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夢想照見現實

—薛曉路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

石衡潭

 

  二十年前,中國人的美國夢是:想方設法踏上這片新大陸,然後一步一個腳印地奮鬥,哪怕端盤子洗碟子,哪怕多少年不回家,直到住上洋房,拿到綠卡,如北京人在紐約所呈示的。今天則大不相同,來美國的多是富二代官二代或說廣義的官富家屬,他們不是靠自己擠進來的,而是被別人送過來的;他們不是踏踏實實,安安靜靜,而是趾高氣揚,不可一世,北京遇上西雅圖Finding Mr. Right)中的文佳佳就是這樣。文佳佳還不算富家屬,卻屬更加時髦的小三一族,因而更加具有時代色彩。
  小三本來在道德上讓人低看,而文佳佳卻仗着自己有棵搖錢樹就囂張跋扈,蠻不講理,出言不遜,結果弄得人見人煩,避之唯恐不及。當然,西雅圖月子中心的人只當她年幼無知,多讓她幾分,沒太在意。司機郝志任她咆哮不已,決不反駁一聲;房東黃太也答應她苛刻的要求,將自己的住房讓了出來;只有周逸與她針尖對麥芒,要與她一決高下,或者說是要教訓她入鄉隨俗,懂點禮貌。文佳佳要這麼一直高調下去,也很自然,但編導賦予她更多的複雜性。她也做過美食編輯,並非職業小三,她來美國生孩子也是逼不得已,在國內非婚生子有政策上的障礙,也有人際上的麻煩。她自己的前途堪憂,只能母憑子貴。種種暴戾之舉實出自內在的虛弱與不自信。後來,她遭遇突破,更讓她的另一面得以表現與發揮。她的男人鍾先生因為經濟問題所有銀行卡被凍結了,她一下子從一個住豪華酒店總統套房都不假思索的富婆變成了一文不名的窮妞,但她沒有趴下,而是放下身段,節約開支,並願意給月子中心打小工,還敢於在海濱街頭擺攤賣包,並懷着感激接受陳悅大姐減價賣場淘貨的廉價贈送。

  通過與郝志的進一步交往和在美國的種種遭遇,她也逐漸地知道自己生活的空虛,“我甚麼都沒有,但我有包。聖誕節有個包,春節有個包,三八婦女節有個包,連六一兒童節都有個包!我都是包都是包!”她也認識到真正的好男人不是能用金錢財富來衡量的,“男人錢多錢少不重要,找一個知冷知暖的才好。”“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也許他不會帶我去坐遊艇吃法餐,但是他可以每天早晨都為我跑幾條街,去買我最愛吃的豆漿,油條。”真正的愛也不只是提供舒適的生活與環境,愛的基礎應該是自尊,自愛與自立。所以,她回國後,敢於放棄以前所夢寐以求的一切,而獨自帶孩子,過自食其力的生活。“努力讓自己的肩膀更堅強,才有資格去見我愛的人,然後對他說,我準備好愛情從天而降了。”影片給了她一個完美的結局,她終於回到了自己心愛的男人身邊,與他在帝國大廈浪漫重逢。“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之後的重逢。”
  郝志被描寫成為了一個理想的好男人。他不張揚,很沉靜,儘管曾經是北京阜外醫院的第一把刀,但甘願放下一切,照顧女兒,成全妻子,即使司機這樣的工作,也能夠安然接受,並且盡職盡責。他很有愛心,對於文佳佳這樣一個糟糕透頂的客戶,他能夠全然忍受與接納,而且不計前嫌,儘量為她着想,耐心而不失時機地教導如何保護自己與胎兒,如何應對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他是一個善於為別人着想並願意給別人帶來幸福的人,這樣的人在今天這個時代的確是十分稀有了。

  顯然,編導將這對新時代的金童玉女美化了。仔細琢磨一下,就會發現他們身上的弱點與盲點。文佳佳的所有夢想都是圍繞自身的,她沒有顧及甚至沒有想到他人。如她在美國揮金如土的時候,根本沒有想到這對鍾先生家庭以及社會的危害。鍾太太一語中的:“照你們這麼花,哪個男人不會被你們花進牢房?”她對讓鍾先生休妻離婚,也絲毫沒有歉疚感,就像是優勝劣汰,理所當然。她想的只是自己的幸福,自己找那個對的男人。其實,鍾先生與郝志,在她並無大的差別,只是她的好男人標準發生了一點變化而已,並且,她的要求不是變低了,而是調高了。原來她僅僅要求的是金錢與奢華生活,現在除了這些,還要有修養人品與情感。試想:如果她在美國邂逅到的他還是在鬍子拉碴地替人開車,她是會裝作不認識還是會一笑了之呢?我想至少不會是這樣一個皆大歡喜的收場吧?為了自己的幸福,可以不計一切,這就是我們這個淺薄時代的時代病,這是比小三與富二代現象更可怕的。現實生活中的小三決不會像文佳佳那麼幸運。更大的可能是:要麼與正室一直撕咬爭鬥下去,要麼拿點青春損失費走人,哪裏還能夠再找到這樣一位有修養有品德有地位的如意郎君?人的每一種選擇都要付相應的代價,魚肉與熊掌不可兼得。如果早知道憑真誠的努力可以找到幸福,又何必錯誤地兜那麼一個大圈子呢?

  郝志這個人物的真實性先且不說,他本身也有致命的缺陷。作為一個丈夫,對妻子應該有所教導與引導,而他卻任妻子妄為,甚至讓她高飛遠走。雖然他曾經憤慨地說:“錢就是個屁!”但他實際還是服從了誰錢多誰說了算的世俗規則,惟妻子之命是從。按說,妻子另攀高枝,男人可以表現出大度,但還去參加妻子與別人的婚宴,甚至去替她取婚紗,這就太失男子志氣丈夫尊嚴了吧?在此,我們倒要懷疑他是否真正愛過自己的妻子?是否真的要“嫁禍於人”了?若不是身邊有一個年輕漂亮千嬌百媚的女人,他能夠有這樣的底氣嗎?其實,就像文佳佳在電影院給郝志女兒講的那樣:沒有甚麼浪漫愛情,那都是騙人的。當然,沒那麼絕對。但真正的愛情一定是對自己的配偶不離不棄,而不是輕易分手,不帶走一絲雲彩。

  影片也反映了許多美國現象或西方現象,如接受捐精,同性戀,孩子報警等等。不是說這些情況不能報導,而是要看從甚麼角度和帶着何種情感去表現。我看編導是帶着中立再加上一點好奇與欣賞的眼光來看待的。女同性戀者周逸好像是一個成功的商人,生意單幾千萬的都輕鬆平常(似乎是衝文佳佳來的,以富治富),平時敢仗義直言,也不乏愛心。她與捐精者相處良好,捐精者的女友對這一切也欣然接受。我們不是說要歧視同性戀者,可不能不指出這是一種非正常的生活方式,是一種罪。還有對青少年早戀見怪不怪,文佳佳甚至還為郝志女兒追男生支招。這都過了,會產生誤導。黃太的家長里短,陳悅的精打細算,這些倒是中國人的生活常態,有艱辛,也有歡樂。

  夢想照見現實。人夢想的是甚麼,他也就是甚麼。我們夢想的是自己的幸福,就是尋找那個對的人,至於是否妨礙或損害了別的人,我們不用去想,也懶得去管。世界是我們尋歡作樂的舞臺,不管是北京,是西雅圖,還是紐約。我們的夢想既然都如此現實,我們的現實就更不會有超越了。不得不說,該片所透露出來的幸福觀是極端自私的,也是十分膚淺的。真正的幸福從來不是追求來的,青春與美貌會與時俱逝,浪漫與歡樂也轉眼成空,更不用說金錢與財富不能帶入彼岸了。那麼,幸福在哪裏?如何得到它?先知彌迦早已告訴我們: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

當我們恆心行神所指示的善時,幸福就在我們心中了。

“祂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凡恆心行善,尋求榮耀尊貴,和不能朽壞之福的,就以永生報應他們;惟有結黨不順從真理,反順從不義的,就以忿怒惱恨報應他們。將患難,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卻將榮耀,尊貴,平安,加給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因為神不偏待人。”(羅馬書2:6-11)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