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 ✐2021-09-01

獅口的見證

凌風

 

“今天不給食物!
君王主子吃不下美味盛筵,
也斷絕了美聲的音樂管弦;
你們也只有跟着挨餓一天。”
餧養獅子的人說完轉身離去,
我們並沒作啥錯事,
為甚麼那樣怨氣沖天?
聲音忒大了些,好在不曾驚醒
那老頭兒熟睡懕懕。

可真不是個平常人物!
你看他穿着紫色長衫;
雖然衣服有些凌亂,
頭上還戴着嵌玉的金冠。
他並不如那些領袖裝作威風,
甚至可說面目憔悴,形容枯乾,
年紀很大了,鬚髮都已經全白,
可安詳中流露出威嚴。
不知誰把他粗野的丟下來,
正好砸中了俺的老伴。
母獅子剛低吼待發脾氣,
他竟然伸手輕撫她的金毛道歉!
他那麼老了,瘦骨頭又硬,
看來就不會引起食慾貪饞。
我實在沒惡意,緩緩伸出前爪,
他用手輕握,是多柔軟!

我全家都把他當作是善鄰,
何況有一位天使在我們之間。
獅穴本來就沒有照明設備,
外面的暮色也慢慢伸展。
小獅兒打個呵欠呲着銳齒,
短淺的注視,並不曾垂涎;
老人家張開缺牙的嘴回以微笑,
像在自己家裏,禱告了,就地睡眠。
我忽然想到他年紀大衣薄形單,
哪知大崽擁抱他有軟毛為蔽寒!

太陽還是從東方冉冉升起,
又一次的光明驅除黑暗。
洞口出現了尊貴的王,
許多人擁護在他後邊;
王緊張得還有些氣喘,
老遠就發出惶急的叫喊:
“但以理啊!你的神可曾保護你?
至少讓猛獸口中留下骨頭,可作紀念?”
原來那是他的名字—
是大利烏王以下的首席總管!

但以理爽朗的聲音回答:
“謝王關心,我得所事奉的神寵眷!
因為我並沒有違背祂的旨意,
對政府,人民,和所有鄰舍,
也全都沒有虧欠!
祂差遣天使給我時刻保護周全,
不必醫生檢驗,我心康身健!”

大利烏王的悲愁煙消雲散,
察看敬愛的長者果然全無傷殘。
這麼大的奇蹟超奇非凡,
他張開雙臂,高聲頌讚上天:
但以理所事奉的是真神,
能保守祂僕人十分平安!
吩咐快把但以理提出獅穴,
然後下令叫臣僕排列按部就班;
陰沉着臉,點出幾名首長,
他們早預感可不是發財升官。
他們都腸滿肚圓,卻躑躅遲緩,
王叫來他們的公子小姐如花美娟;
一個個都丟下了獅子洞中,
不斷的傳出淒慘的叫喚;
我的孩子們跳起來撕咬嚼爛,
享受這遲來的豐盛早餐。

你們曾聽說獅口的故事,
那不過是說主怎樣救脫危險;
這可是從我獅子的口中,
講出來親身的經驗之談:
希望鼓勵你為信仰忘身向前,
持定神信實的應許,
接受信心的考驗,
哈利路亞!
勇敢的面對明日的挑戰!


獅子坑中的但以理

 

獅口的見證

獻給受苦的聖徒

(取意但以理書第六章)

  你自然聽過“獅口的見證”
   是說如何脫離危難的餘生
   但不同的是—
   這獅子口中說出的見證
   希望你更加留心的聽

餓得好難受啊!
肚子裏像火燒,在絞痛。
多少天已經沒有食物了:
  王好像變得更仁慈,
  對我,卻如同更貧窮—
雖然,我有利齒,有銳爪,
但王家洞穴裏的雄獅,
有這些又作得甚麼用?
我只能盼望人的飼養—
  慣於等他們把人丟下來給我吃,
如果不,我只好等,等。

好多天了,
我意識到情形的不同:
新當權的總長和總督們,
常來奔走大利烏的王宮。
雖然,我不屑於理會他們的
 權術,鬥爭,
但仍然不免聽到
 他們輕快的腳步聲。
他們說,沒有甚麼叫非法,
在全國也沒有賄賂通行。
不過,只送送紅包,收服務費,
就可以把黑暗變成光明。
叛逆投降都叫作義士,
慣打敗仗的被捧成大英雄!
奸邪的變成了忠貞,
真箇是黃鐘廢棄,瓦釜雷鳴。
他們描繪出一副美好的遠景,
齊聲說國泰民安天下太平!
他們殷勤的對王逢迎,
  大聲的向王歌頌;
好像罪惡忽然從世上絕了種,
好像彌賽亞也不必降生;
沒有人敢說惹犯他們的真話,
這樣,也再沒有人被丟入獅洞受刑。

但那一天,
上面洞口的蓋開了
 —那是黃昏的時候
夕陽的餘光已經很黯淡了。
忽然黑暗變得更濃,
從上面飛下一片陰影,
很快就分辨出原來是人形。
飢餓的少壯獅子從睡中醒轉,
張開了利爪表示歡迎。
啊,原來是一個老人,
  鬍鬚和頭髮都白了,
  體態顯得有些龍鍾,
臉上滿了皺紋,
皮膚已經垂鬆。
但他站在那裏,
顯然的與其他的人不同:
他沒有驚慌,沒有哭喊或咒罵,
神態竟然是那麼安靜!
那獅子再慢慢的走近,
用鼻子湊上去拱一拱:
  “他的氣味是那麼清淡,
  必是多年吃蔬菜,喝白水,
  並不像一般官僚的
  一身肥肉,滿腹葷腥。”
它搖了搖頭,緩緩的走開去,
老但以理並不是理想的供應。

另一隻幼獅跳出來,
那毛茸茸的頭向前靠攏,
牠的下巴碰着但以理的背,
皺皺眉頭:“這老人瘦骨棱棱!
  顯然這不是最好的午餐,
  因為他的骨頭是那麼硬。…”
老人竟伸出了手,
輕輕的撫摸着幼獅的頭頂。

現在,輪到我走近那老人,
面對面看得很分明—
  洞中的光線很暗,
  我得儘量張大瞳孔—
他看來已超過八十歲,
(我說的是人的年齡)
但脊背還是那麼堅挺;
他的眼睛沒有一點陰翳,
似乎反映出他心湖的澄清。
啊,他說話了,他不曾耽心
  我,一個獅子在偷聽;
實在說,我聽過人說話,
但不知怎地,只有這一次,
聲音的意義能夠辨明。
他原來是在向神說話,
  雖然簡單,卻很鄭重:
“神啊,你鑒察人心,
你是全智,你是全能,
我的心不曾起惡念,
我的手不曾作惡行,
是你的話保守我
誠實公義正直度過了這一生。
那些妒害我的仇敵也知道我無辜,
搜尋不到我誤國貪污的把柄;
只有我一天三次開着窗戶,
面向耶路撒冷,祈禱如恆。
神啊,我仍然相信你的公義,
保守拯救我脫離這獅洞!我
 不妥協,到現在也不埋怨後悔,
惟願你的名得榮耀,
  你的旨意得成。”

不瞞你說,
我的利齒咀嚼過不少人肉,
我的銳爪攫奪過他們的生命,
那都是腦滿腸肥的貪官污吏,
那些傢伙心肝簡直像野獸,
  味道差不多是畜生。
但今天,面對着一個無辜的人
不知怎的,這顆
獅子的良心總覺得不大對勁!
我垂下了頭再想一想,
還是退後一步,爪不要動。

在洞的深處
有好幾個獅子張牙舞爪的向前衝,
獅子到底是獅子啊,
怎能希望他們一時就變了性情?
我不敢想,他將要屍骨粉碎,
我不明白,怎麼會對這老人
 關心同情,覺得他可親可敬?
但有更難以想像的事發生:
一位光明的天使,
忽然出現在我們當中,
他是那麼樣的和善,
好像是有形的春風,
他從獅子心中消除了凶猛,
卻給獅子的口加上了嚴封。
於是,他們變成了羊羔,
臥在那老人的腳下,
 又依偎在他身邊,
 用溫暖的皮毛為他防寒禦冬。
老人安詳的睡了,
感恩的微笑着進入了甜夢。

洞門又開了,
一頂皇冠出現在上面,
也傳來焦急的哀聲:
  “但以理,但以理啊!
  你仍然活着嗎?
  你事奉神是否落空?”
老人但以理說:
“王啊,永生的神施恩保守我,
因為我對祂完全無愧的事奉,
對王也沒有虧損,完全盡忠!”
  “啊!但以理果然是你!
  我原想只能見到你不滅的英靈,
  從昨天,滿城都帶上愁容,
  幽暗悲哀籠罩着我的王宮。…
  唉,唉,我歡喜得昏了,
  來人啊,快,快,拋下救援的索繩!”
老人被提着冉冉上升。
接着,傳來不絕的歡呼,
一陣陣的音樂奏起,
  笙笛悠揚,擊鼓鳴鐘:
“但以理所事奉的永活真神,
願祂的名在全地被尊為聖!”

洞門第三次開了。
我肚子裏的飢火越燒越凶,
晚餐終於來了—
  一,二,三…好幾個人,
連續被丟進來,
他們淒厲的喊叫,
無望又驚恐。
他們的手沾過無辜的血,
引起了獅子的胃口,
坐實了惡人的罪證。
獅子們跳躍起來,勝了他們,
撕裂了他們的肉,連骨頭也不剩。

遠處,晨風送來語聲,
是但以理嗎,或是別人在說:
  “感謝主,
  太陽格外的光明!”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施洗約翰的獨白 ✍凌風

點點心靈

鄉居瑣憶 ✍余仙

談天說地

誰是中心 ✍于中旻

談天說地

蘇俄一文一武援華 ✍于中旻

談天說地

起初神創造 ✍亞谷

談天說地

從美國撤軍阿富汗談起 ✍林向陽

談天說地

大牧者 ✍于中旻

藝文走廊

有關三國人物的詩和聯 ✍天涯過客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北加州海岸 ✍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