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誰能逃避眼目的情慾?

—烏爾善《畫皮II》

石衡潭

 

  一個源於聊齋志異的狐仙故事一而再被搬上銀幕,票房超過七億,引起眾人的熱評,可見電影人還是下了不少功夫。畫皮的重點在尋妖捉鬼,並批評小三,畫皮II則主要探討“心”(心靈)與“皮”(容貌)的關係以及何為真愛。
  男女之愛在乎相互吸引。這種吸引有精神層面的,如性情,品德,才華,學識;也有身體層面的,如容貌,身材,服飾,打扮。人人都希望找到一個德才兼備,品貌俱佳之人,可有時候則可能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那麼,孰輕孰重?如何取捨?按道理說,應該是重內而輕外,但實際的情形常常恰恰相反,就像一首流行歌曲所唱的那樣:“女人愛瀟灑,男人愛漂亮。”

  霍心與靖公主雖說地位懸殊,但仍然可以說是青梅竹馬。他們的分開一方面是各司其職,各有所歸:霍心作為將軍,須鎮守邊關;而靖公主作為金枝玉葉,要呆在深宮。另一方面則應該說是靖公主被黑熊毀容所帶來的結果。這點,霍心自己不會承認,但當靖公主追到白城向他表白時,他已經用推諉無意中暴露了。當靖公主披着小唯之皮再度與他相見時,他卻是奮不顧身,不能自已。那麼,他到底看重的是心靈還是容貌?他到底愛的是靖兒還是小唯?他或許自己也不清楚,只能以此來搪塞:“我中了狐妖的法術,雖然我的心裏滿是你,但是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卻被這張皮所魅惑。”這不能說是霍心一人的花心,也不僅僅是妖術的魔力,而實在是人性的一種必然。只是在今天,這個問題顯得更為嚴重。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即使你能躲過肉體的情慾,可誰又能逃避眼目的情慾?

  應該說,人容貌的變化也會影響到其內心。靖公主在毀容之前是妙齡少女,美麗動人,而在毀容之後,則不能不因之而傷心憔悴。在遭到霍心的拒絕之後,她也要思考怎麼辦的問題。小唯給她出的主意是換皮,她開始憤而拒絕,繼而勉強接受,到後來都離不開它了。在她的心已經由小唯帶着赴天狼國成親和好的時候,她自己成為了一個空心人,都需要靠吃別人的心來維持這張皮了。幸好被霍心制止,否則她就永遠成為妖,而不能重新做人了。這可以視為對時下非常流行的整容的一種隱喻。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早已經借哈姆雷特(Hamlet)之口對之進行了猛烈的批判:“上帝給了你們一張臉,你們又替自己另外造了一張 。”(God has given you one face, and you make yourselves another. (III, i, 150))。當然,哈姆雷特還只是針對當時婦女的塗脂抹粉而言,現在則是真正意義上的換臉了。換臉是一種不尊重上帝與父母版權的行為,是自我作主,為所欲為。換臉不僅給自己的身心靈帶來極大的變化,也會給自己的親人朋友以不小的影響。有人如願以償,可也有不少人因之飽受痛苦:有的手術不成功,有的家人不能接受,而想改回去已經不可能了。

  可見,人人都容易為皮相所誘惑,所挑逗,所吸引,所奔忙,不管是男是女,特別是在現時代。我們沒有時間與興趣去認識,培養,欣賞內心的豐富與佳美,只好一味在皮相上做文章。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於是乎,化妝,時尚,整容等表面功夫成為這個時代最大的利益驅動之一。
  有沒有人願意抗拒?能不能抗拒得了?又如何去抗拒?霍心老實承認抗拒不了:“靖兒,是我的眼睛害了你,我就是一千次看見這張皮,也會一千次被它魅惑。”他選擇了一種決絕的方式來抗拒:用劍抹瞎了自己的雙眼。可這是真正的勝利嗎?能帶來真正的平靜與幸福嗎?眼睛不見心裏就不想嗎?非也。這是徹底地認輸,徹底地放棄,是一敗塗地。在一些生命的重要關頭,霍心看起來英勇豪邁,實際上是糊塗之極。在天狼國軍隊兵臨城下的時候,他也只是想孤身奮戰,為國捐軀,而沒有去尋找萬全之策,救助之道。

  可是,難道我們就束手無策,無可奈何了嗎?亦非也。在聖經中,門徒們聽見耶穌說: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容易,都十分擔心,耶穌卻安慰道:“在人是不能,在神卻不然。因為神凡事都能”(馬可福音10:27)。另外一個人的兒子被許多污鬼附身,他非常愁苦,耶穌也鼓勵他說:“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馬可福音9:23)。所以,無論是眼目的情慾,還是肉體的情慾,以及今生的驕傲,都不是靠人用自己的種種方法能夠勝過的,唯一的道路是倚靠神,就如保羅所說:“我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4:13)。當然,不是說一次依靠就夠了,就徹底勝利了,而是要時時倚靠,處處倚靠,因為誘惑無時不在,無孔不入。還有,人常常仰望與尋求至高的美,至聖的美,也能增強人抵制誘惑的信心與能力。

“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詩篇34:8)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華,我仍要尋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祂的榮美,在祂的殿裏求問。”(詩篇27:4)
“我在聖所中曾如此瞻仰你,為要見你的能力,和你的榮耀。因你的慈愛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頌讚你。”(詩篇63:2-3)

  畫皮II也從另外的角度對愛情的深度做了探討。雀兒因將捉妖師龐郎的血點在手背上,感覺到了痛,就認為自己成為人了且有了愛情,小唯對她大聲喝斥:“你有過人的體溫嗎?有過心跳嗎?聞過花香嗎?看得出天空的顏色嗎?你流過眼淚嗎?世上有人愛你情願為你去死嗎?”一下子將雀兒喊醒了。成為人要經歷許多痛苦,獲得愛情也沒有那麼簡單。一開始,小唯的目標是尋找一顆心甘情願獻給自己的心,因為這樣,她才能避免被重抓回冰湖。後來,她的心志發生變化,倒是願意獻出自己的皮去成全靖公主。在此,我們悟到:真正的幸福不是找到一個願意奉獻給自己的人,而是讓自己成為一個甘心奉獻給他人的人。當然,人的奉獻在動機,目標,果效等多方面都是有限的,也往往經不起認真的推敲。小唯是這樣:“我愛過一個人,一心想要和他在一起,他說他愛我,我相信了。後來他又說他捨不下他的妻子,我用修行了千年的妖靈救了他們的性命,因此被打入寒冰地獄受盡折磨五百年。”她的愛是自私的,她愛自己所愛,卻沒有顧忌到所愛之人還有妻子;從冰湖逃出來,她也用許多人心來維持自己的生命。其實,我們每個人也都是如此,只是程度不同方式各異而已。
  只有耶穌基督的奉獻犧牲是完美的,徹底的,且有實在的果效。

“祂本有神的形象,與神同等,卻不認為這同等要抓住不放,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模樣;既有人的樣子,祂就自甘卑微,順服至死—甚至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2:6-8.新漢語譯本)

相信,信靠祂並以之為美以之為樂的人,才會有真正的愛與勝過誘惑的能力。

“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裏倚靠祂,就得到幫助;所以我心中歡樂,我必用詩歌頌讚祂。”(詩篇28:7)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