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生物知趣

冬蟲草奇談

蘇美靈

 

  自然界之大,真是無奇不有,其中尤為有趣的,莫過於生物之間的微妙關係。傳統的生物學專門研究某種生物的生活史,構造和特性等等,但現在生物學已擴大了它的範圍。除了研究生物的特徵之外,還要探討它在自然界的功用和所扮演的角色。
  自古以來,微菌(通常是指那些致病的微生物)給人的印象是危害人畜和農作物的壞傢伙,這些肉眼看不見的東西幾乎無處不在和無孔不入,所以人類對它們並無好感。可是菌類對人類是利多於害,現代“真菌學者”已開始欣賞它們在自然界的地位。

一.菌類種種

  菌類可分為黏菌(Slime Mould)和真菌(True Fungi)兩大類。黏菌是一些鮮為人知和較為神祕的菌類,因為科學家不知道這些沒有細胞膜的生物是從哪裏來的,它們只有細胞核和原生質,通常生長在潮濕陰暗的地方,在腐爛的植物殘肢上。雖然它們的構造甚為簡單,它們卻有精巧和美麗的生殖孢子(見下圖)。

  真菌類卻有甚多不同的形態,大多數生長在腐爛的植物體上。其實,地球上的植物比動物更多,當植物死時,真菌便擔當起一個極其重要的角色,使它們腐爛,將這樹內的養料釋放出來,變成泥土的一部分。真菌是肉眼看不見的,但它們的菌絲卻滲入朽木每一個細胞內,加速其腐化,而我們只能看見它們的生殖體,就是那些為人熟悉的冬菰,靈芝,木耳,雪耳等等。

  除了將植物腐化之外,有些真菌專門捕捉線蟲為生,雖然菌類不是動物,卻可以利用它獨有的絲環,布下陷阱使線蟲上釣。當那無知的線蟲游過這奇怪的絲環時,觸及了環的旁邊,絲環收到信息便立即膨脹將線蟲夾死,藉此可以控制線蟲的群體數目。

  還有不少真菌是寄生在植物體上,造成不少植物病,不過在正常的自然環境中,受感染的植物不會超過1%,但由於人類大量種植某一類農作物,大大增加了植物病的發病率,以致造成災害,所以在自然界裏,植物病甚少是致命的。

  最有趣的真菌要算是專門對付昆蟲的一種了。

二.昆蟲剋星

  昆蟲雖然是以品種最多稱雄稱霸,數目也是最多的,牠們卻不能佔據整個地球,因為牠們的壽命較短,牠們那特別的呼吸系統(牠們只有氣管輸送氧氣)限制了牠們的體積,所以牠們只能在所屬範圍內生活,也不能進佔海洋。由於體積小,全身是蛋白質,營養豐富,所以牠們是多個食物鏈的初級消費者。專門捕捉昆蟲為食物的動物不勝枚舉,例如昆蟲,蜘蛛,蛙,爬蟲,雀鳥和哺乳類動物,所以昆蟲有不少自然敵人可以控制群體數目,不致出現“人口爆炸”的現象。
  想不到連菌類也會加入控制昆蟲的行例,成為另一種剋星。某種真菌附於昆蟲身上所造成的產品便是那著名的冬蟲草。


冬蟲草

三.冬蟲夏草

  根據記載,中國人首先曉得利用這種奇怪的產品為藥物(其實對中國人而言,幾乎甚麼東西,上至天上的塵埃到地窖的泥土,都可以入藥!),數千年來,中國人已曉得採集這些硬化了的毛蟲,西方學者在1726 年首次報道冬蟲草的研究。究竟冬蟲草是甚麼東西呢?

  1. 分布情況—它們多生於高寒山區,草原,河谷,草叢中,分布於中國甘肅,青海,四川,雲南和西藏等省分。侵入毛蟲的真菌屬於麥角科的Cordyceps Sinensis,它們專以蛾,蜂,蟬等昆蟲的幼蟲為對象,約有二百品種之多。菌絲首先侵入毛蟲身體,穿過牠的表皮,進入內部和血液(昆蟲的血液是透明無色的),吸取其養分,菌絲不斷繁殖,直至毛蟲內臟充滿菌絲而死,但毛蟲的表皮依然完整無損,裏面卻面目全非。

  2. 冬蟲—菌絲其後硬化,變成木乃伊的樣子,據稱它可以抗熱,水,冷和酸。由於它硬如木頭,連雀鳥也不會吃它(覺得它難以下嚥)。因為它含有一種稱為CORDYCEIN的抗生素,即使掉進水中也不易腐爛,又可以防止其他微生物入侵。冬蟲是棕色的,和乾草一樣,如此便可以渡過寒冷的冬天。

  3. 夏草—到了次年的春天,自毛蟲身體會長出細長如棒球棍的菌絲,長四至十一厘米,表面是棕色和白色,從這些菌絲,真菌會長出它的生殖孢子,是透明和針形的,孤子隨風飄散,可以再去入侵其他幼蟲,菌的生活史便告完成了。夏草這個名稱來由是因為它在夏天會長出像草的構造,古人以為它們是從泥土裏長出來的。


真菌入侵幼蟲成為蟲草

  4. 藥用價值—據分析,冬蟲草含有7%蟲草酸 Cordycepic Acid, C7H12O6,25%蛋白質,脂肪約8.4%,它常被視為是一種補品,而且售價不菲,非普通人可以買得起的。它的藥理作用包括:擴張動物支氣管,有平喘作用,主治降壓,鎮靜,催眠,盜汗,腰膝酸痛,對結核桿菌,葡萄球菌,鼻疽桿菌,炭疽桿菌等有抑制作用,所以國人以冬蟲草主治肺結核咳嗽,咯血,虛喘等疾病。除了冬蟲草之外,“蟬花”也是被真菌入侵造成的產品,由於它在春天生長時菌絲長滿全身,好像開花一樣,夜間更會放出螢光,服後據稱可以保護眼睛,故此它是燒焊工人的最佳補品。


蟲草

蟬花 Cordyceps sobolifera

 


寄生於昆蟲的真菌

  5. 一物治一物—昆蟲除了有不少自然敵人之外,真菌也扮演了一項重要的角色,不但可以控制昆蟲的群體,保持物種的平衡,使毛蟲不致於繁殖失控,而損害農作物,冬蟲草更可以提供寶貴的藥材給人類採用。

結論

  真菌在自然界有其重要的任務,可惜人類對它們誤解尤深,以為它們傳播病菌和危害農作物,它們實在是物料循環的主要功臣,否則泥土不會有充足的養料,植物不能生長,枯樹,爛葉,果子,蓋滿全地,空氣中沒有足夠的二氧化碳,生物也不能生存了,自然界的運作是奇妙的,是人測不透的,人豈能說這一切都是出於偶然的呢?

(選自作者著:聖經與生物學,第六集。基督教天人社出版)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