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基督前鋒的前鋒

─憶日本基督徒小說家三浦綾子及其作品─

吟螢

 

  日前于中旻教授打電話來,詢及多年前我在一篇文稿中讀到的日本基督徒作家三浦綾子的一句話:“施洗約翰是基督的前鋒,我在日本是施洗約翰的前鋒。”如果約翰今日出現在東京的街頭,宣揚他的信息:“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翰福音1:29),日本人會不知所云,無法受到感動,這話只能對猶太人講,他們才能了解約翰所說的上帝的羔羊是指彌賽亞救主而言。但對於絲毫沒有猶太人文化背景的外國人,便無法了解他的話,因而也無從為主預備道路。約翰的話必須經過詮釋,才能使外邦人了解他的工作與使命。而三浦的作品,正是要為約翰的信息預備道路。而這便是三浦口中的“施洗約翰是基督的前鋒,我在日本是施洗約翰的前鋒。”易言之,三浦的創作,多半不是為信徒寫的,是向非信徒宣揚福音而寫作。有人會置疑三浦的這種福音預工小說,對傳福音有多少功效。我也曾當面問過三浦,三浦說有不少青年人讀了她的小說,由日本各地來看她,與她討論信仰問題,後來也都信了主。三浦屬於日本基督教團,她家中每週都有家庭禮拜,信仰極為虔誠。其實她的作品中也有不少是對信徒寫的,朱佩蘭一直在翻譯這些作品,並且不斷在刊物上發表。


三浦綾子

  當初我讀了她著名的作品冰點的前半部,確有些失望,冰點的前半部都是在描寫人的原罪,直到下集最後才點出福音的主題,愛與赦免。有極豐富而強烈的基督教信息,糖沉在杯底。三浦拿捏的寫作技巧,可圈可點。當時冰點的熱度,不但將日本的社會燒到沸點,冰點拍成電影與電視劇,冰點之火也燃燒到港台,台北一家片商為打鐵趁熱,將她作品中福音信息最濃的綿羊山拍成電影。其中在教堂中的幾個鏡頭,還借了我當時在台北牧養的一間教會內拍攝。而日後拍這部電影的導演吳桓也信了主。
  作為一位基督徒作家的三浦綾子,在近代東方的信徒作家中,無人能出其右。赤裸裸地描寫人性原罪的冰點,是一部真正的經典福音作品。可以作為基督徒作家的典範。我曾邀約三浦到台灣去舉行一次“亞洲基督徒作家研討會”,傳承她的寫作經驗,但可惜由於她的健康無法成行,實在是很遺憾的事情。幾年前三浦久病而逝世,生前她居住的旭川市便已為她建立了“三浦綾子文學紀念館”,讓實至名歸的三浦在生前便得到她的殊榮,實在是主的恩典。
  在冰點發燒的當年,台北的聯合報徵信新聞(後改名為中國時報)二報競相以整版版面連載冰點,而譯筆極優的聯合報版的朱佩蘭女士,後來也成了三浦中文小說翻譯的名家。這些小說也多半在當年我服事的“道聲出版社”出版,而譯作家朱佩蘭及其丈夫游禮毅也因譯三浦的作品而受感歸主,我也為他們施行了洗禮。這些都是三浦作品在台灣所結的美果。如今三浦與游老弟兄均先後被主接去,而朱佩蘭姊妹後來仍在續譯三浦留下的作品。我們為他們感謝主的恩典。也期望華人教會中能培養出這樣的作家,在中國社會中作基督前鋒的前鋒。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