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品泉

吟螢

 

  我自小便對泉水有一種神奇的感受,即使是一泓小小的泉水,我也能體會到它的生命力,而呆呆地看上半天。我第一次受到泉水的震撼,是剛到濟南的時候;那裏是一個可愛的水鄉,濟南的七十二泉,名聞全國,而以趵突泉為最。記得我去賞趵突泉時,見到由水中突出,不舍晝夜的數尺高的水柱,看得神往不已。濟南真是一個泉水充沛的地方,每一口水井的水都湧滿到井面,人們可以拿茶杯在井中舀水,絕不需繩索等工具。甚至用一支筷子往地下一扎,拔起來便是一線清泉。而濟南又是一個十分乾燥的地方,一點也不潮濕。我在全世界走過許多城市,還真找不到一處那樣可愛的泉水之鄉。


約但河

  我也喜歡探索泉水,最難忘的一次是遠征以色列的北部,到山林中去找尋全長約三百公里的約但河水源,當我們尋到那一股泉水的源頭時,那種喜悅真是難以言述的。
  泉水要自然發生的才可以觀賞,今天的人工泉到處都是,連日內瓦湖中舉世聞名的一線天,泉噴出湖面數十丈,由遠處看去,高與山齊,也僅可襯托湖山之美,泉水的本身並不足觀。自然的泉水,哪怕是潯潯細流,也有一種天然的韻致。
  古人枕石漱流,才是品泉的高士。泉水之異於自來水,是因為它未經過人工的“衛生”處理,未失自然,水質保持原味,因之無論煮茶,釀酒都有自然的芳香。故鄉嶗山的礦泉,便是泉水中的上品。今天各種加工的飲料充斥市面,但要想喝一口清冽的泉水,卻是難得的享受了。
  物質的泉水如是,心靈的泉水亦然;當你將心中的一切俗物沉澱,讓心靈掙脫七情六欲的枷鎖,名利現實的羈絆,讓明透的思維與情緒,自然地由心湖中升起,無論是澎湃的思潮,或涓涓的情致,發而為一首詩,一篇文,或一支歌,都是一種珍貴的泉水,可以耐人品嘗,而滋養人性靈的東西。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