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彩虹簷下(一)

冬籬

 

  一幅厚厚的霧,遮蓋了這躺在太平洋岸邊的城市。
  夜,靜寂沒有聲響,風也停了。在睡夢裏。一切在睡夢裏。一片藍灰單色的景象。朦朧的遠山,金門橋頂探出兩盞閃亮的燈,像披上薄紗的少女,露出清瑩的雙眼,四周的窺看。霧角像獅子低吼,也像微聲的呻吟,驚醒了熟夢的人兒。
  附近山腰處,夾在高樓間,有一座兩層高小樓,廚房裏露出淡淡的燈光。一個中年男子,瘦長中型的個子,略黑的膚色,微蒼過肩的髮,將剛燒沸的咖啡倒到杯裏,雙手捧着杯取暖;走出廚房,穿過客廳,走進書房,把杯擱在窗旁的書桌上;開動了電腦,端起杯喝了一口熱咖啡,等着電腦完成啟動,再按了ICQ,然後步出書房前的陽台。
  紅木搭成的陽台,欄杆上木盆裏長着不同的花卉,書房內透出暗淡的燈光,依稀分辨帶青藍的顏色,紅的,黃的,紫的。他走近欄前,腳下一層灰白的霧,露出數點淡黃的燈光。睡眠裏的都市,本是一片靜寂,靜,只是靜;突而洗街車傳出驚夢的聲響,街上的積水顯出搖曳街燈倒影,晃晃的動着,像是搖醒這大地。一陣輕風,吹動了低垂的霧;大地在霧的被窩裏轉個身,再回到睡夢裏。書房中的電腦,傳來敲門的聲響,接着“哦噢”的一長叫。他轉身回到電腦旁坐下,按開ICQ的視窗。

  “安安耶,若望,這麼早就起床。”
   他按鍵回答:“妳也安安囉,孟湘。”
   “r u leaving SF for Italy today?”
   “yeap, w'll take a plane in an hour for Venice....cccc!”
   “Venice Italy?”
   “of course not Venice US...Ha Ha”
   “p^-^q 說不定我會到意大利會你喔!Dear John”
   “Fantasia,好阿,就在威尼斯的聖馬可廣場見面囉,*.^”
   “My dear John,醬大的廣場怎找你呢?”
   “My fair lady,最帥最酷的,威猛神武的那位就是我啦,呵呵呵。”
   “切,別自己面上貼金啦,少來,沒誠意。”
   “唔…”
   “唔捨得?”
   他從筆記簿電腦的皮箱裏取出一份彩色的說明書查看,然後按鍵回話:
   “好吧,就在廣場附近的Canaletto餐廳見面。”
   “甚麼時間耶?”
   “小姐,晚餐時候,七點半囉。”
   “Make sure you reserve a table for 2 lah, order一瓶好的香檳。”
   “Sure, I think Gianti is better.”
   “What ever, see U there. 不要食言啦。”
   “食言而肥,我才不會,變成胖豬,哪得小姐妳垂青囉,嘿嘿。”
   “你少來,一言為定,不見不散。”
   “I w'll be Venetian....cccccc”
   “Canaletto by St. Mark's square.”

  桌上的電話響了,他拿起聽筒收在耳旁:
   “早,吳伯,我已經在你屋前了。”
   “天賜,謝謝送我到機場去,。”
   “不要客氣啦,吳伯,應該的。”
   他放下電話,重回到電腦鍵入:
   “孟湘,我的坐騎到了,企機場啦。現在香港幾點啦。”
   “香港幾點我不知,我現在這裏晚上九點多。”
   “那香港九點多,還早,妳飆網去。”
   “嘻嘻,誰說我在香港呵。”
   “好了,妳聊天室耍寶去,不跟妳聊了,掰掰。”
   “Have a nice trip, 881, See U lo.”

   * * *

  在離三藩市南邊四百多哩的貝華利山,一間旅館頂樓套房裏,穿着白睡袍長髮女郎,坐在筆記簿電腦前,將ICQ裏的history裏的對話抄錄下來。再打開“雅虎”搜索器,一回便跳離座位,雙手向天一舉大聲嚷出:
   “賓果!”

   * * *

  若望把電腦關了,結束了剛才的一段Cyber Space對話,穿上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將裝手提電腦的皮包掛在左肩,下樓,提起大廳門旁早已預備好的墨綠色皮箱,走出大門。
  踏上彎曲的小石徑,層層疊疊的霧鋪在徑上,也繞着石徑邊的花圃,陣陣的花香撩起這早上清鮮氣味,見不到蝴蝶的飛舞,蝴蝶呀,還在睡夢裏吧。
  鐵鳥夢也似的在金色雲霧裏飛翔,載着一百多位慾望,幻覺的尋覓客,徐徐地降落到這沙漠的城樓,呀!虛擬的城市,拉斯維加斯!(待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3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