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方濟(法蘭西斯)

史述

 

  愛,是人人歡迎的,也是樂於接受的。可見人是多麼的需要愛。
  如果在中世紀的教會歷史中,找一個人物,羅馬天主教和更正教都能接受,那就是方濟,可稱為“心的聖徒”。


By Duke Ercole I d'Este  c. 1475
Oil on panel, 30 x 11 cm (each)
National Gallery of Arts, Washington


St. Francis in Ecstasy-c.1595
by CARAVAGGIO
Oil on canvas, 92,5 x 128,4 cm

  方濟中譯或作法蘭西斯(St. Francis of Assisi, 1181-1226)生於意大利中部村鎮亞西溪。父親彼得(Pietro di Bernardone)業布商。當他生的時候,父親外出,母親在教堂給他受洗的時候,取名約翰(Giovanni);到父親回家,給他改名為方濟,所以他的全名是 Francesco di Pietro di Bernardone 。早年生活雖然沒有大惡,但貪愛世界,是當地浮華少年的領袖。
  二十歲時,他參加過地區性戰爭,作俘虜約一年,才得釋放回家。在1205年,方濟又參與亞普里亞(南意大利)戰爭,但中途得病。他夢見一所巨大的宮殿,裏面有許多的軍器,上面都畫着十字架的徽記,他以為這都是他和兵士用的。後來,他又聽見天上的聲音說:“要服事主,不要服事人。”他就順服回家。
  他在一個洞裏,靜修了一些時候。他去到羅馬,聖彼得大教堂廣場上,遇見長大麻瘋的乞丐,向他伸手乞討。乍見的時候,他嫌惡退避;但隨即上前親吻那醜惡可憐的手。此後,他常同情麻瘋病患者和貧窮的人,穿着跟他們一樣,同他們在一起,幫助他們的需要。
  回到亞西溪,有幾個人同他在一起,同過團契宗教生活。
  約在1208年,他在 St. Damiano 教堂裏禱告,聽到十字架發出聲音說:“芳濟,去修理我的殿!你看,已經快要倒塌了!”他以為是指教堂,立即照着去作。回到父親的店裏,拿了大批的布匹,馱在馬上,連貨物帶馬都賣掉了,把錢交給教堂。父親發現大怒,斷絕父子關係,但他說錢已奉獻,不能夠收回。父親去見主教。芳濟站在那裏,一言不發;忽然,他一件件脫下衣服來,脫得一絲不挂,就指着堆在地上的衣服說:“到現在我稱彼得本納德為父親;從今以後,我只稱‘我們在天上的父’!”主教拿了一件長袍給他遮體。從此以後,他完全奉獻為基督生活。
  1209年,法蘭西斯聽到:“傳揚,神的國近了!醫治病人,叫長大麻瘋的潔淨,趕出污鬼。不要帶金銀,囊中也不要有銅錢。”他就丟掉杖,囊袋和鞋,把使徒不積存錢財的生活方式,當作規律。名聲傳揚開,跟從他的人,漸漸多了起來。


教皇英諾森三世(Innocent III)

  1210年四月十六日,他同着十二個衣衫襤縷的人,去見教皇英諾森三世(Innocent III)。教皇高坐在寶座上,為了考驗他的真誠,對他說:“去,兄弟,去到豬群裏,跟他們滾在一起;看來你與他們相同的地方更多,把你設立的規律講給他們聽。”法蘭西斯順從了,然後回來報告:“主,我已照吩咐作了!”教皇本來不想理他,但他作了一個夢,有一棵棕樹從他腳下長起來;又夢見羅馬首座拉特蘭教堂將要傾倒,方濟將它支持起來。因此,口頭給了他設立修會的許可,准他傳揚悔改的福音。方濟並不要求教諭甚麼的文件作護符。
  他立心照着主耶穌的腳蹤行,在生活上效法主,遵行祂一切的教訓,捨己背十字架,叫人悔改。他們基本的法則是:馬太福音第十六章24-16節,第十九章21節;和路加福音第九章1-6節。
  方濟修會的人數急劇增加。他也設立了女修會。他發願與貧窮結婚,不積財產,也不擁有教產。他愛貧窮的人,也愛自然界,稱太陽為“日兄”,月亮為“月姊”,死亡是“死亡姊妹”,叫自己的身體是“驢身兄”;他更強調“如果不珍愛基督為他死的人,就不是基督的朋友。”
  他講道給鳥聽:“鳥兄弟和鳥姊妹,你應該多多感謝創造的主,祂給你羽毛為衣,翅膀能飛,為你預備一切所需用的。你不種,也不收;祂卻看顧你。”更希奇的是,他馴服一隻為害鄉里的惡狼。那狼張牙舞爪的迎着他奔來,芳濟吩咐:“狼兄弟,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不要傷害我或任何人!”芳濟應許赦免它過去的惡行,條件是今後不再傷害人。那狼同意了,俯首跪在他面前,成了方濟的寵物“古比奧”(Gubbio)。
  方濟修會的人數超過了五千人。他自己時常要出去游行佈道。1219年,第五次十字軍東征。方濟以為解決戰爭的途徑,是勸化埃及蘇丹。他見了蘇丹馬力克(Sultan Malek-el-Kamel)二人談論和洽,蘇丹尊重方濟,但沒有受感化歸正,只准他平安返回歐洲。他游行意大利,又到敘利亞。
  當時的紅衣大主教烏果林(Cardinal Ugolino da Segni, 1170-1241,後來成為教皇貴格利九世 Gregory IX),建議來幫助;方濟接受了。照烏果林的觀點,為了教廷的長遠利益,修會必須改弦更張。
  1921年,烏果林修訂了修會的規律,守貧的規律也修改了,並依修道院的組織規律,任命凱他耐(Pietro di Catanii)為法蘭西斯修會的總主持。1221年,在他死後,其職位由考徒納(Elias of Cortona)繼任。修會也有了建築,給弟兄們居住。
  方濟遠行歸來,發現局面一新。他接受了。對他的弟兄們說:“從今以後,你們就當我是死了。這裏是彼得凱他耐兄,你們和我都要順服他。”就跪伏在地,表明順服聽命。在他的遺囑中,他自稱“小弟兄”(frater parvulus),並且承認“他是我的主”,無論往哪裏去,作甚事,都不能違背他的命令。這樣,方濟修會的首領不再是方濟。烏果林的和平轉移,是方濟會得以長久持續,也許救了方濟。

 
拉惟納(La Verna)山上

  1223年,方濟漸漸退出修會。1224年八月,他退到亞西溪附近的拉惟納(La Verna)山上,禁食四十天。在那裏,他禱告尋求神的旨意,如何討神的喜悅;三次翻開福音書,盼望得到回答,三次都落在基督的受難。在九月十四日,清晨禱告的時候,他看見從天降下一個形象:有一個撒拉弗被釘在十字架上,兩個翅膀高舉,兩個翅膀遮體;他的面貌極其美麗,向法蘭西斯溫柔的微笑着。方濟深為憂傷。最後,這異象消失了。在他的身上,卻奇妙的留下了五處傷痕,正與基督被釘和槍扎的部位一樣。他着力隱藏這些印記不肯示人;在離世以後,才被發現。深知方濟的同工理奧(Bro. Leo)見證,確見過那些聖痕記(Stigmata)。
  此後,方濟繼續在世兩年。1226年,十月三日,如理奧所說的:“他移民到主耶穌基督那裏去了,就是那位他全心所愛並跟從得最完全的主。”他的遺體安葬在亞西溪。
  烏果林到底還算夠朋友,在方濟故鄉,風光明媚的亞西溪,為方濟記念大教堂立了基石。次年,烏果林登上了教皇寶座(1227-1241),在方濟死後二年,晉封他為“聖方濟”。
  修會的繼任總主持考徒納,在安葬方濟的大教堂那裏,作了一具大理石容器,收納捐獻;理奧以為是污辱,把它砸得粉碎。因此,他被逐出。
  方濟本人受教育不多,僅粗通拉丁文,寫來不甚好;他喜歡法文,說得也不完全。但他全心見證主的福音,不怕吃苦,不為自己積財。他認為愛鄰舍,作善工,比學問更要緊。1220年以後,修會也講習神學;他表示同意,“只要不銷滅謙卑和禱告的靈。”改組後的方濟修會,也漸重學術;英國的威廉俄坎(William of Occam)和羅哲培根(Roger Bacon),都是方濟修會傑出的哲學家。

聖方濟的禱文

主啊,使我成為你和平的器皿,
哪裏有仇恨,讓我散播愛;
哪裏有傷害,饒恕;
哪裏有疑惑,信心;
哪裏有失望,希望;
哪裏有黑暗,光明;
哪裏有悲哀,喜樂;

噢,神聖的主,求使我不多尋求
受安慰,寧施安慰;
不求被了解,寧去了解;
不求被愛,寧施愛。

因為在施予中我們領受;
在饒恕時我們被饒恕;
在死亡中我們生在永遠的生命。

 

Prayer of St. Francis of Assisi

Lord, Make me an instrument of Your peace,
Where there is hatred, let me sow love;
  where there is injury, pardon;
  where there is doubt, faith;
  where there is despair, hope;
  where there is darkness, light;
  where there is sadness, joy;

O Divine Master, grant that I may not so much seek
  to be consoled as to console;
  to be understood as to understand;
  to be loved as to love.

For it is in giving that we receive;
  it is in pardoning that we are pardoned;
  and it is in dying that we are born to eternal life.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