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成功的危機

于中旻

 

  以色列新建立了王國,有了新王掃羅。澹泊簡樸的撒母耳,漸漸退出了以色列的領導階層。撒母耳臨去的記念,是為以色列獻祭,呼求耶和華,擊潰了非利士人的軍隊。“撒母耳將一塊石頭,立在米斯巴和善的中間,給石頭起名叫‘以便以謝’,說:‘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又在他的家鄉拉瑪,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撒母耳記上7:7-17)何等可貴的遺產!
  撒母耳一生,並不為自己作甚麼;他兩袖清風,為國家立了王,然後翩然而去(撒母耳記上12:1-5)。巍巍乎身為以色列的最高領袖,他甚至不曾擁有一座像樣的府第,就是在位的時候,雖然得人尊重敬畏,以至戰兢,當人要去找尋覲見,都面臨困難,必得反復打聽詢問。
  看,撒母耳所膏立的掃羅,作風就大有分別了。掃羅努力的要作“人上人”。此人着意自己揚名立威,建立常備軍(13:1,2),不用說,多是他自己的親屬小圈子,任用親信為幹部,保證能對他個人效忠(14:49-52)。不久後,“威加海內兮歸故鄉”,他就能誇口說:“便雅憫人哪!你們要聽我的話:耶西的兒子能將田地和葡萄園賜給你們各人嗎?能立你們各人作千夫長,百夫長嗎?”(22:7)國家的爵位名器,竟然淪落成為領袖收買人,建立自己嫡系勢力的工具!
  以前是撒母耳指導下,現在,正式開始了掃羅王朝的新政權,新時代。當非利士集結尋戰的時候,掃羅不耐煩等撒母耳獻祭,自己越俎代庖,兼理宗教事務;藉從權之名而擅權,自以為聰明,卻作了“糊塗事”,違背耶和華的命令(13:8-15)。雖然神藉約拿單取得勝利,顯出祂的權能,但神不是看結果,更注重動機。
  此後,耶和華藉先知撒母耳,正式下達給他第一項任務。撒母耳對掃羅說:“耶和華差遣我膏你為王…所以你當聽從耶和華的話 …”要他以神的仇敵為仇敵,徹底執行神的命令,消滅亞瑪力人(15:1-4)。
  沒有問題,掃羅打了一次美好的仗,但沒有守神的道,就是神口中所出的一切話。原來以色列的新王另有打算:

掃羅擊打亞瑪力人,從哈腓拉,直到埃及前的書珥。生擒了亞瑪力王亞甲,用刀殺盡亞瑪力的眾民。掃羅和百姓卻憐惜亞甲,也愛惜上好的牛,羊,牛犢,羊羔,並一切美物,不肯滅絕;凡下賤瘦弱的,盡都殺了。(15:7-9)

  遵行神的命令,必須不計代價。可惜,許多人只知道價格,不明白真價值。神的命令是“滅盡他們一切所有的…不可憐惜”,人民之外,還包括牲畜。掃羅興師動眾,動員了二十一萬軍隊進行征伐;他倒能運籌帷幄,謀畫設伏,只是執行了部分命令,他有選擇性,並不徹底。掃羅並不是仁慈惜命的原則,他不惜殺軍隊和平民,卻保留了眾惡領袖的亞甲;為的是甚麼呢?好留個活口,在凱旋的時候,證明王的戰功!此君有個特別的愛好,就是喜歡彰顯自己。這並不是誰欲加之罪的猜測,是有見證的。有人來告訴撒母耳說:“掃羅到了迦密,在那裏立了記念碑,又轉身下到吉甲。”(15:12)那可是好一段路啊!從猶大高地的迦密,下到耶利哥附近的吉甲。不過,掃羅匆匆促促,不辭辛勞,有他的興趣所在:偉大的領袖,為要立名紀功,當然是在當跑的路以外。為甚麼要到吉甲去?因為那是立王登極的地方,很值得記念啊!撒母耳當面直接說出了對他行動的評價:“你為何沒有聽從耶和華的命令,急忙擄掠財物,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呢?”且看掃羅並不肯認錯,針鋒相對的為自己辯解:“我實在聽從了耶和華的命令,行了耶和華所差遣我行的路,擒來亞瑪力王亞甲來,滅盡了亞瑪力人;百姓卻在當滅的物中,取了最好的牛羊,要在吉甲獻與耶和華你的神。”(16-21節)掃羅知道甚麼是“當滅之物”;不過,在宗教意義上,歸耶和華為聖應該可以吧?所以他挑肥揀瘦,留下好的獻祭;而且耶和華也是“你的神”啊!撒母耳說:

“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豈如喜悅人聽從祂的話呢?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與行邪術的罪相等;頑梗的罪,與拜虛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厭棄耶和華的命令,耶和華也厭棄你作王!”(22,23節)

  撒母耳宣告神與人關係的基本法則。從士師領導到王權,時代改變了,這原則到現在也沒有改變。不過,掃羅的錯誤,也是現今人的錯誤:以外面的宗教儀式,代替對神真正的敬拜,以功德和人意,代替神的標準,並且用來搪塞,自己私心的貪財擄掠,卻不知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這是多麼危險的行動啊!
  最後,掃羅搬出了“民意”的避難所,或者可以說,作為對抗神的堅固堡壘。為維持宗教禮貌,掃羅有條件的認罪:“我有罪了!我因懼怕百姓,聽從他們的話,就違背了耶和華的命令和你的言語…”(24,25節)掃羅藉口懼怕百姓,很有可以討論的餘地;此人從未作過民意測驗,總是剛愎自用,一意孤行,這話不足採信。就算是吧,但“懼怕人的,陷入網羅;惟有倚靠耶和華的,必得安穩。”(箴言29:25)民意是靠不住的,先知以利亞就是最了解“民意”的先知;他知道“心持二意”的群眾,是隨風的蘆葦。
  掃羅是否真相信“人民的聲音”是神的的聲音,作為靠山?還是在撒母耳的壓力下,找出的藉口?二者並沒有多大差別,只顯明一件事,就是掃羅自己要作王,厭棄耶和華,不甘心樂意事奉神,聽從祂的命令。這是最嚴重的事。萬有之上的神,絕對沒法接受次要地位的安排,沒有別的選擇,惟有厭棄掃羅作王。至此,掃羅與神決絕,也與以色列國斷絕,可憐!希奇的是掃羅不解決罪的問題,只顧全面子,要先知在國人面前“抬舉”他,維持個宗教的外表,不能達到敬拜的實質,並沒有真正的意義(撒母耳記上15:26-31)。但體貼神心意的撒母耳,立場分明,終其一生,再沒有見掃羅,惟為他悲傷。
  祝神的子民以為鑑戒:存心高舉自己,沒有機會榮耀神;蒙神用的器皿必須心中無己,捨棄自己:虛心的人,是虛位待神的人,才可以見神。


掃羅被撒母耳斥責
Saul Reproved by Samuel, 1798
by John Singleton Copley, 1738–1815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