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談美國教育

于中旻

 

  美國最大的基督教宗派美南浸信會,在今年的年會中,提出動議全體會員子女撤出公立學校;但未獲通過。不過,這證明如此想法,已經在醞釀當中。
  何以至此?
  近幾年,在十多國工業發展國家中學生的測驗中,美國佔倒數第一或第二。而在學生犯罪率方面,美國則是高踞最高位。正像發生了罪案,要追跡來源,教育的集體失敗,也必須檢討。結果,很多人不得不同意浸信會的見解,追溯到公立學校是麻煩的起源。
  公立學校就是免費教育。說起來是不用家長直接出錢,但社區得要出錢,而且公立學校管理不善的結果,是要社區蒙受更大的損失,出更高的代價。所以,不是不花錢就是好的。
  美國的傳統,是沒有教育政策。不僅私立學校是這樣,政府管不了;連公立學校也是這樣。如果有高尚的社會品德,當然是可以的;但如果品德敗壞了,自然會轉而影響學校。


 曼恩(Horace Mann, 1796-1859

  首先提倡改進公立學校的,是曼恩(Horace Mann, 1796-1859)。他是律師,是麻薩諸塞州參議院議長。早於1647年,麻州就建立了公立學校制度,但辦理不善。1837年,曼恩推行改革公立學校。他的六項基本原則:(1)一個國家,不能同時無知而長久自由,因此,需要有普及教育;(2)為了公眾利益,公立教育必須由公眾出資,管理,並支持;(3)公立學校必須包括所有宗教,社會,種族背景的兒童;(4)公立學校要着重道德教育,但不應受任何宗派的影響;(5)公立學校必須充滿着自由社會的精神,方法,和紀律,在教室中,不可使用嚴格的教學方式;(6)這樣的教育必須只用經過良好訓練的專業教師。他最終的名言:“必須為人類取得勝利,才可以死而無愧。”但他所說的“勝利”或貢獻是甚麼?怎樣才對人類有益?則有待界定。
  曼恩離世的那年,也是杜威生的同一年。他們二人,相續的影響美國教育。


杜威 John Dewey

  杜威(John Dewey,1859-1952)的母親,注重孩子們的嚴格宗教教育,規定他們遵守主日,並嚴厲約束他們的行動,引致他對宗教背叛的心理。其後,杜威不僅成為哲學家,也是最有影響力的教育理論家。他的經驗主義教育哲學,以為人是自然的產物,教育應該以孩童為中心。他以“探尋”代替“真理”。因此,他不以為真理有終極性和絕對性。

  公立學校出品他們特定類型的學生。不論存心如何,教育對發展年期的兒童,自然一塑造和洗腦的作用。
  德國哲學家腓其特(Johann Gottlieb Fichet, 1762-1814),是個注重品德的學者,說過一句話:“教育的目的,是毀滅人的自由意志。”也許,那是出於他想建立品德,或統一德國的理念。以後的野心家,別有居心,加以利用。希特勒懂得如何透過教育,建立彷彿是國家的意志,來推行他自己的雄心和狂想;其主要的課程改革,是從人類學方面,宣傳其種族優越的觀念;結果,把德國帶到屈辱,幾乎至於毀滅。這是公立學校制度的誤用。
  在前蘇聯,學校課程是製造歷史,以適合他們的宣傳;在日本,是把孩子塑造成為大和民族軍國主義思想。戰後的日本,雖然有了和平憲法,和美國式的議會民主,但現在又在篡改歷史,否認過去的侵略戰爭罪行,趨勢是要復新軍國主義。這可不是好的現象。

  在控制教育的另一面,是對教育放任的自由政策。杜威除了搞哲學和教育而外,還參與許多活動。其中之一,是倡導建立了大學教師協會,和其他類似教育工會的組織,把持教育行政,彷彿是政客玩教育。這總算離他本行不遠。不過,杜威也是ACLU,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的發起人之一。那個組織的主要活動,是反對任何的言論出版管制,提倡絕對個人自由,更反對宗教信仰和道德規範;常用的手段是支持無盡的訴訟。對於美國社會風氣的敗壞,有極大的促成作用,特別是造成校園風化的低下。當然,這對於公立學校的影響最大。
  學校公立了,並不盡是好事。
  從前,美國沒有教育部,而把社會福利,居屋,和教育,放在一個部門。到了卡特任總統的時候,才成立獨立的教育部。不過,聯邦政府教育部的權力有限,教育經費多靠地方籌維。
  有人會問:沒有政府控制的教育,怎麼會成?那是因為美國有深遠的宗教背景,成為自然約制行為的規範,所以學校裏所教導的,總不會離開信仰和品德標準。正如開國先賢說的:“這是一個有宗教信仰的國家,如果沒有宗教,政府和法律,將不足以治國。”
  今天,有許多破碎的家庭,孩子生而不養,有的家庭就把孩子交給政府,養而不教,難怪學生成績低落,品德更為低落。一般人以為成功的,只是學得些知識,也許可以用以謀生活,卻不知道如何生活。這樣,教育出來的,是一些有知識的野蠻人!
  基督教的學生情形如何?
  最近的巴納(George Barna)調查顯示:福音派的學生中,只有百分之九相信有任何絕對真理這回事;當然,我們知道,局部不能大於全部,這也就是說,在福音派的學生中,相信聖經是絕對真理的,不會多於百分之九。教育到這樣程度,父母不應該不擔憂吧?
  神藉摩西命令以色列人說:“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裏,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申命記6:6,7)顯然的,這不是要把兒女推出門去,眼不見,心不亂,就安心去弄錢!當然,在今天的社會,科學和專業知識,需要到學校去接受教育;但更重要的宗教信仰和品德,需要由父母傳承,不能以為付了錢,就可以推給學校;否則教會的前途,也難免受其影響。願我們能夠警惕。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