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愛與啟示

于中旻

 

  約翰被稱為“愛的門徒”,但他寧可自稱為“主所愛的門徒”。為主所愛越深,為愛主受苦也越深,是必然的事。這不是說主有所偏愛;而是說,人對於主的愛有所不同。
  我們今天仍然可以看見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 1452-1519)的傑作“最後晚餐”(The Last Supper),是畫於主在世一千多年後的歐洲,為使當時人瞭解接受,與第一世紀巴勒斯坦的實境大有不同。明顯的,耶穌即使生於十六世紀,也必然沒有莫迪奇家族的排場。說到實在的最後晚餐,是當逾越節前。一般的就餐,不是“坐席”,是前面的矮几排作“U”形,各人就地欹臥,左手支頭,右手取食。約翰是在近耶穌右側的末座,方便於協助服侍;對面的彼得點頭示意,要約翰問主誰是叛徒?(約翰福音13:24)所以約翰能夠“就勢靠着耶穌的胸膛”(25節);耶穌的左側客位是賣主的猶大,因此耶穌可以“蘸一點餅遞給”他(26節);不幸,猶大也照着聖經預言的,“用腳[跟]踢我”(詩篇41:9)。這些似乎費詞,只是說明約翰兄弟不是要在寶座上坐耶穌的左右,而是因愛而服事。


Last Supper, 1498

  聖經說:“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因愛心所受的勞苦,因盼望我們主耶穌基督所存的忍耐。”(帖撒羅尼迦前書1:3)那麼,愛主最多的使徒,也勞苦最多。
  約翰是門徒中活在世上最久的人,也是受苦最多的人。使徒們已經先後凋零,以不同的方式殉道見證榮耀主。當年使徒中最幼的約翰,已經白髮蒼蒼,年逾九十高齡。他寫道:“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裏一同有分;為神的道,並為給耶穌作的見證,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島上。”(啟示錄1:9)他是被放逐在那荒涼的小島上。遙望着洶湧不息的波濤,沒有邊際,怎能不惆悵!就在這時候,他聽見身後有巨大的聲音說話,激越凌駕海濤的響聲,“有大聲音如吹號”(10節)。這滿身傷痕累累的老戰士,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又挺身奮起,預備再躍出戰壕,作最後的衝鋒!不過,這次的使命,是要他在日暮的餘年,寫下了這聖經最後的一卷。


St. John the Evangelist at Patmos, 1598
by Tobias Verhaecht, 1561-1631

  啟示錄的讀者必須知道,這是愛的書卷。開宗明義就說:“耶穌基督的啟示,就是神賜給祂,叫祂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眾僕人;祂就差遣使者曉諭祂的僕人約翰;約翰便將神的道和耶穌基督的見證,凡自己所看見的,都證明出來。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日期近了。”(啟示錄1:1-3)
  耶穌說:“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人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愛他,並且我們要到他那裏去,與他同住。”(約翰福音14:21,23)這是說,如果人愛主,讀了啟示錄的預言,必然因愛遵行而蒙福,主啟示的目的也就達到了。對於不愛主的人,他們看書中的熱鬧,仿佛捧着一張戲院的劇目單,注意在誰演出甚麼角色。看過就算,誰打算過如何遵行?也有人為了讀者的好奇心,發明出各種怪異的說法,反正沒有人可以查證未來。更有人著書立說,嚇唬人,看準人空虛的心靈,裝滿自己的錢囊。
  一般異教的信徒,表現熱心的方式,是塑金身,造廟宇,捐獻財物;羅馬天主教也把教廷搞成差不多如此,其實是藉以滿足自己的享受。但主門徒的真正愛主,是遵行祂的命令。而且祂的命令不是難守的,就是:保守自己貞潔不沾染世俗,又愛人如己。任憑世人追隨假基督,但持定主十字架。
  末世的魔道,有許多新奇的方法,吸引人追逐享樂,尋求名位,過豐富和著名的生活方式。但愛主的人就不同了。他清淨潔白,直到末了。凡愛慕祂顯現的人,並不必知道主甚麼時候來,“但我們知道,主若顯現,我們必要像祂,因為必得見祂的真體。凡向祂有這指望的,就潔淨自己,像祂潔淨一樣。”(約翰壹書3:2,3)到將來的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不再有物質的殿和敬拜的儀式,而是以主為中心。不過,要記得:“若有人不愛主,這人可詛可咒。主必要來!”(哥林多前書16:22)“Maranatha!”或“Anathema!”這是保羅以使徒的權威,親筆所加的警告。
  愛主的聖徒讀啟示錄,從心靈感受到這愛的家書,會說:“我不問甚麼會來,我知道誰會來!”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3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