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基督教小說創作的技巧

—兼評《冰點續集》

殷穎

 

  我讀三浦綾子的冰點是二十多年以前的事,記得那時臺北的兩家日報—聯合報徵信新聞報競相譯載這部暢銷小說,開始各以相當篇幅刊出,繼之篇幅均予擴大,而終於各以整版巨幅刊載。連載完畢後又互印單行本競銷,極一時之盛。這是我首次接觸三浦的小說,也是第一次讀朱佩蘭女士流暢的譯文,此後竟與三浦及朱佩蘭結下了一段很長的因緣。


三浦綾子
  三浦綾子在當時由默默無聞的一位家庭主婦,一躍而為日本文壇的名作家,即是由冰點一書而成名,記得當時是日本的讀賣新聞以一千萬日幣徵文,三浦綾子以其處女作冰點膺選,銷路很快便突破百萬冊,後來也拍成了熱門的電視劇集,在二十年前相當轟動。臺北對日本的事物非常敏感,兩家大報競刊自是意料中事。我注意這本小說的出現,並非單單由於它的暢銷,而是因為這是一本基督教的小說,三浦在各種訪問中都清楚地表示她這本小說的主題是描述人類的“原罪”,而“原罪”是一個神學上的名詞,小說家以其為主題,而且它的讀者是東方的非信徒,這很使我好奇。我在斷斷續續地看了報上的連載後,很為故事的內容及寫作的技巧所感動,但還看不出基督教的內涵,後來單行本面世,我一口氣讀完,老實說我當時相當失望,因為內容除了一個曲折動人的故事,又深刻地描繪人性外,實在找不到基督教的信息,而當時臺北的文藝界,對這部暢銷小說也有不同的批評。但三浦綾子自第一本小說奠定了她文壇的地位後,不斷有新作面世,她的作品也不斷由朱佩蘭女士譯成中文發表並且出版。其中最具基督教信仰的小說有雁狩嶺綿羊山等,綿羊山是一部極富基督教信息的小說,主題是“饒恕”。記得當時臺北有一家電影公司看中了三浦的市場,將綿羊山拍成電影,並且還借我的教堂拍了外景。那時是三浦小說鼎盛的時代。後來我透過一位日本友人與三浦綾子簽了約,出版她小說的中文版。但冰點因早由兩家日報出版過,我便沒有去重覆印行,因而也沒有出版她的冰點續集,但我在從事出版生涯的十數年中,絕大部分的三浦作品都由我負責出版,約有十餘部之多,也均由朱佩蘭女士翻譯;朱氏摸透了三浦綾子的筆調與風格,成了翻譯三浦的專家。
  二十多年前我在臺北淡水召開“第一屆中國基督徒作家研討會”當代極負盛名的基督徒作家們均應邀出席,朱佩蘭女士也參加了這一次會議,不久她便受洗歸主,她說她的信仰完全是受了三浦作品的影響,這是我在出版工作中一個意外的收穫,不能不讚美感謝主。但當時我們討論的兩部日本基督徒作家的作品,卻是三浦的綿羊山及遠藤周作的沉默(亦由朱佩蘭翻譯),而沒有討論三浦的冰點冰點續集。當時冰點續集已由基督教文藝出版社出版,但我並沒有讀它。後來,我到北海道去專程訪問三浦綾子,那次的拜訪使我畢生難忘;三浦住在北海道的一個小城—旭川市,我乘火車到達時,三浦綾子的丈夫詩人三浦光世先生到車站接我,衣冠整齊地佩了一朵紅花以資識別,三浦綾子住在一棟舊式的平房中,陳設十分簡單,生活十分樸實。那天經過一位傳教士的傳譯,我們談了許多基督教文學的觀點,與她寫作的經驗談;我發現三浦是一位十分虔誠的信徒,她屬於日本基督教團。寫作收入的大部分都奉獻給教會。每週在家中有家庭禮拜,時常接受讀者的投書與拜訪,不少人因她的作品受感得救。三浦簡述了她對基督教作品的觀點:“施洗約翰當年作耶穌的前鋒,為主預備道路,但今天如約翰到日本來作同樣的見證,人們還是不會懂。我是試作施洗約翰的前鋒,為他預備道路,使毫無基督教背景的日本人可以了解而接受。”因此,她的作品不能直接傳教,必須讓讀者由她的故事情節中,慢慢了解基督教的教義;所以在“冰點”中幾乎嗅不到基督教的味道,但在續集中才有較多的信息。因我當時還沒有讀她的續集,不敢置喙,但我完全同意她的看法。

冰點續集
  想不到隔了十年,我赴歐洲會議,啟程時隨便將冰點續集放在手提包中,在漫長十幾小時的飛行中,拜讀了三浦的冰點續集為她豐富的信息所感動,而後悔遲了十年才來讀它,乃提筆寫這篇評介,略補我晚讀這本好書的過失。
  三浦在冰點續集中,將它的主題“原罪”清楚地啟示給讀者,原罪是根植在人靈魂中的罪性,也就是墮落以後的人性,三浦在這方面的刻劃,十分擅長。冰點中的幾個主要人物:如賴啟造,夏芝,陽子,徹,靖夫,王瑞琦,高木,湯學籐,京惠子等,都在三浦銳利的筆尖下暴露他們靈魂的陰暗面,三浦對人性的描繪不但入木三分,而且能剖析到人心靈的深處,她筆下的典型是賴啟造,這位正人君子型的人物,終於在聽到一位年經女孩子的見證後,憬悟到自己就是那位“仗着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的法利賽人,最後體認出“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仍然與我無益。”我另外也讀過不少基督徒作家寫的小說,往往喜歡將基督徒當作一個正面人物去塑造,而結果多半是失敗,給人的印象不像一個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缺乏現實生活中的真實感。目前我們的基督徒作家們,最嚴重的問題是對信仰體認得不夠深刻,無法在他們的小說中確定一個主題,在技巧上也就無從下手,這是中國基督教文學要急起直追的。
  冰點續集的主角是陽子,這是三浦筆下最正直,最純潔,心地最善良,也最令人疼愛敬佩的一個女孩,但這位無缺點的純真少女,最後卻發現“自己是世界上罪惡最深的人”,三浦寫到這裏才正式點明了她的主題:“原罪”;原來陽子有非常坎坷的身世,自幼被賴啟造領養,她原是京惠子背着丈夫與情人生下來的孩子,但當賴啟造領養陽子時,卻誤以為是殺自己女兒兇手石土水的女兒,賴啟造領養陽子的動機,並非如表面堂皇的理由:“愛汝之仇敵”;而是要報復自己的太太夏芝,因為夏芝為要單獨與情人靖夫約會,才將三歲的女兒小麗支出去到溪邊玩耍,而導致石土水的扼殺。因此夏芝極端仇視陽子,最後迫使她自殺,但終於證實陽子並非石土水的女兒而獲救。然而陽子也仍不齒其生母的不貞及將自己遺棄,而不願與生母見面。後來京惠子見到陽子要求饒恕時,陽子也不予理會。但最後陽子在看見“燃燒的流冰”好像看到耶穌釘在十字架上,血洎洎流下來一樣。而悟到自己的罪孽深重,當這位近乎“完人”的主角在悔悟自己的罪過時,心中才獲得了平安,而主動請求她母親的饒恕。整個的故事內涵沒有落進說教的八股,沒有加進生硬的教義,沒有硬給基督徒派定一個正面的角色,而勉強要求讀者去接受。這是基督教小說成功的一個範例。
  若要勉強在三浦這部小說中挑一個缺點,那就是在描寫景物及情節時,有時不免失之繁瑣,但整個說來瑕不掩瑜,而且在技巧上超過她其餘的幾部小說,應是不爭的事實。在極難找到成功基督教小說的今天,我還是願意將冰點冰點續集鄭重地介紹給我們的讀者。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