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飯碗爭奪戰

亞谷

 


ASEAN 徽旗

  東南亞國家共同組織,稱為“亞細安”(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有個特別徽識:一束稻子;原因是這幾個國家的人民,大部分以稻米為主食。
  米,是餐桌上的主要食品,一般家庭每年消耗量甚多;所以說到“飯碗”,大家都能領會是職業或生活的供應。米,也是輔助食品或飲品的原料,且有些成為工業原料。
  這幾個月來,米的價格暴漲,引起了這地區的特別關注,其他物價以食用油領先,也隨之上漲,引起了當政者適度的恐慌。
  聯合國對於米價的狂漲,也極為着意。因為有些地區,人民生活困苦,是以米為主食,有米裝滿肚子,即無他求。所以米是主要救濟物資。一旦米價暴漲,救濟資金能夠買到的東西,實際就減縮了,成為嚴重的問題,許多難民能不能活命,可能導致政治局勢不穩定。
  米價出了問題嗎?確實如此。因為在年內米價就漲了一倍,二十一世紀開始只七年多,漲價五倍。產區稻米的減產,就算加上歉收,總不會達到那麼高的比例。
  時間似乎是巧合,近年來石油價格的飆漲,也像是脫韁之馬,騰躍千里。上個世紀末,原油價格還只不過三十美元;近來就報價近一百二十美元,漲的太有些離譜。
  米,作為基本食物,是需要彈性很低的,米價便宜,人不會忽然食量增加許多倍;因為食物對身體雖然有效用,但人貪吃總有個限度,一旦超過邊際,就產生反效用,脹得叫你受不了。不過,人的貪心,是沒有限量的,數字的增加,對人有誘惑力。
  實在說來,抬高糧價,最大的禍源是人為因素。
  貪婪,使有些人不顧別人死活,乘機拼命撈錢,越多越好。不過,對於消費者來說,束緊腰帶,只是一時不得已之計,束得不能太緊,時間不能太長,否則人民就活不下去了。如果經營糧食的人,忘記了還有仁慈那回事,就非出人命不可了。
  聖經很注重仁慈的原則。舊約律法記着說:“不可拿人的全盤磨石,或是上磨石作當頭,因為這是拿人的命作當頭。”(申命記24:6)這顯明神的慈愛。古時的石磨,是日出磨糧食的工具,與民生有關。神特別吩咐祂的子民,借貸給人的時候,如果需要抵押,總不可把人家的磨也拿去,使他無以維生。當然,如果把人擠到無糧食可磨,可吃,是多麼不可思議的殘忍!
  當然,作各樣生意,都是想賺錢,包括商品低買高賣在內;但操縱糧價,囤積居奇,是把人的生命當賭注,不顧人民死活,太不應該了。

  吃飯是人生基本的需要,中國有“民以食為天”的說法,是說吃飯太重要了。沒有飯吃,像天塌下來一樣。或說,吃不上飯,就沒法活,就算天塌下來,也沒人管。歷史上所有的造反運動,都是發生在饑荒老百姓吃不上飯,為了飯碗,不得不鋌而走險。
  雖然聯合國憲章,明文規定,“不虞缺乏之自由”,但那麼多人吃不上飯的時候,提倡“人權”的國家,表示關心,只表面顯示關心,實際行動還該有增加許多的餘地。世界上強國的領袖,個人生在富裕的家庭,託父祖之蔭庇,從來不知道餓肚子的味道,只撥點錢賑災,就算作事如春風了無痕。
  看,把糧價提高到人民買不起,他們還有甚麼不能作得出來?
  根據新聞報導:非洲國家,就有的發生缺糧暴動,當政者照例動用安全部隊鎮壓,造成多人死亡。在肇事地區以外的國家作些甚麼?就算立即運到大批糧食,落到獨裁的政府手中,不過是增加了控制老百姓的資本:不聽話,就不給你飯吃!他們早就熟知,控制人的胃,是控制思想最好的辦法。還有的表示,就是再來一次予以譴責的官樣文章。
  另一個問題,是石油漲價。
  石油不僅是作汽車的燃料,也是發電和轉動生產機器的動力,更且有農業的用途,甚至可以作紡織原料,作成衣服穿在身上,更重要的是,可以作肥料,用以增加糧產。用於農業,就不能用於工業。
  可是,現在更多的國家,變成了工業國家,包括中國在內,需要更多的石油。但石油的儲藏和出產量,都是有限制的;而且有煤的地方,就沒有石油。你嫌人家燃燒煤外動力,造成空氣污染,改用石油如何?大家要油,就沒處加油,供求律的自然支配,必會漲價;加以人在刻意操縱,必然大漲。生產糧食,要用肥料,糧食漲價,也該說得過去。這樣說來,合了那句老話:“水漲船高”!
  稻米價格的漲跌,本來不該有這麼大的影響。但交通便捷,地球變得縮小了,地球表面上所有國家和地區,都成了鄰居,有密切的關連,在觀念上,也該有更密切的關連。
  儘管石油用途多,工業化的需求高,產石油國的人,還是要吃飯,或說靠食物維生的。如果他們堅持高價石油政策,何不讓他們吃喝石油?
  沙漠不毛之地,農產品很少,是石油的出產,使他們成為暴發戶,世界上不同地區和不同人種,都去那裏甘心作他們的奴工,服侍他們,從建造房屋,到家庭服務,任他們頤指氣使。堂堂美國的軍隊,成為他們僱傭的看門狗,保護幾個酋長家族的安全。宣講“民主”的領袖們,到了最不民主,最缺乏自由的地方,同那些小獨裁者坐在一起,該是宣講的大好時機;但民主掮客的政客們,只有奉承乞憐的份兒;他們脅奸諂笑,大拍露牙齒的照片,嘴巴忙不過來,沒時間講正直的話,沒時間為人民講話。
  聖經說得很明白:“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申命記8:3;馬太福音4:4)不是單靠食物,說明還是需要食物,只是不可以為胃口所支配;更重要的,是信靠神口中的言語。人,不可因口腹需要,就忘記神的話,噤口不言。政客們哪有餘剩的時間,作人民的聲音?這與古今的假先知同出一轍。不過,他們儘有時間和精力,說假話。
  另一個“米戰爭”(Rice’s War),是美國國務卿米康(Condie Rice,又譯:賴斯)挑起的侵略戰。布殊總統說,此女是他的“母親”。實際上,米康比布殊還小上幾歲。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雜誌給米康一個雅號,稱她為“Princess of War”。此人聰明狡黠,只是譎而不正,缺乏道德觀念,而像布殊一樣,沒有實際經驗和遠見,熱心作戰爭販子,推銷武器,惟求擴張,把侵伊拉克戰爭弄成美國之癌。
  主耶穌說:“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生命的糧;人若吃這糧,就必永遠活着。”(約翰福音6:51)這表明曠野的嗎哪,不如永生的食物重要;但不是說肉身的糧不重要。不要忘記:主耶穌在加利利海邊說這話,是先以五餅二魚供應五千人吃飽(約翰福音6:1-14)。得飽肉身的糧,能夠保持生命繼續,才可領受生命的糧。
  說來說去,老百姓的生命,還是控制在政客民的手裏。惟願此等人的良心還有一絲餘光,顧人民的死活,不要讓“米戰”久懸不決,讓老百姓活下去。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