖經影片中,如賓漢十誡等,均無法與此片比擬。
  保羅在陳述當年身受鞭刑的規定,是“每打四十減去一下”(哥林多後書11:24),這種陳述,並不會引起人的特別注意。而福音書中,記載基督被捕受鞭刑時,也只有寥寥幾個字的記載:“把耶穌鞭打了,交給人釘十字架”(馬太福音27:26)。但梅爾吉勃遜卻能將“鞭打了”這三個字的記載,拍成全片的焦點,幾乎用了全片四分之一的時間,來突顯基督在大祭司與彼拉多手下的受難。

  血,是貫穿全片的特色。耶穌在彼拉多衙內“鋪華石處”,希伯來話叫“厄巴大”(約翰福音19:13),在那裏受審與受難。羅馬兵丁將耶穌剝光上衣,雙手縛在石樁的鐵環上,承受殘酷的鞭刑。由兩個兇殘的羅馬兵丁,各執籐條,先鞭打四十下;再用帶着數寸長的倒刺鐵鉤皮鞭,將背部抽打。每一鞭重重抽下,都會在主的背上留下一條凹入的血槽。每一鞭都伴看耶穌的慘叫,及夾雜着行刑者們的喝罵與獰笑。一時血肉橫飛,耶穌在石樁前輾轉受刑,體無完膚,血水濺滿了方圓一兩丈的石地。流下的血水,甚至可以匯集成數個血窪。基督的胸背及雙臂與雙腿,每一寸都刻上血痕。一聲聲的哀號,震痛了四周圍觀人們的肺腑。現場除了大祭司該亞法,及其所率領的祭司與法利賽人以外,更擠滿了吆喝的暴民。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與主的門徒約翰也在其中。這場驚心動魄的鞭笞,殘暴的鞭梢與血雨飛灑的狂飆所呈現出的,是殘酷的人間地獄。驚悸的圍觀者與影片的觀眾,連眼淚都驚恐得塞在眼中流不出來。每一個觀眾的心,都被吊在半空中,隨着起落的狂鞭顫抖。主刑者與執刑者,一面打,一面一聲聲地數着鞭打的數目。每一鞭抽下去所濺起的血花,都在記錄着觀眾的罪孽,都在記述着人們犯罪的後果。梅爾.吉勃遜所描述的基督,由被捕到釘死,這十二個小時的經過,每一分每一秒都壓縮得十分緊迫,讓觀眾透不過氣來,找不出時間來嘆息與感喟。梅爾的導演手法堪稱上乘。

  劇中除了主角耶穌(由雅各卡威佐 James Caviezel主演)外,角色十分吃重的,是主的母親馬利亞。耶穌由被捕到十架行刑,他都在近靠焦急傷慟得心腸寸斷,既無助又無奈。劇中馬利亞,有幾個動作,可以顯示出慈母的心懷。他用彼拉多夫人給他的布巾,匐匍在地上,從主被鞭打時留下的血窪中吸拭血水。當主被釘十字架時,他將雙手插入地下,抓起兩把泥沙,以及最後走到十架旁,親吻釘在十架上的主的雙足,讓血漬沾滿了他的嘴唇與面頰,都刻劃得十分深刻,沉痛,貼切而細膩。正如西面當初在聖殿中對他說的:“你的心要被刀刺透”(路加福音2:55)。

  劇中除了耶穌受鞭笞的主要場景外,另一個重要的場地,是主走往各各地刑場的“苦傷道”(Via Dolorosa)。基督在皮鞭的驅策下,一步步背負着沉重的十字架,走往刑場。每一步都極端艱辛,走幾步便會被鞭打得倒下。相傳主在這條短短的石徑上曾跌倒十三次,甚至再也爬不起來。臨時由旁觀人群中拉了一個叫西門的人,來幫他一同將十架拖到刑場。基督在撕裂天地的慘號中,手腳都被鐵釘重重的釘在十架上。正面釘完後,又將十字架翻轉過來連同耶穌的身體一起砸在地上,再將釘透木架後面的釘尖敲倒,然後才豎起闖進地上的穴中,手法粗糙而殘忍,讓人不忍卒睹。最後,兵丁用槍矛刺透主的肋旁,大量血水如雨淋下。這一幕幕都是十分血腥的場景。血,是這部影片的大特寫。經上說:“人若不流血,罪就不能赦免。”(希伯來書9:22)。而基督正是要為世上的罪人流血,才以道成為肉身來承受流血的苦難。人類罪惡的癥結便是要流血。基督在這裏所流下的每一滴殷紅的鮮血,都在突顯聚焦於人類的罪孽。
  劇中曾提到彼得的三次不認主,但着墨不多。倒是出賣耶穌的猶大,他那醜惡的身影竟尾隨了主受難的前半場,最後,以上吊結束了叛逆者的生命。
  大祭司該亞法的角色,也很吃重。他是力主釘死基督的關鍵人物。其他演員如彼拉多等,表現也都稱職。這部影片使用的語言,為耶穌時代習用的亞蘭語,只有主在十字架上喊叫:“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就是說:“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甚麼離棄我?”馬太福音27:46)才用希伯來語,更顯得真實。
  片中以基督受難為主軸,間也提及主傳道的片斷,但都是短暫的過場。整部影片以基督的受難與流血為主題。每一吋膠片,都拍得讓觀眾心神俱裂。製片人將福音書中最後的記載,都儘量忠實地還原當時的情景,鮮活而逼真。為任何以往記述耶穌生平的影片所不及。導演為使演出者與觀眾都有真實感,耶穌最後所戴的荊冠,是用真的鐵蒺藜做成;當主演者戴上時,鐵刺刺入皮肉,血真的流下來。他的慘叫確有真實感。演員每天下裝時,也真的被打得遍體鱗傷;為背負沉重的十字架,肩膀因而脫了臼。但主演者為一虔誠信徒,為能演出這個角色而感恩。這實在是一部可以傳世的不朽巨構。每一基督徒,都應該去親身體驗一次在耶穌鮮血中懺悔的洗禮,與靈魂深處的震撼與激盪。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