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失香的玫瑰

湮瀅

 

  花五美元,由超市買回一束玫瑰。深紅色,枝葉挺拔,花朵開了八分,正是玫瑰花開最美的時刻。拿回家,將過長的花枝剪去,插入玻璃瓶,置於几上。預期花香滿室,心情十分愉悅。將花瓶安於几上之前,我想先品賞一下玫瑰的甜香氣味。咦?沒有香氣?將花朵湊到鼻端再深深地聞聞,確實不香!奇怪?分明是一束新鮮玫瑰,怎麼竟失了香味?像是一束塑料假花。觸摸花瓣,的確是鮮活玫瑰沒錯。
  張愛玲“恨海棠無香”。海棠花本來多數品種就是不香,玫瑰花香卻比它的美色更令人着迷。我後院中的數株玫瑰,盛開時香滿半個庭院。當我走到一株盛開的玫瑰前,會不自覺地湊近花朵,來個深呼吸,享受那份甜香,頓覺身心舒暢。玫瑰的香與色配合,倍添嬌艷可人。即使花謝了,將花瓣夾在書頁中,翻開來仍餘香裊裊。眼前這束盛開的玫瑰,竟了無花香,讓我失望透頂,迷惑不已。
  上網查了一下,才知如今大量繁殖生產的玫瑰花,並非原生的真正玫瑰,而是在溫室中以人工培養,是玫瑰與薔薇雜交栽培的新品種,可大量生產供應市場需求。但變種的玫瑰卻失去了香氣,成為無香的玫瑰。面對這瓶失香的玫瑰,惘然若失,我不知該不該將它丟棄垃圾桶中。
  對於紙花與塑料花,我雖不喜歡但可接受,因已知它是假的,是徒有形式而無生命的花,當然不會預期它飄香。但對於一朵該有香味的玫瑰,卻因現代科技的介入,為大量生產而扼殺了它生命中的芳香,我根本不能接受。這是一種病態的玫瑰,一種比假花還更假的玫瑰。香味,本是玫瑰的靈魂,玫瑰失香不是等同沒了靈魂?面對這種偷天換日的惡性造作,是可忍,孰不可忍!
  走進蠟像館,栩栩如生以蠟製成的人像,多半是已逝的歷史名人。我們仰望那些塑像,是緬懷他們的人格,感受到他們轟轟烈烈的事蹟,而受到鼓勵。我們並不會因為他們是蠟製成的,而拒絕接受。蠟像雖是假的,但人物生前的人格卻是真的。若眼前出現一個活生生的人,其言語笑貌,舉手投足所表現的卻完全是假的,為騙取你的信任,以假意換真心,最是可恨。我們雖不很喜歡塑料製作的各種假花,但因標明為人造花,所以並沒有受騙感。今不小心買回了原本應有香有色的鮮玫瑰,卻毫無香味,受騙的惱怒,莫此為甚。
  一想到玫瑰,首先意識到它的芳香,然後才是色澤,或二者一同體現。花朵沒有香味,還能成為玫瑰嗎?現代科技雖能大批製造玫瑰的外體,卻無法複製它的芳香。基因工程的發展,已由若干年前出現的複製羊,到今日已可複製出許多其他動植物。由於倫理的大關阻擋,眼前尚未出現複製人。但在不久後若出現了複製人,也不會讓你我感到意外。但科技可以複製人的外體,卻無法複製人的靈魂,正如同我眼前這束玫瑰,有花的外貌,卻無花的芳香。
  玫瑰之高貴,在於它的芬芳,玫瑰不香,好比人沒靈魂;二者同樣可悲。人在萬物中最高貴,因有靈魂。靈魂所體現的是人的品德,誠信就是人最基本的品德。玫瑰一旦失去香味,便成了假的真玫瑰,令人厭棄。人如失去誠信,便成為假人,也會令人作嘔。
  陳之藩多年前寫了篇“失根的蘭花”,傳誦至今。蘭花失根,是因為失去了土壤。玫瑰無味,則因為混淆了原來的基因,遠比根失土壤更嚴重。人如失去了靈魂,成為行屍走肉,等而下之,又比失香的玫瑰更不如了。

本文選自作者著作歲月沉香:小書齋作文習字敘。
台北:道聲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