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太空飛行與坐井觀天

余卓雄

 

  近年來世人對太空的探討,把人類從渺小的地球帶到天外。我們所住的宇宙,其中奧妙,發人深省。很多人問:“火星上可能有生物嗎?”“科學與聖經有無衝突?”“能用肉眼看見上帝嗎?”這些都是使我們特別發生興趣的問題。


格蘭 John H. Glenn

  在蘇俄太空人飛行回來之後,赫魯曉夫(Nikita Sergeyevich Khrushchev)曾沾沾自喜:“我們在環繞地球時,看不見天使或上帝。”不久美國的太空人格蘭(John Herschel Glenn Jr., 1921-)飛行成功後,發表觀感,他說:“我曾禱告上帝,祂比我所想像的更為偉大。”這裏我們可以看見今日世界的衝突或和平,完全基於對這種信仰的擁護或摧毀。
  唯物主義者常利用科學來癱瘓現代人類的思想,阻止智慧,消滅理想。我們有史以來最重要的問題需待解答的,如靈魂,罪惡,和道德責任感等,無神論者不但無法答覆,也不敢答覆。馬克斯主義和列寧學說對此盡量迴避。
  由太空飛行使我們想起世界的創造。創造不是人工,是天工。我們認為新奇的事物,其實是發現時間的先後,並不是說科學進步了,便把創造論推翻,把信仰看為迷信。科學從未證明上帝的不存在,反之其進展幫助我們堅決相信真理,最少我們不再像原始人一樣怕太陽月亮。
  麻省科學院董事長百殊博士著文說:“科學理論在甚多重要關頭,也無法提出可看見的證據。但神學家藉着科學的發現,看見一個真實的宇宙。把科學認為神秘的地方,變成可靠。”我們雖然不能以肉眼看到上帝,然而我們卻因着這世界永遠保留若干部分的秘密,因之虛心渴慕宇宙之謎。小孩子會為一塊看得見的餅乾而滿足,作為一個健全的人,他的探討是需要更大的謙卑和信心,看不見的,卻成可見。他將由一個坐井觀天的青蛙,跳出小圈子,逍遙萬象之間。他將驚嘆四時運行,絲毫不亂,並非人工或偶然可成。
  林語堂先生在他的英文版從異教回到基督教一書中,說及他一生研究人文主義及各種道德思想,終因空無所有,轉回基督教。因為基督的福音適應任可一個普通的平民,這就是西方力量的源泉。我們以為一種信仰如與真實的生活脫節,便是消極逃避現實。人如果沒有上帝,他就被孤立。因為他不知道走哪條路,他將徬徨於疾病,戰爭,欺騙,虛榮之中。寂寞的活着,失望的死去。
  世上僅有一部書宣告宇宙的誕生,就是聖經。創世記第一章,第一句說:“起初上帝創造天地!”莊麗無比。每當潮水來退,我看見上帝行過海灘的腳印。清晨黃昏,祂披着微風漫步。從天的這邊到那邊,有二十萬光年,祂以每秒鐘二十七萬九千里的速度巡邏。日月星辰,為天地華蓋。在我良心深處,造物之主溫柔低語,此乃人神一處的最高昇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