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功利主義與倫理

于中旻

 

  今天的人,會不時聽到,說起“一毛不拔”,其來源是出自孟子.盡心章的話:“楊子取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楊子指的是楊朱。二千多年來,給人典型的自私,吝嗇形像。不過,我們且想一想:簡單的自私思想,只是惡劣人性中的積沉,有甚麼可以立說於子學諸家的可能?在任何設境,都算不得學,更莫談哲學;且怎會成為“顯學”?

功利與為己

  楊朱沒有著作留下來,有關他的理論,斷章取義,都是出自引述,難免有以偏概全,或加以誇張,拒斥,成見,就不用說了。如果拿一句話,一家言,當作的論,實在有失於公道。
  與楊朱存在的時代接近的,還有其他家的話論及。
  韓非子從另一個角度立言:“今有人於此,義不入危城,不處軍旅,不以天下大利,易其脛一毛。世主必從而禮之,貴其智而高其行,以為輕物重生之士也。”(韓非子.顯學)近人顧頡剛以為“孟子謂楊朱‘利天下不為’,亦應解為‘雖利之以天下而不肯為’。”因為拔一毛而使天下得利的事情,絕不會有的;更合理的是,安命葆身,淡泊名利。這樣,楊子似乎與“輕物重生”的理想相近。又如楊朱悟多歧途而亡羊,行善不為名,都不像是鄙人陋理。
  列子記述的楊朱,更是多方面的,而沒有描述其為自私吝嗇的。孟子有個習慣,往往趨於極端。例如他曾把墨子的兼愛,延伸至“無父無君”的消極方面;辯固雄矣,難免有失中道。以此類推,“愛人如己”豈不更是無父無君?因此,其對楊子的詆距,未必可為的論。


米勒
  米勒(John Stuart Mill, 1806-1873)是十九世紀英國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的重要人物。他繼承父親James,建立功利主義的原則:求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不過,有一個問題:如何決定最大多數人,還有甚麼是最大利益?其恆久和價值如何決定?還有,既言及“利益”,必須有某些人會受虧損;而其倫理原則,有甚麼客觀而公正合理的標準?
  依理推論,楊朱的真實意思該是:你們都說要為最多數人的最大利益,可以捨生;但然後確定哪是最大多數人?哪是他們的最大利益?到今天民主國家的最大多數人,自己還搞不清楚;而我的生命只有一具,不能隨隨便便捨許多次,豈沒有權利弄個清楚?在沒有達到超越一切的合理懷疑之前,隨你們怎麼說得天花亂墜,我有一定的主意:要我拔一毛而利天下,我智慧的楊子,握有否決權,決不肯幹!

實用與倫理

  “我不願意為最大多數人犧牲,因為沒有誰可以證明最大多數!”沒有誰管得了,是合乎倫理的。但我們禁止不了當權的人,打着“利天下”的旗號,在替別人作決定。你如果不夠聰明,不夠慷慨,假冒為善的宗教人可以免費代勞;即使夠智慧的耶穌,也不能獨免。這樣,政客們的醜惡嘴臉,就難免暴露出來了。聖經記載了這樣一個例子:

內中有一個人,名叫該亞法,本年作大祭司,對他們說:“你們不知道甚麼!獨不想,一個人替百姓死,免的通國滅亡,就是你們的益處!”他這話不是出於自己,是因他本年作大祭司,所以預言耶穌要替這一國死;也不但替這一國死,並要將神四散的子民都聚集歸一。(約翰福音11:49-52)


大祭司該亞法
©DriveThruHistory.com

  說到該亞法,此君是大祭司戚族成員,以貪腐臭名遠播,輪流當權,濫用聖殿財物。說到他會有一分鐘關心“將神四散的子民都聚集歸一”,可是“查無實據”。不過,就如神藉假先知說真預言,以至驢講人話,見證“先知”的愚妄。這就像史學家貝爾德(Charles Austin Beard, 1874-1948)用通俗淺顯的大眾語言,說明歷史的規律:“1. 神要毀滅一個人,便先叫他瘋狂;2. 神的磨子轉得很慢,卻磨得很細;3. 蜜蜂采盜花粉,卻使花得繁殖;4. 夜越黑的時候,才越見星光的明亮。”蜜蜂特別像是功利主義者,它飛來飛去的忙個不停,只為自己“得”而營營碌碌,哪打算過要繁殖出甚麼百花齊放,萬紫千紅!喏,還不是它對遍地開花的無意貢獻!今之教會圈中,也有“男盜女唱”,把教會奉獻,當作私人ATM,自家豐收!惟祝神賜福教會,把腐朽敗壞,轉為悔改復興,恩雨降下,大覺醒臨到;進而改變社會歷史文化。

功利與文化

  人對於功利主義的誤意,誤解,使其成為各隨己意的“保肥餐”,沒有標準,沒有倫理,氾濫成為為己文化(ME Culture Cults),遠超過哲人的思辨,造成人皆為己。但主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隨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馬太福音16:24)當然,耶穌不是照該亞法的建議,而是降臨世界,成就父神給世人的救恩,甘願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福音是“無己文化”,如果能夠彰顯出來,是最像基督的品質。單在這方面,會使福音更容易成為被接受的對象。美好的史例,到底還不那麼少。就如中世紀歐洲的聖方濟各(法蘭西斯),真正的捨己愛人,天主教和改革宗陣營,都接受他,至少不公開反對他。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從帝國主義軛下獲得解放獨立的非洲諸國,對從前殖民地的烙印深痛惡絕,務求徹底破除,舉凡國名,地名,街道名,全民一致覺醒,決不遺留;唯獨偉大李文斯頓的銅像,在各處照舊巍然矗立!十九世紀末年的中國,清廷支持的義和團拳匪,窮凶惡極的“扶清滅洋”,恨透基督徒,在那段混亂時期,多少人殉道;誰想他們唯獨有話:“洋人不殺郭顯得,中國人不殺趙斗南!”稍後在遙遠的貴州捨己犧牲的伯格理和石門坎,竟然成為胡錦濤號召學習的對象。更不說“帶着愛來中國的戴德生”,被列為名人傳記,出版暢銷。
  這樣看來,對於“唯己文化”,有人捨己就是福音!飢渴的土地,等待聖靈恩雨的滋潤,正是無己文化的真基督教種子,播散繁衍的環境。深望基督的見證人,帶着捨己福音的種子出去。
  說到這裏,想起故書法家于右任,並不是基督徒,他生不逢時,隱於官而非官,惟清正而持有正確的價值觀念,常寫一副聯語:

引曙光於世,
播佳種在田。

這正表明世人對於基督捨己福音的期望。為人景仰的髯翁逝去已經多年,人為的霧霾彌漫,使當年的執政者失去大陸,而更成為真正的阻隔,使多少人有心人,望海峽對岸的大陸而不可見,只有痛哭!雖然不是每人都能如元老遺囑葬在高山之巔,以志不忘。
  基督徒播種人啊!你在哪裏?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   Facebook 分享

2018.4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