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心靈 ✐2009-09-01


一扇在手暑意消

湮瀅

 

  入夏以來,這兩天已經達到“酷暑”的境界。溫度高達36度,夜來氣壓尤感低沉,汗流浹背,無法成眠,只好打開電風扇,但將電扇的轉速開到最大限度,仍然無法將酷烈的暑意逼退。只好離屋撤退到院中,攬星際間飄下來的清風解暑,低頭瞥見窗前的蕉葉,忽然觸動了靈機,打開放舊物的貯藏室,翻箱倒篋,費了半天的時間,才找出了一把破舊的蒲扇。這還是前年一位友人由遙遠的海外攜來送給我的,我因為睹扇便引起鄉愁,所以一直將它束之高閣。現在找出來,如獲珍寶般用肥皂水洗刷乾淨,略予修理,輕飄飄地捏在手中,揮搖起來,清風習習,比電扇呼嘯卷來的熱風截然不同。躺在藤椅上輕輕地有意無意地揮搖着,讓煩躁的心境慢慢沉澱下來,居然暑意全消,而且一扇一扇地扇起了無邊無際的兒時的回憶,與濃厚的鄉思。
  扇子,是已經沒落的國粹藝術,當時代由農業社會邁進工業社會的時候,這種固有的藝術,便逐漸地趨於沒落了。如今,扇子除了做國劇(京劇)與相聲的道具外,幾乎已不多見了,偶見之也是在幾個老先生老太太的手中,在扇着褪色的三十年代的舊夢,發思古之幽情而已。台灣由於工業的發達,電風扇連最偏僻的鄉村,最貧窮的人家,也有一台。在這個忙碌的時代裏,誰還耐煩不緊不慢地搖扇取涼,恐怕再過不久,扇子便有資格進博物館去陳列了。隨着社會經濟的繁榮與人民收入的增多,連電扇今天也在逐漸的淘汰中,冷氣機由純粹的舶來品而變為土產,現在更大量生產,已與電冰箱一樣被視為家家戶戶的“必需品”了。
  雖然扇子在今天已經不合時宜,但我仍然固執地愛着它。我固執地愛着搖扇的人們那種瀟洒的逸致與儒雅的風貌。不像今天的人們那種毛手毛腳,東奔西跑,惶惶不可終日的無事忙的喪魂失魂的樣子。而電風扇吹來的機械的熱風,與冷氣機的不自然的冷凍,都遠不如一扇在手清風徐來的飄逸風致。手搖的扇子雖然不如電扇的風大,但可以慢慢搖去你的心火,收到心泰自然涼的功效,是一種上乘的修養功夫。若是心中塞滿了愁煩與苦惱,將電風扇開到最大風速,仍將汗如雨下,毫無作用。而冷氣機的壞處比好處多。當你走入冷氣室中,自然感到涼爽,但當身體調整到能適應冷氣的時候,再突然走出投入熱浪中,如自天堂淪入硫磺地獄,心理與生理雙重痛苦,而且它可以很容易地為你帶來感冒,這是何苦來呢?

  扇子在中國不僅是解暑的工具,而且是一種藝術品,一種裝飾,一種道具,一種身分人品的標誌。各種人物因身分不同,所持之扇也有異;士大夫講究綸巾羽扇,才顯得出文采風流,仕女則多半用絹製的宮扇,也有用折扇的。我想在往古女人拿扇子,有點像今天的女人提皮包一樣,不一定要扇風取涼,而是手中要拿着點甚麼,來配合剪裁的衣飾,或掩映面部的姣羞。而且還可以用輕羅小扇來捕捉蝴蝶和流螢呢。

 

  折扇的扇骨多半是用竹子製成的,考究的扇骨是用湘妃竹製的,可以在扇骨上雕刻圖案。扇的大小,也因人而異。說相聲與說評書的手中都缺不了一柄折扇。而且說評書用的折扇只有扇骨而無扇面。這個小道具的用途很廣,可以代表一十八般兵器,比劃起來,出神入化。女人們用的小折扇,也有沉香木雕的,扇起來香風四溢。
  中國的扇子所以成為藝術品,因為扇面上既可題詩,又可作畫,而且在國畫中自成一種格調。一扇在手,除引來清風之外,可以賞奇句,品佳作,神遊於扇中的山水人物之間,又有一番境界了,這豈是電風冷氣所可望其項背的?若一紙扇面經名家品題,立得身價百倍,而成為藝壇的珍品了。


  其實我最愛用的扇子,還是那把蒲扇。因為折扇容易損壞,且使用時還要經過閉扇的麻煩,蒲扇則順手拈來,清風立至,且具有天然的美,扇面也較大,揮動起來顯得瀟洒而豪放,最是消熱解暑的神品。夜晚在庭院中納涼時,可以引清風,可以驅蚊蚋,甚至席地而坐時,還可以用來代替蒲團。猶記兒時的夏夜,老祖母伴我倚臥在故居庭院磚地的竹蓆上,仰望眨着神秘眼色的深湛的星空,聽她老人家為我揮着蒲扇講那已經聽過無數遍的牛郎織女的故事,直到我模糊地入了夢境,她才抱我回到屋中。如今當我再揮動蒲扇的時候,兒時的情景便突現目前,我仿佛仍能看見她蕭蕭的白髮,聽到她娓娓的慈聲呢!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諺語ABC:Babel of tongues/voices ✍蘇美靈

寰宇古今

那大城,尼尼微 ✍和英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巴塞隆拿印象 1 ✍郭端

談天說地

主愛生命的分受 ✍殷穎

點點心靈

蒲公英頌 ✍湮瀅

藝文走廊

秋天.落葉 ✍吟螢

寰宇古今

萬水千山縱橫的挪威(上) ✍鄭國輝

談天說地

鎖園香氣與美果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十分之一及教會財務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