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人民公園

余仙

 

  有個“人民公園”(Peoples' Park),是在加州的柏克萊。是個不丁點大的地方。實在說,那算不得個公園。也許是翻譯的困難:說“Park”,就像用“Car Park”一樣,說不上是家,只是有些人飄而後“泊”的地方。到了晚上,或疲倦的時候,就“泊”下休息或安眠。不錯,那裏有些樹木,像公園一樣;但唯一的建築是一座廁所,牆上畫滿了畫。

  很多人因為在美國的人,都有他們的“美國夢”,就是物質生活發達,豐富,享樂,有各人的家。實際情形不是那樣:有的人在那樣的“美夢”之外,也有的拒絕那種美夢。
  在美國,無家的人口約三百五十萬人。最大的集中地竟是權力集中的地方,世界的首都華盛頓。他們有組織,出版自己的報紙,雜志。有文章,有詩,有論述,說到他們對天下大事,社會問題的看法。
  一般統稱Homeless的,實際上包括不同種類:有的是有家無屋,因為失業,不願就業,受人支配,或收入不足,或自己對錢財支配不當,而致頭上沒有可以覆蓋的屋頂;另一種是有屋無家,他們不稱為Homeless,在一個屋頂下面,卻不是完整的家庭,有的是同居者,卻不是正常的一家。
  現在且單說無屋者。造成這現象的原因不一:有的是因為失去職業;有的是破碎家庭,無處可居;還有的頹廢無拘,感覺生活缺乏意義,寧願選擇只簡單的存在。

  在“人民公園”中的小社區,另有他們自己的文化。
  有人看到他們頹廢的生活,不講究,有時甚至是污穢的衣物,也許身上還有些兒異味,就對他們厭惡,輕蔑的說:“甚麼人民公園,是畜生公園!”
  其實,他們當中多數是大學畢業,不少有第二個學位,還有些是Ph.D.呢!有的原是每年收入六七萬高薪,覺得沒有意義,寧可放棄被“奴役”,過無拘無束的生活。
  有一段時間,我常走過那裏,看到在樹蔭下,有一個大箱子;裏面是誰多餘的衣服,不用的鞋,就丟那裏,等需要的人取去,物盡其用。有太陽的時候,不少人坐在那裏,閒懶的,悠然自得。晚上,就睡在一個大紙箱裏面;遇到雨天,找人家的門口席地而睡。
  在表面上,他們是知足,也就常樂,無憂無慮,悠閒的生活着。
  他們多是與人無爭,對人無傷。
  有一次,在附近一個小店裏午餐,看到旁邊一位女士在吃波斯或猶太人的烤餅,夾着羊肉和生菜,隨便問一聲:“味道可好?”
  她和善的微笑着,就把餅舉過來說:“要不要咬一口試試看?”
  說來那麼自然,好像是應該的事。
  當然我是謝卻她的好意。大概是受人拒絕慣了,她全然不以為忤。

  人民公園裏面的人民,其實並沒有甚麼與眾不同。他們也是內心空虛的人,只不過是表現出來不一樣。因為他們比較誠實,怎樣感覺就怎樣活出來。
  柴斯特屯(Gilbert Keith Chesterton, 1874-1936),是英國的報人,文學家,他曾說:“那找上娼妓門的人,是去尋求上帝。”乍聽來這話沒有道理,似是驚人的褻瀆。細想起來,實在不錯;因為那正是人心空虛的說明。

  主耶穌對祂當世的宗教人士說:“稅吏和娼妓倒比你們先進神的國。”(馬太福音21:31)他們的生活方式不同,但不一定比誰更敗壞,更沒有希望。但誰把永生的盼望告訴他們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