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謝謝,我不吸煙

余卓雄

 

  1980年我出國後首次歸來,頭一個印象就是無論走到哪裏,都差不多都是人手一煙,我感到十分的驚訝。有一天,我的妹夫也買了一大紙袋香煙,大約有十條吧。我問他買來作甚麼?他答道:“還不是為了你!你剛回來,這些煙可以作你見人的禮物,你有甚麼事要求人,先奉上一包香煙,一切都好說好辦。”
  我感謝他的苦心,但是我不能同意。因為這苦心等於間接殺人。百多年前,英國以鴉片煙毒害中國,使中國失去了香港,今天我們是自己以香煙毒害自己,失去家人與自己的生命。
  1997年,在彌勒寺新村的兒童發展中心會議廳,有一個歷史性的會議,主題是“謝謝你,我不吸煙。”這個運動並不是孤軍作戰,參與的機構有雲南省婦女聯合,省國際民間組織合作促進會,省兒童發展中心,省衛生廳,省教育委員會,省健康教育所,省師大教科所,需要的經費,由救世軍捐助,這是救世軍在中國投入救災扶貧行列中,第一項參與改善社會習慣行為的項目。
  雲南是有名的煙草之都,近水樓臺先得月,雲南人吸煙也是全國之首。家長吞雲吐霧,兒童也爭先摹仿。吸煙帶來的副作用是吸毒,酗酒,火災,環境污染,偷竊,愛滋病或其他疾病,甚至死亡。
  煙草是雲南最大的財政收入,煙田不斷擴大,我們是不是搬起石頭去碰自己的腳?這一場控制吸煙的活動是不是一場螞蟻憾大樹的傻勁?救世軍在一個世紀以前,已經開始了這個項目,當時受到社會的批評與攻擊。我們經歷一百年的苦戰,漸漸得到世人的同情與支持。今天許多西方國家,都以無煙的清新環境衛生作為文明的象徵與標準。

從下一代做起

  曾在一本雜誌上看到一幅新聞照片,有幾個七八歲的孩子,在一間破欄的房子前面吸煙。那神態,就好像他們的爸爸,哥哥,叔叔一樣。我不能忘記那情景,心裏十分難受。
  中國的孩子們,身體和心志都還在成長中,這麼小小年紀就開始吸煙,面不改容。下一步,他們要吸甚麼呢?
  救世軍資助的控煙活動,特別邀請了官渡區第二中學,安寧市第四中學,南站鐵小,官渡區第一小學協助。這四所學校擁有數百名教職員工和六千名青少年,他們是控煙的前鋒隊伍。
  這一代的煙民,要勸告他們戒除這個陋習,擺脫這個瀟灑的形像,把精神享受寄托於別的好地方,協助建立一個清潔的好環境,拯救因吸煙而損失的財物與人命,似乎十分艱苦,因為他們沒有勇氣去下一個決心。那種“我不行”的失敗,使他們也許一生陷在煙霧的深谷,不能自拔。
  但是我們可以先從下一代做起,我們有信心。否則,十五年後,又是一代焦黃指甲,髒黑牙齒,口臭無比的癮君子!
  南站鐵小校長彭琨說:“我要在下一周的職工大會宣布,鼓勵大家先以身作則,進而擴大到家長和社會群中。我們不是被迫,而是自願參與這一項精神文明有意義的行動。”
  安寧市第四中學校長黃心杰說:“我要罰吸煙的學生十元錢。”
  省教科所講師高松說:“孩子們的摹仿性很強,出於好奇,往往不知好歹。”
  省教委基礎教育處處長李黎明說:“今天的小學生,就是明天的大學生;再一轉呢,就是國家的主人,推行控煙運動是每個國民分內的事。”
  我有一個夢,夢中有一個空氣清新的辦公室,桌上沒有煙灰缸,地下沒有煙頭,室內沒有人咳嗽,眼睛不會因煙霧流淚,鼻不因煙味而流涕…從窗外望出去是一片草綠的農田和花圃,有個人告訴我說:“從前嘛,這兒是種煙草的。感謝老天爺,大家都改行了。”

香煙,還是香蕉?

  在全國愛國衛生月的第一周,昆明市官渡關上第一小學,南站鐵路小學,官渡第二中學和安寧市第四中學,首先響應救世軍資助的控煙活動,四校領導小組,率領近七千員生控煙大軍,全體出動宣傳。
  在四校控煙小組第一次工作報告會上,校長們勉勵吸煙的老師實行身教,先由在校時不吸煙做起,漸漸全部戒除。這個以身作則的呼籲,得到老師們的熱烈支持,願意自覺遵守。
  有兩位老師站起來講他們戒煙的體驗。一位說每次煙癮發作,兩手癢兮兮的,他被迫拿起一只香蕉作代替;另一位說吸煙使他患氣管炎,無胃口吃飯,他堅決要把這陋習除掉,這是一個痛苦的掙扎過程,他覺得這次戒煙活動給他壓力,壓力產生出勇氣,他要爭取最後勝利。
  這四所學校早已掛上“無煙學校”的牌子,看大門的人勸告入校車輛和接孩子的家長,請不要在校園內吸煙。
  控煙活動一種群眾力量,讓大家一同去改變一個千年的陋習,不但改變個人的行為,也影響社會建立好風氣,從此不以獻煙接煙為禮,卻之不恭,但拒煙不應視為不敬。
  我希望衛生當局同時能開一些戒煙班,提供戒煙有效方法,給予心理上的輔導。有許多煙民自知自己是一個受害者,可惜有心無力,我們要同情他們的彷徨,維護他們選擇生活方式的自由與尊嚴。吸煙既是一種病態,那麼協助戒煙就是一種治療。
  控煙和扶貧有甚麼關係?某甲勸某乙不要吸煙,指着一幢新式花園洋樓說:“如果你不吸煙,把積下來的錢就可以買一幢這樣的房子。”某乙問:“你知道這房子是誰的嗎?”某甲說:“不知道。”“那房子是我的。”“你是幹甚麼的?”“我賣香煙!”

大衛與歌利亞之戰

  昆明市四所中小學全體師生向香煙挑戰,使我想起一個聖經故事,那就是少年大衛與巨人歌利亞之戰,從軍中長官到士卒,都認為大衛簡直是以卵擊石。
  非利士人向以色列人挑戰,派出歌利亞來駕陣。他身高三米,全身盔甲有五十四公斤,他的銅戟伯槍頭就有八公斤,以色列軍隊中,全無對手。
  少年大衛是以色列的一個牧羊童子,相信上帝能保佑他打勝歌利亞,於是自願出迎。他在溪中挑了五塊小石子,用射石的機弦向巨人射去,只射了一塊,便打入歌利亞的額內,當場撲倒斃命,以色列舉國欣喜若狂。
  如今老師和學生們只靠幾張標語,向全國第三大工業的香煙王國宣戰,不是很像當年的大衛和歌利亞嗎?控煙活動不是要打倒煙草工業,而是要拯救在煙霧中慢慢沉沒的煙民。
  這一周,一組組天真的小學生在午飯時間到街上去發傳單,叫賣汽水的叔叔和賣菜的伯伯放下手裏的煙支,有些小學生把自己畫的戒煙圖畫貼在家裏的牆壁上,幾千個家庭的吸煙的家長都顯然全都受到感動。一個小兒子對爸爸說:“老師這樣說:‘吸煙會短命的。’你不吸好不好?”
  這幾句話,也是做妻子的天天想說的。“我們還未結婚的時候,你還沒有吸煙。”妻子曾深情地望着丈夫。不過這許多年來,說得多了,早已失去了說服力,妻子只得以沉默來抗議。
  今天做兒子的說了,自己的心中就如釋重負,她用眼角去偷看丈夫的反應,覺得他竟然是意外的鎮定,他對兒子說:“好啦,我想想看。”兒子於是擁抱着爸爸說:“爸爸,你好棒啊!”
  這是第一幕,我祝福這個爸爸戒煙成功,到那時,不是這個小家庭故事的結束,而是另一個健康長壽的故事的快樂開端。那麼這小兒子真的等於今天的大衛,戰勝了像巨無霸一樣的一個行為的陋習。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